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惨烈车祸-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章 惨烈车祸

    我问黄伟民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黄伟民嘿嘿一笑说有就是别管了。

    我在心里骂了他一句就挂了,然后挤进人群拦在汤媛媛跟前,对这些人说:“怎么着,这么多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

    汤媛媛立即躲到我身后,趾高气昂道:“我哥是道上混的,你们这群癞蛤蟆要是还不走开,我让我哥砍死你们!”

    我哆嗦了下,生怕这女人给我惹麻烦,可能是我身上的纹身起了震慑作用,这些人都不敢靠过来了,但也没走,双方僵持不下,我回头跟汤媛媛说了几句好话,她这才答应暂时不见小老板了。

    从医院出来后我才发现外面下大雨了,我怕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于是问她住哪,她说住在绿洲花园小区,离医院还有段距离,我好心想发扬下绅士风度,于是提出送她回家,哪知她本能的捂了下领口,我哑然失笑,敢情我还是癞蛤蟆。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转移话题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盯着她的佛牌说:“弟妹,你这佛牌怎么裂了,我昨天看都没有的啊。”

    汤媛媛发现佛牌有裂痕后大惊失色,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我想了想说:“我听一些大师说,佛牌都是需要进行供奉的,如果不进行供奉就会失效,就像这样产生裂痕,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汤媛媛自言自语道:“没道理啊,我都按照大师的要求供奉了,为什么佛牌还是裂了?”

    我愣了下,这么说毛贵利没撒谎,他确实告诉汤媛媛要供奉了,而且汤媛媛也按照要求供奉了,但既然供奉了阴灵为什么还会发怒?

    汤媛媛焦急的掏出手机打电话,应该是给毛贵利打去了,不过没打通,我一点也不意外,这种阴牌客户毛贵利不做售后服务,也只是一次性的生意,估计早把她拉黑了。

    “怎么了弟妹?”我问。

    汤媛媛像是没听到一样,连招呼都不打就跑进雨里,开上车就走。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叫了出租跟上,汤媛媛开的很急,我一看路牌,她这是朝着京港澳高速过去了,这是打算直接去珠海找毛贵利了!

    雨越下越大,司机把雨刮器开到了高速档,即使是这样雨水都刮不开,能见度很低,司机只好把车停了下来,说前面那车要上高速,这么大的雨他不上高速太危险了,然后给了我三个选择:下车、回去、换车。

    我有些恼火,外面正在下大雨他却给我撂挑子,正当我想跟司机理论一番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定睛一看是汤媛媛的车追尾了一辆大货车,整个车头几乎都钻进了大货车的底盘。

    我惊的张大了嘴巴,司机也吓坏了,我们一起下车冒着大雨跑去救人,等到了现场一看,发现哪还用救,人都死透了,司机回过神也不管我了,慌忙跑回去调头就开走了。

    现场简直惨不忍睹,车头严重变形,引擎盖被掀,发动机冒烟,钢化玻璃碎一地,鲜血从车里不断涌出,汤媛媛还在驾驶室里坐着,但身体都被压扁了,手肘骨头也从皮肉里挤出来了,头还诡异的扭到了背后,最让人瘆得慌的是她的脸上居然保持着怪怪的微笑,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血把汤媛媛心口的佛牌染红了,佛牌裂开了很大一道缝隙,尸油、骨头全都变黑了。

    我大口喘气,好半天才回过神踉跄后退,为了避免惹麻烦我远离了现场,跑到一家商店的屋檐下才哆嗦的掏出手机给黄伟民打过去。

    黄伟民听完我说的显得很平静,好像一点也不关心,他说这不是普通车祸,应该是阴灵发怒导致的,阴牌里的女灵十有**是个车祸横死的女人。

    我问为什么进行了供奉还会导致阴灵发怒,黄伟民说他也不清楚,要是硬要给出个理由,他觉得可能是汤媛媛平时不结善缘,福报浅薄才导致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皱眉问:“福报这东西能抵挡阴灵?”

    黄伟民说:“不能,但可以助人躲过灾祸,这东西比较抽象解释起来很复杂,就拿你来说好了,你这人心善,估计平时也爱乐于助人,累积到了不少善缘,福报自然深厚,不然你中的降头都能让你死几百次了。”

    乐于助人这点我倒不否认,我平时确实很爱打抱不平,就拿朱美娟的事来说,一般人看到了可能怕惹事不敢管,但我就会管,这是天生的热心肠使然,没想到还是善缘福报,但说我中降头能保命也是因为福报,这就有点扯淡了,要是真有福报我他妈根本不会中降头了。

    黄伟民还说:“这就是为什么要多做好事的原因,不管是龙婆还是阿赞,只要你请佛牌他一定会告诫你多行善事。”

    我没好气的说:“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卖假佛牌坑游客,你不怕没福报?”

    黄伟民有些无语,说:“两码事你别扯到一起说,我只是卖佛牌,自己又不戴,你这人啊算了不说了。”

    挂了电话后我远远看到交警、消防、医护都赶到了现场,事故很快就得到了处理,交通也恢复了正常,由于这里拦不到车回去,我只好往前走了一段路,在经过现场的时候突然发现碎玻璃里有一串钥匙,可能雨太大警方没留意到。

    我过去捡起了钥匙,想了想就拦车去了绿洲花园,找到了汤媛媛的住处,我故意敲了敲门,确认里面没人后才开门进去,因为要迎亲屋里布置的很喜庆,天花板上都是气球,地上还全是玫瑰花瓣,但汤媛媛再也等不到小老板来接她了。

    我在屋里找了会,最后在卧室柜子里找到了一张围棋桌,桌上摆着小香炉和蜡烛,衣柜里还堆满了各种女士化妆品,我琢磨这些东西本来不在衣柜里,可能是为了布置迎亲房就给收起来了。

    看来汤媛媛确实供奉了佛牌,可为什么她还是惹恼了阴灵,让人很费解,不过当我看清楚那些用来供奉的女士化妆品时,突然有点相信黄伟民的福报说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