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找帮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89章 找帮手

    我考虑了一会说:“不如我们分头调查,方瑶你回家看着你爸和苏婉晴,阿龙负责暗地里调查苏婉晴的背景,丽都夜总会这边就交给我吧。”

    方瑶有些担心,问:“你一个人行吗?”

    被方瑶这么一问我还真有点犹豫了,老实说在北京我人生地不熟,除了方中华外没一个朋友,不像在武汉我还能找刘胖子这样人脉关系广、办事可靠的人帮忙,一个人想要深入丽都夜总会调查很困难,而且马瑞峰还跟我打过照面,这就更困难了。

    我正在想问题阿龙突然说:“瑶瑶,你瞎操心什么,人家罗老板既然敢揽这个事,说明他有这个能力,不是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放心吧罗老板肯定能搞定,我们走吧。”

    我看了阿龙一眼,这家伙露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像在看我笑话。

    我拿他也没辙,怪我刚才没考虑太多就说出口了,说话这东西还是要深思熟虑,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我现在就属于给自己挖了个坑跳。

    方瑶说:“那好吧,罗辉,你自己小心点。”

    方瑶的话没说完阿龙就心急拉着她走,等他们走后我瘫在床上,一筹莫展。

    因为昨晚没睡够,躺在床上没多久我又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才被电话吵醒,一看是老彭的就给接了。

    老彭问我还在不在北京,我说暂时还在。

    老彭很高兴,说那晚从丽都出来后太晚了,他又有事,所以没跟我好好打招呼就走了,感觉很没礼貌,还说跟我认识缘分一场,又一起解决了老郭的事,他觉得我这人很不错,想交我这个朋友,既然我在北京最好,他要邀请我去他的风水馆玩,还说要请我吃饭。

    因为还要调查丽都夜总会里的事,所以我以马上就要去机场给拒绝了,老彭感到很惋惜,说那就只能下次有机会了在一起吃饭了。

    挂了电话后我吁了口气,其实跟老彭通电话的时候我想过是不是可以找他帮忙,但最后我给否决了,丽都里有老彭布的风水局,他对丽都的地理环境很了解,按理是个很好的帮手,但我跟他不是太熟,只是萍水相逢聊了几句的普通朋友,他这人为人怎么样不好说,毕竟人心隔肚皮,这么大的事找他帮忙不太好,而且这事又关系到方中华的**,就更不好找他了。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找谁帮忙,没办法了,看样子只能自己出马了,谁叫刚才逞能揽了这任务,简直自作自受。

    想要调查丽都夜总会最好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客人多、灯光朦胧的时候了,我大可以做个小小的乔装,然后打扮成客人深入丽都。

    我出门找了个卖小商品的市场,一圈逛下来,买了假胡子、帽子、衣服等可以伪装的物品,打算晚上乔装进去,不过想想我还是犯了难,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一般去夜总会玩都是三三两两的朋友一起去,哪有一个人傻不拉几跑去夜总会里玩的,说来说去我还是差个帮手啊,这个帮手一时半会该上哪去找呢,真是愁死我了。

    我有些懊恼,正打算把买来的东西扔进路边的垃圾桶,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吴添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只好先接电话了。

    吴添说:“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赵根伟那生意不是做完了嘛,听方瑶说你去北京找她爸去了?”

    我说:“嗯,老方看我的办事地点离北京很近,就邀请我过来参观他的生意,怎么,有事吗?”

    吴添问:“确实有事,这边有个驱邪的生意,价钱我已经谈妥了三万六,就等联系法师去解决问题了,这生意是咱们的编外业务员宾馆的胡老板介绍的,在孝感农村。”

    我说:“驱邪法事的话你给黄老邪打个电话,让他在泰国那边请个有能力的阿赞或者龙婆过去不就行了,给我打电话也还是这个流程啊,咱们做了那么多单驱邪生意,流程你不会不清楚吧?”

    吴添为难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你不回来我就要陪着法师去现场,我没你那么冷静的头脑,也没你那些邪术专业知识,万一顾客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搞?我怕把事情搞砸了,我的强项是招揽顾客,不是去现场。”

    我说:“你尽量别说话听法师的就行,人家问你你可以向法师咨询啊,泰国话你可比我还溜呢,去现场有什么可怕的,我看你是怕惹上脏东西吧?有法师在现场你怕个屁啊,真是服了你了。”

    吴添尴尬的笑笑说:“我这小心思还是瞒不了你啊,算了,我尽量试试吧,不过最好还是你能尽快赶回来,唉,要是陈道长在长春观就好了,直接找他解决问题,以他的能力肯定能搞定,何必到泰国请阿赞师傅,还要报销机票钱,这成本太高了,赚头大大折扣。”

    吴添嘀咕着把电话挂了,我想起了什么马上给吴添回拨了过去。

    我问吴添陈道长怎么不在长春观了,吴添说为了降低成本,这驱邪的法事他最早就想到了陈道长,能请当地的法师解决问题还找泰国法师干什么,所以他还特意去了一趟武昌的长春观。

    结果等他到了才知道陈道长几天前回北京的白云观了,听说白云观有场大型的科仪道场,一定需要陈道长出席。

    我想起了方中华在给我介绍陈道长的时候提过,陈道长最早就是在北京的白云观修法,只是后来去了武汉长春观,他回北京白云观做道场法事也很正常,算是回娘家了,想到这里我猛的一拍脑门,对了,帮手有了,陈道长!

    我跟陈道长算是比较熟了,而且他的为人我也了解,找他无疑非常合适,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不过我还没高兴多久又产生了鼓励,这事找陈道长好像也不是太合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