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阿龙的往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7章 阿龙的往事

    凌晨四点,我睡得正香却被震动的手机给吵醒了,一看是方瑶的只能接了,她说她已经到酒店大堂了。

    我的瞌睡一下醒了,没想到方瑶来的这么快,没办法我只好套上衣服,洗了把脸,等着方瑶。

    很快门铃就响了,开门后就见方瑶拖着个皮箱,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

    方瑶进来后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愤恨道:“早知道这狐狸精不安好心了,她倒是挺能忍的啊,直到现在才露出狐狸尾巴。”

    我问:“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方瑶凝眉说:“我爸被这狐狸精迷的神魂颠倒,把店里的生意全交给她打理不说,还把财政大权也交给了她,对她很信任,这种信任是她花了这么多年经营起来的,虽然我是我爸的女儿,但就算是我出面,光靠一面之词我爸也很难相信我,得有证据,有了证据她就无法抵赖了。”

    原本我以为方瑶出面信任度会高点,但现在听她这么说还是要找证据了。

    方瑶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在房间里焦急的来回踱步,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说:“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但我不知道这人会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方瑶很聪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龙哥哥?”

    我点头说:“就是他,他当过侦察兵,暗中侦查找证据是他的强项,我还发现了一件事,也许你出面他会帮你的忙。”

    方瑶狐疑道:“你发现了什么事?”

    我说:“阿龙喜欢你。”

    方瑶吃惊不已,疑问道:“别胡说八道,你确定?”

    我问:“难道你没发现?”

    方瑶茫然的摇了摇头,说:“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龙哥哥就是我爸的得力助手了,一直以来我都拿他当亲哥哥一样,怎么可能。”

    我苦笑道:“你是神女无心,可人家襄王有意啊。”

    方瑶沉默了,似乎陷入了回忆,还自言自语了起来。

    通过方瑶的自言自语,我对阿龙这人有了些了解,阿龙全名叫叶安龙,老家在安徽六安的一个小山沟里,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家里穷困潦倒。

    那个时候方中华刚刚发迹没多久,有一次他接了一个军人的活,这军人是个营长,在部队呆了多年,职位一直没变化,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复原要么想办法高升,听人介绍说方中华可以做风水局催官运,所以就找他看看祖坟风水,于是方中华就带着风水师老彭和这个军人一起下乡看祖坟风水去了。

    进山的路十分难走,全是崎岖泥泞的盘山公路,当时又刚好遇上了大暴雨,山路更加的泥泞坑洼,车子行进的很艰难,轮胎多次陷进坑里打滑出不来,幸好遇上了给人放牛回来的阿龙。

    阿龙见状就把牛栓在车子上,帮着把车子拉出坑,就这样由牛带路,车子以极慢的速度行进,总算有惊无险的进了村。

    进村后雨是越下越大,一时半会还没办法上山查看祖坟,几人被困在了村口的树下,阿龙主动邀请几人去他家避雨,他家就在村口附近很方便,几人没有拒绝,就这么去了阿龙家。

    阿龙家是很简陋的土房,四面透风,因为雨太大,屋里还在漏水,地上放满了接水的盆子、水桶和锅碗,看着很心酸。

    这军人也是村里人,动了恻隐之心,又看阿龙身材高大壮实,觉得是块当兵的好料子,于是跟方中华聊了几句,算是询问意见。

    方中华提议把他招到部队去,在部队磨炼磨炼,假以时日绝对是个人才,这军人也觉得不错,于是就问阿龙想不想当兵。

    阿龙很高兴,说当然想了,在村里不是种地就是给人放牛没什么出息,要不是家里太困难,父母身体又不好,他早就像同伴一样出去打工赚钱了。

    这军人哈哈大笑说不错还是个孝子,说完当即掏出手机给当地负责征兵的部门打去了电话,询问乡里征兵的时间,还把阿龙的情况给介绍了下,让他们多留意。

    雨很快就停了,几人也打算离开了,临走前这军人掏出几百块钱给阿龙,以示感谢,让他按时参加乡里的体检,阿龙有些担心,因为他没上过几年学,是个半文盲,不知道部队要不要,军人大笑说让他别担心,只要他按时去参加体检就行。

    方中华在走之前也给了阿龙一张名片,让他有需要可以打电话。

    到了征兵体检的时候阿龙就去了,因为那营长打过招呼的原因,阿龙顺利的入选了,还被调到了这营长的部下,阿龙在部队表现十分出色,也很刻苦,很快就成了尖子,本来营长想让他留队进行栽培,但那个时候阿龙的父母已经很年迈了,阿龙是家中独子,需要赡养父母,所以他只好选择了复原回老家。

    在老家呆了几年后阿龙的父母先后过世了,阿龙这才出去闯荡,本来他一直在合肥的一个小区当保安,但这工作他不怎么喜欢,那个时候的他年轻气盛,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给人当“看门狗”很没尊严,但为了生活也没办法,直到有一天他因为停车的问题跟一个业主发生了矛盾,业主骂了他的娘,一下把他惹毛了,一怒之下把业主给打了,还打的很严重,他暗中观察发现业主被送进了医院抢救,虽然人没死,但导致人家脑震荡,智力都出了问题,警方到处在找阿龙。

    阿龙知道自己惹事了,连夜收拾了东西离开,他没有目的地的到处飘,直到他无意中在一件旧衣服当中发现了当年方中华给他的名片,走投无路下他只好打电话给方中华求助了。

    方中华得知情况后当即派车过来把阿龙接到了北京,然后又找了关系把阿龙的这件事给摆平了,就这么着阿龙跟了方中华,一直到今天。

    方瑶说这还是后来阿龙自己告诉她的,我吁了口气,又是如出一辙啊,阿龙也欠方中华的人情,难怪这么忠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