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丽都夜总会-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0章 丽都夜总会

    老彭沉声道:“没错,你已经死了!”

    尤师傅浑身颤抖,仰望着天际,先是表情痛苦,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轻叹了口气。

    老彭说:“郭爷,你虽是老年痴呆导致记忆混乱,困在内疚心理当中无法自拔走了绝路,是横死,但也是命数的寿终正寝,先前我去你家看到了你的**,给你推演了一卦,你命中刑克亲属,注定孤苦残生,这都是命数,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你不宜在阳间久留以免成为孤魂野鬼,是时候上路了,我想你现在没什么执念要留在人世间了吧?”

    尤师傅眼泪婆娑的看着我,默默点了点头,说:“既然小勇找到了,我也没什么可遗憾了,我该下去找我老伴了。”

    老彭从包里掏出一把纸钱,摘下引魂灯的玻璃罩,将纸钱引燃后一把洒向了天际,同时开始诵经念咒,尤师傅露出释然的笑容,伸出手动了动嘴,喊了一声“小勇”,跟着我就看到一团黑气从尤师傅身上飘出,分别冲向天际和地下,继而消失不见,尤师傅的表情逐渐僵住,跟着双眼一翻轰然倒地。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蹲下来喊道:“爷爷,你怎么样了?”

    老彭笑说:“你咱还出不了戏了,老郭已经走了,尤师傅不会有事,一会就醒了。”

    我吁了口气。

    果然没一会尤师傅就醒了,眨巴着眼睛纳闷自己怎么突然躺在楼道口了,我没具体解释免得尤师傅害怕,再说了我们没得到人家的同意就这么干,确实不太好,我只好说刚才送老郭的三魂七魄上路,他的生肖跟老郭相冲,冲了煞一时扛不住就晕倒了,尤师傅半信半疑,好在他没有在这事上继续纠缠。

    老任两口子也从楼上跟了下来,赵大姐主动打扫了飘了一地的纸钱灰烬,我们上楼探望了婴儿,婴儿这会正睡的很香,都打起了小呼噜,老任两口子很高兴。

    老彭告诉他们孩子不会在莫名其妙的夜哭了,不过这么大的孩子还是会夜哭,但都是正常的夜哭了,喂喂奶、抱着摇摇就没事了,赵大姐笑说哄小孩她懂的。

    老彭表示要连夜回北京,我的事情也办完了,索性跟老彭一起走,老任提出要送我们去车站,老彭立马摸着屁股拒绝了。

    从老任家出来后我说:“没想到风水术也能驱邪,我还以为只能看阴宅阳宅的风水呢,真厉害。”

    老彭哈哈大笑说:“这证明你对这些数术不太了解,我们看风水也会遇到邪门的事,所以有这方面的能力,谁告诉你风水术只能看阴宅阳宅了,有些东西百变不离其宗,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黄豆这东西看似普通,但却可以制造很多东西,豆腐脑、豆浆、豆腐干、腐竹等等等等,风水术的源头是黄老学说,是其中的一个分支,跟道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连连点头称是。

    我打开手机查看到北京的动车班次,老彭按住了我的手说没必要这么麻烦,他早就给方中华打了招呼,现在车应该快到了。

    我笑着收起了手机,果然在小区门口等了没多久,一辆丰田保姆车就停在了小区门口,我认得这车和车牌号,是方中华的车。

    开车的正是方中华的得力助手阿龙。

    阿龙什么也没说,认真的开着车,这家伙很不好说话,我也懒得跟他叙旧,转而跟老彭聊天,我问老彭是不是真的能推算到人的命,老彭笑而不语,我说要是真的就帮我算算,看看我的命运如何,又能活多少岁,婚姻爱情又如何,老彭笑笑说:“老弟,人的命运虽然有定数,但不可强行窥探,我来问你,如果你知道明天会死,那你今天是不是就开始等死,什么也不做了?”

    我正在想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老彭却说:“所以有些天机还是不要窥探为妙,再说了泄露天机是很折寿的事,老彭我可不想那么早死。”

    他这话是想告诉我不管命运如何,人总要过好每一天的生活,否则就是浪费生命,一切要顺其自然。

    我深吸了口气苦笑了下,老彭不在言语,眯起眼睛靠在座椅上打盹,我也识趣的不去打扰他了,正当我也想闭目养神的时候阿龙却突然加快了车速,车子颠簸的很厉害,弄的人根本没法养神。

    我皱眉道:“龙哥,你能不能开慢点,这大晚上的开这么快太危险了。”

    阿龙冷哼道:“你倒是挺难伺候啊,还要方老板亲自派车来接,自己打个车不会吗?”

    我有些无语,我又没让方中华派车来接,是老彭做的主,不过我又不能说破,只能忍着了,好在老彭并没有睡着,听到了阿龙的话,睁开眼睛说:“阿龙,这事跟小罗没关系,是我让方老板派车来接我的。”

    阿龙没有作声,脚下又踩了下油门,车速快的吓人,老彭意识到了什么,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阿龙点点头说:“是,方老板的客户出了点事,就在我开车出来前发生的,本来我是想送方老板去见客户的,但他刚好又接到了你们的信息,方老板很大气,让我来接你们,自己打车去见客户了。”

    老彭看了看时间说:“这大晚上的去替客户善后,看来这客户是个大客户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阿龙摇摇头说:“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丽都夜总会。”

    我纳闷的嘀咕了句:“夜总会?”

    老彭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问:“你确定是丽都夜总会?”

    阿龙说:“当然,方老板把地址告诉我,本来要上车赶去了,谁知道收到了你们的信息,就派我先到廊坊来了,彭大师,你好像知道这夜总会?”

    老彭说:“我何止知道,这家夜总会的风水格局就是我布的,丽都的大老板跟方老板很熟,早在丽都装修的时候方老板就让我给布风水局招财了,看样子是出大事了,否则方老板不会连夜赶去丽都,阿龙加快速度,把我们也送到丽都夜总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