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古怪的会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5章 古怪的会面

    这一圈的佛牌店逛下来天色已经擦黑了,不过让我受益匪浅,相当值得。

    方中华这时提出吃晚饭,因为后海就在附近,于是我们去了北京后海的全聚德吃著名的北京烤鸭。

    吃完饭出来发现后海的酒吧街已经热闹起来了,方中华又带我逛了逛,在这胡同深处我也发现了一家佛牌店,很不起眼,但方中华却说这家店的生意是今天见过这么多家店里最好的,只是这个点我们看不到顾客,他馋这家店很久了,一直想吃掉这家店,但没得逞,老板是个姓梁的山西人,佛牌店只是他的副业,经常不在店里,所以也没法接触,根据阿龙的调查来看,这个梁老板是做消防器材生意的,在北京认识不少官员,所以很不好搞,不过方中华说他不会放弃。

    我心说他会不会在派方瑶来做手脚,就像入股我的店一样。

    我们在后海的胡同里一直逛到了午夜十一点,期间还找了一家音乐酒吧喝了点,听了一个歌手唱了几首歌,我忽然想起了悠悠,不知道她跟男朋友在丽江的酒吧街混的怎么样了。

    这歌手唱的实在不怎么样,我有点坐不住了,时间又不早了,于是向方中华提出回酒店休息。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们继续聊,方中华让我在北京多呆几天,他要带我去北京的景区逛逛,但我拒绝了,客套话我还是听得出来,他是个大忙人,哪有功夫陪我逛,而且又刚发生了丽都夜总会的事,人家哪有心思陪我逛。

    想起丽都夜总会的事我问:“方老板,丽都那边有什么进展了吗,我挺好奇的,不知道方便告诉我吗?”

    方中华笑笑说:“有什么不方便的,那边没什么问题,下午队里的熟人给我打电话了,尸检结果出来了,的确是中毒,不过跟普通中毒不一样,法医在花魁玲玲的血液里验到了毒品成分残留,虽然无法确定七孔流血的死状跟吸毒过量有关,但不出意外肯定会以吸毒过量暴毙结案,这么一来问题就小很多了,他杀的可能性很低。”

    我想了想问:“人毕竟是在丽都吸毒死的,丽都恐怕也脱不了干系吧?”

    阿龙冷哼道:“罗老板,夜总会是什么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谁也无法保证来的是顾客是什么人,既然不是他杀就很好办了,只要警方在场子里没有搜到毒品,这案子就很好推卸责任,丽都能有什么事?”

    阿龙说话很不客气,我也习惯了他的做派,没搭理他,只是说:“没事就好。”

    话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这事有问题,我还从没见过什么毒品吸过量了会七孔流血,这事我也插不上手,纯粹就是好奇心罢了,我也懒得再打听了,但有一点我能肯定,方中华不会仅仅跟丽都夜总会有生意来往,也不会仅仅只是因为他老婆跟马瑞峰是亲戚,如果不是有利益瓜葛,以方中华的性格绝不会管的这么多,不出意外他在丽都肯定有股份,有些事看透不说透就好,免得惹来麻烦。

    跟方中华道别目送车子离开后我打算回酒店了,可能下午和晚上连着喝了两顿酒有些难受,我见酒店边上有家星巴克,就进去点了杯冰的美式咖啡,正打算打包带上楼,忽然在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落地玻璃窗外,仔细一看是马瑞峰!

    我有些好奇,虽然丽都夜总会就在附近,但丽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马瑞峰应该都在丽都里坐镇才对,跑星巴克来干什么?

    看他不停的看表,应该是在等什么人,我也不想过去打招呼了,毕竟是萍水相逢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就在我想离开的时候又发现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从车里下来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定睛一看,居然是方中华的二婚老婆苏婉晴。

    马瑞峰朝苏婉晴挥了下手,苏婉晴点点头,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马瑞峰是在等苏婉晴,他们是表兄妹,苏婉晴来见马瑞峰不奇怪,没准是想了解下丽都花魁惨死的事,我觉得没什么再次打算调头上楼去,免得碰到了打招呼太麻烦,不过正当我想走的时候却忽然感到了不对劲。

    不对啊,我记得老彭跟我提过,马瑞峰是方中华老婆的表弟,马瑞峰四十多岁,苏婉晴才三十多,怎么能是表弟,是表哥还差不多,不过一琢磨我就明白了,马瑞峰应该是方中华过世老婆的表弟,这就很奇怪了,方中华过世老婆的表弟怎么跟方中华现任老婆见面,算是哪门子的事!

    两人碰上头后进了星巴克,我赶紧侧过身去,以免被认出来了。

    我看了看时间,都快午夜十二点了,这大晚上的两人见面搞什么名堂,这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每个人都有窥探他人**的心理,不搞清楚他们为什么见面我心里就跟猫爪似的难受。

    晚上跟方中华逛后海胡同的时候起了风,北京的气候让我这个南方人很不适应,在加上喝了点酒,风吹的头有点痛,于是顺手在一个摊位上买了顶鸭舌帽,我当即戴上鸭舌帽,悄然坐到了两人背后的一张沙发上,葛优躺尽量不让他们注意到我。

    很快我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婉晴妹子,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啊,有什么不能在电话里说吗?你也知道丽都的情况了,我现在出来不合适啊,警察盯得很紧呢,要是让老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那麻烦可大了。”马瑞峰压低声音说。

    苏婉晴没有吭声,我听到了喝咖啡的动静,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马瑞峰有些急了,说:“有话你就感觉说吧,我得赶回丽都啊。”

    苏婉晴这才开口了:“你急什么,放心吧,老方还带着他那个武汉的合伙人在后海那边逛呢,他应该已经打电话通知你警方尸检的结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