第279章 引魂上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9章 引魂上路

    风水大师做法我还是头一次见,觉得很新奇,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忽然发现老彭每到一个角落,煤油灯的火苗都会猛的摇曳一下,然后带起一股淡淡的黑烟。

    我朝老任两口子看了眼,两人一直盯着老彭在看,没有发现这现象,估计他们也看不见,也就是说这一幕只有我看到了。

    很快煤油灯边上就汇聚了好几道黑烟在萦绕,相当神奇,我琢磨了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可能是老郭在屋里的三魂七魄,老彭这是把三魂七魄汇聚到一起,这盏煤油灯应该就是道教中经常提到的引魂灯了!

    只见老彭把老郭的三魂七魄聚到引魂灯上后,又提着引魂灯在尤师傅身边打转,几道烟气突然散开,从尤师傅的鼻孔、嘴巴、天灵感等部位钻了进去,尤师傅就像打了个尿颤,浑身一抖激灵了下,突然他盯着婴儿床里的婴儿,表情痛苦的扭曲了。

    老彭提着引魂灯走在尤师傅前面,尤师傅伸着手,摇摇晃晃的走向婴儿床,双手扶着婴儿床,俯身看着婴儿,老泪纵横,哽咽道:“我的乖孙子,爷爷对不起你啊。”

    我倒吸了口凉气,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老彭这是施法让老郭的阴灵附在尤师傅身上了!

    老任两口子吓的不住往后退,眼睛都看直了,大气都不敢喘了。

    老彭提着引魂灯在婴儿的面门上打转,嘴里念动着经咒,声音非常低沉,婴儿床四个角上的烛火忽然摇曳了起来,婴儿非常的不舒服,放声大哭,哭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把站在一边看的赵大姐给心疼的不行,想过去又不敢过去。

    这时候我注意到婴儿的嘴巴、鼻孔、眼窝,甚至是脑门上都飘出了一股淡淡的黑气,黑气在老彭引魂灯的作用下,全都飘进了尤师傅的鼻孔。

    婴儿渐渐平息了哭声,像是哭累睡着了,而尤师傅却像是一下清醒过来了,眨了眨眼睛说:“啊,我孙子呢,这不是我孙子,我孙子小勇呢?”

    尤师傅的情绪相当激动,站在婴儿床边手足无措,我已经看懵了,直到老彭不住的给我使眼色轻生咳嗽,才反应过来,知道这时候该我上场了。

    我紧张的抓着裤线,不知道该怎么演这场戏,老彭压低声音说:“别紧张,你这么聪明这戏好演的很,你平常跟爷爷怎么交流就怎么来。”

    我心中暗暗叫苦,我都没见过我爷爷,因为我爷爷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不过我跟外公倒是有过相处,其实道理差不多,于是深吸了口气喊道:“爷爷,小勇在这呢。”

    尤师傅猛的回过了头来,盯着我发呆,不住的喘气,他呼出的气我都看得到,带着淡淡的黑气。

    尤师傅仍是盯着我发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彭绕到他前面,在他面前晃动着煤油灯,念了咒法,尤师傅一个惊颤,梦呓般的嘀咕道:“你是小勇?怎么这么大了不对,我的小勇还是个。”

    不等尤师傅把话说完我就取出照片,指着照片说:“爷爷,我就是小勇啊,我已经长大了,爸爸已经把我给找回来了。”

    尤师傅将目光落在了照片上,眼泪扑簌簌的下来了,露出慈祥表情,哽咽道:“这是真的吗?”

    我使劲的点点头,尤师傅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捶胸顿足,我不禁被这一幕感动了,鼻子泛酸,老郭这是把压抑在心里多年的内疚情绪都发泄出来了啊。

    我已经有点上道了,不用老彭在提醒我该怎么做了,主动掏出纸巾走过去,搀扶着尤师傅帮他擦着眼角的泪水,说:“爷爷,你别难过了,过去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太内疚了,小勇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尤师傅抬头看着我,紧紧拽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跑了似的,他的手冰冷如铁,一点温度也没有,不过我却感到了一丝温暖,尤师傅喜极而泣道:“我的乖孙子,你回来了就好,爷爷也不用跟你奶奶怄气了,你爸爸也不会生我的气了,我们一家人能重新生活在一起了。”

    “嗯。”我重重的点着头。

    尤师傅伸手轻抚着我的脸,粗糙冰冷的手让我很不舒服,但却不敢动。

    老彭这时候忽然凑到我耳边说:“老郭处在中阴身阶段,这个阶段的鬼魂大多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一直逗留在自己家,他把老任家当成自己家了,你现在带他出门下楼,我要引魂上路,送他进入轮回。”

    我咽了口唾沫点点头。

    老彭提着煤油灯去了门口,我搀扶着尤师傅说:“爷爷,咱们出去走走吧。”

    尤师傅点了点头挪动着步子,不过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好像脚受了伤似的,老任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提醒道:“罗师傅,老郭最近好像风湿关节炎发作了,前些时好多天没出鞋摊。”

    听老任这么说我想了想就蹲了下来,说:“爷爷,我背你吧。”

    尤师傅露出欣慰的表情,说:“小勇真懂事啊。”

    尤师傅趴到了我肩上,我背着尤师傅出门,身上就像背了一块冰冷的石头,他呼出的气吹到我脖子上冰冷刺骨,很不舒服,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了。

    老彭提着引魂灯在前面带路,我背着尤师傅慢慢下楼梯,尤师傅在我肩头上不停的说话,说着小勇刚出生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渐渐的我发现自己也泪目了,我从小就没见过爷爷,这会背着老郭的阴灵,突然感受到了爷爷对孙子的那种爱,我都有点不舍得这种感觉了,脚步也放慢了。

    可惜几层楼梯很快就走到了,老彭在楼梯口催促我快点,不要误了时辰。

    我走到了楼梯口,放下尤师傅,老彭又是将手朝尤师傅的后背一拍,念动了咒法,尤师傅又是一个激灵,然后表情大变,变的很骇然,他机械的环顾四周,颤声道:“啊,原来、原来我已经、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