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尸油唇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2章 尸油唇膏

    大老板的话已经带着要挟的味道了,马瑞峰知道对方实力雄厚、后台强硬,只能服了软。

    大老板把烂摊子丢给了马瑞峰自己跑了,马瑞峰又不敢报警,没办法他只好请表姐夫方中华请过来了。

    方中华不仅仅是他的表姐夫,还跟他有生意来往,丽都刚开业那会生意很差,方中华先是请来老彭帮他布风水局,后又请来了泰国的邪术高手,制作了一批尸油唇膏,供陪侍女使用,以此来留住老客户,丽都的生意这才慢慢火爆了起来,当然了陪侍女压根不知道尸油唇膏的作用。

    “尸油唇膏?”老彭嘀咕了句。

    这方面我比老彭知道的多,解释道:“这是泰国邪术高手做的阴料,是一种情降油,情降油能锁住一个男人的心,做成唇膏涂抹在嘴唇上,只要接吻吸入情降油,便能达到迷上一个人的作用。”

    “原来如此。”老彭点头道。

    马瑞峰说:“花魁玲玲死的蹊跷,我想到了是不是尸油唇膏导致的,但这几年很多陪侍都在用,没出什么问题,这次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所以只能请姐夫过来看看了。”

    方中华接到电话就赶来了,先是查看了花魁尸体的状况,也觉得不是普通的暗疾暴毙,虽然死在床上很不光彩,但毕竟这么大的人死在丽都的宾馆客房里,商人只是商人又不是**,不能把人一埋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是在犯法!

    方中华还是做出了报警的决定,但马瑞峰很怕影响到大老板和自己的生意,有些犹豫,方中华让他别害怕,他说的报警跟普通的报警意思不太一样,马瑞峰这才答应了。

    方中华在分局刑侦队里有熟人,是个大队长,于是他给对方打了电话,把这事的经过简单说了遍,对方这才带着手下过来看看情况,因为是低调来的,所以警灯都没拉。

    刑侦队大队长来看过了尸体,怀疑是中毒,于是让法医把尸体带回了局里做解剖,目前还没出结果,这事只是简单备案,都没正式立案,大队长也觉得大老板的社会地位不简单,在没有调查清楚前不能随便向社会通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了,如果调查结果真的是大老板杀人,那他就要秉公办理了。

    我暗暗佩服方中华的人脉关系,这么大的事都能低调处理,在结果没出来前丝毫不影响大老板和马瑞峰,如果不是强有力的关系绝对办不到。

    仔细想想这确实是很好的处理方式,如果按照普通人的处理方式,这事首先就是打110,警方办案程序摆在那里,这事肯定会公开了,到时候影响会很大,经过方中华找熟人这么一处理就好多了。

    马瑞峰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支唇膏,马瑞峰拿出一支说:“姐夫,你说会不会真是这些尸油唇膏出了什么问。”

    方中华摆手打断道:“应该不可能,这批尸油唇膏是我找泰国的阿赞宋制作的,阿赞宋在泰国名声不错,是个白衣阿赞,而且我跟他合作了很多年,对他还是很了解的,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我插话说:“我同意方老板的看法,先不说这个阿赞宋是不是可靠,如果是尸油唇膏出了问题,那为什么只有花魁玲玲出了事,别的陪侍女都没事?她们都用了这种尸油唇膏要出事也是集体出事才对。”

    我的看法得到了大家的赞同,马瑞峰说:“罗老板,你说的很对,我怀疑。”

    老彭接话说:“这事已经很明显了,应该是有人针对花魁玲玲做了什么。”

    马瑞峰点头说:“彭大师所言极是,有什么暗疾会是七孔流血的死法,应该没有吧?中毒的可能很大。”

    老彭说:“其实可以排除大老板的嫌疑了,人家是来娱乐的,搞出这些事对他没有半点好处,不可能是他干的。”

    我想起马瑞峰刚才的那句“我怀疑”还没说话,他似乎想到什么了,我说:“马老板,你是不是有怀疑对象了?”

    马瑞峰点点头说:“嗯,我怀疑是别的陪侍女干的,你们想想,三百来个陪侍女,只有一个花魁,每个月光奖金就有二十万,很容易让人眼红的,玲玲不仅是上个月的花魁,这个月的坐台率也相当高,目前也排在第一,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月的花魁又是她。”

    方中华苦笑道:“唉,阿峰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好好的你推出什么花魁选举,弄得大家为了争夺花魁搞成这样。”

    马瑞峰尴尬道:“姐夫,我也不想这样啊,我的出发点是想让大家形成竞争,这么一来能促进大家的积极性,进而促进丽都的营业额在上一个台阶,谁知道会唉。”

    方中华说:“老彭说的真没错,物极必反啊,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有意义了,还是想办法把凶手找出来吧。”

    我说:“既然有坐台率,也就是说有数据表了?目前数据离玲玲最近的是谁?”

    马瑞峰立即坐到了电脑跟前,调出了数据表给我们看,目前离玲玲最近的有三个人,婷婷、小爱、coco,分别排在第二、第三和第四,出台率跟玲玲相差无几,第五名开始就差距很大了。

    这个月还剩下一个星期,玲玲一死,这三人都有可能成为花魁,得到二十万的奖金,按照动机来看,这三人都有动机。

    当然了,这只是目前我们的推测,到底是不是这三个女人当中的一个不好说,没准另有其人也不一定。

    方中华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嫂子还在等消息,我得赶紧跟她汇报下,免得她担心你这个表弟,罗老板和彭大师也要休息了,让人家大晚上过来这里,已经有失待客之道了。”

    马瑞峰赔笑说:“让姐夫和姐费心了。”

    方中华站了起来,说:“你先内部自查,不要在搞出什么乱子了,人家丁队长的吃住了我的面子才愿意这么处理,要是再出乱子我就兜不住了,尸检结果明天就会出来了,到时候联系,罗老弟、老彭,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