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复仇的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6章 复仇的局

    马瑞峰说:“通知了,幸好只是吸毒过量,丽都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了,不过人毕竟是在丽都死的,多多少少会有点责任。”

    苏婉晴说:“我感觉时机成熟了,可以行动了。”

    “啊?”马瑞峰吃惊了下问:“会不会太快了?老方老树盘根,实力。”

    苏婉晴不耐烦的打断道:“别说了,这些老生常谈你说多少次了,这次花魁惨死这么好的契机难道你看不到?”

    马瑞峰有些语塞:“这。”

    苏婉晴有些不高兴,说:“别这了,这事我说了算,我等这机会等了这么多年了,我不想在等下去了,我大好的青春都给了老方,给他打工,帮他带女儿当保姆,甚至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每当老家伙趴到我身上的时候我都觉得恶心,非常恶心,但为了报仇我只能忍了,现在是时候拿回属于我们苏家的一切了!”

    苏婉晴说的都咬牙切齿了,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马瑞峰迟疑道:“我说婉晴,要不要在考虑考虑,我怕。”

    苏婉晴狠狠道:“再说信不信我把咖啡泼你脸上!”

    马瑞峰只好闭嘴了,我听到苏婉晴站起来的动静,她说:“这几年你在丽都赚了多少黑心钱别以为没人知道,别忘了你有今天是因为谁,要是不配合我把你的老底全给揭了,看看谁先死!具体要你怎么配合到时候等我通知,就这样。”

    苏婉晴说完就走,马瑞峰等她走远后才气呼呼的骂了句“臭娘们。”

    看着马瑞峰远去的背影我皱起了眉头,刚才的对话虽然模棱两可,但大概意思我理解了,苏婉晴之所以替方中华打工这么多年,最后还做了他的女人,都是因为想接近方中华取得他的信任,然后进行报仇!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可以让一个女人拿一生的幸福去做赌注?

    这个仇一定不简单!

    至于马瑞峰和苏婉晴的关系感觉很复杂,听两人的对话,好像马瑞峰和丽都夜总会能有今天跟苏婉晴有很大的关系,而且马瑞峰还有把柄在苏婉晴手上,迫使他不得不听苏婉晴的。

    这事越想越让人心惊胆战,苏婉晴花了这么长时间,又牺牲这么大,显然不会简单的报复方中华,这事大发了,我作为方中华的生意伙伴,又欠他的钱和人情,无论于公于私,这事我都要通知他才行。

    想到这里我掏出了电话,刚准备拨打方中华的号码我犹豫了,不行,就这么贸贸然的通知方中华还不行,首先苏婉晴现在是他老婆,他对苏婉晴很信任,我要是没证据他不可能轻易相信我,没准还会觉得我在中伤苏婉晴,破坏他们的夫妻关系,搞不好还以为我另有企图,苏婉晴花这么多年取得方中华的信任是有效果的。

    我拿着手机焦虑的在原地打转,这时候手机震动了下,一看是店里的联名账号入账提示的短信,很快方瑶就打电话过来了。

    我接起电话方瑶就得意的说:“罗老板,赵根伟的钱到店里的账号了吧?”

    得到确认后方瑶打算挂电话,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先等等。”

    方瑶问:“怎么,有事吗?”

    我想了想问:“对了方瑶,你对你这个后妈苏婉晴了解多少?”

    方瑶讪笑道:“我爸带你见过那女人了?怎么,你对我后妈有兴趣,看不出来啊罗辉,你口味挺特别啊,不过好像也没差几岁,这年头姐弟恋太正常了,要是有兴趣大可以搞破坏,最好能搞的她跟我爸离婚,我不会怪你,因为我很讨厌这个女人,我爸还把她当个宝。”

    我皱眉道:“这话说的,思想也太龌龊了。”

    方瑶说:“本来嘛,这点我得承认,这女人确实挺妖媚的,是个男人都喜欢。”

    我有些急了,催促道:“我有正事要跟你商量,很重要,关系到你爸的,你别开玩笑了,快告诉我你对这女人了解多少。”

    方瑶听说跟她爸有关这才认真了起来,说:“因为她的关系我不怎么住在家里,虽然她在我爸的店里打工了这么多年,但我对她还真不怎么了解,老实说我之所以这么讨厌她不是因为她取代了我妈的位置,而是觉得她动机不纯。”

    “怎么说?”我问。

    方瑶叹气道:“你也看到了,我爸的年纪不小了,这女人这么年轻,又长得那么漂亮,以她的条件想要找个有钱的、长得帅的男人还是很容易的,可她偏偏跟我爸搞到了一起,这很不正常,我也是女人我了解女人的心理,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把青春交待在一个年纪差距这么大的老男人身上,当然了那些有恋父、恋爷情节的女人例外,所以我很怀疑她的动机不纯,可没办法,她不知道给我爸灌了什么**汤,把我爸迷的神魂颠倒,最后还结婚了,唉。”

    原来方瑶早就对这女人的动机有所怀疑了,她的怀疑是对的,不过我也明白像方中华这样的老狐狸为什么还会上当,那是因为苏婉晴花了这么多年去博取方中华的信任!

    方瑶催促道:“你说跟我爸有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刚才偷听到的对话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方瑶,电话那头沉默了,传来的只有方瑶气愤的呼吸声,许久她才沉声说:“狐狸精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罗辉,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和我爸还被蒙在鼓里,到时候怎么被这女人害死都不知道了,我想在麻烦你一件事,你暂时先留在北京帮我盯着马瑞峰和狐狸精,我要连夜赶回北京!”

    我也只能答应了。

    这事告诉方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到时候也可以由方瑶来告诉方中华,女儿告诉父亲可信度比我这个外人要高多了,等方瑶一来,这事的主动权就归她了,我顶多起个协助作用,不会得罪任何人,再说我欠方中华的太多了,如果能帮方中华化解这个大危机,也算是还他的人情了。

    我回到酒店房间躺下休息,这一变化让我只能滞留北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