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三陪饭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章 三陪饭局

    这些化妆品虽然都是国际知名大牌,但外包装粗制滥造,印的字都重影了,一看就知道是假冒伪劣产品,我拿起一**香奈儿香水闻了闻,气味相当刺鼻,几乎全是酒精成分。

    我朝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看了眼,过去拿起对比了下,全是真货,不禁哑然失笑,汤媛媛给自己用的都是真货,给佛牌供奉的全是假货,完全没有诚意,说白了就是自私,这就难怪阴灵发怒了。

    这起严重车祸第二天就上了深圳卫视的新闻,根据交警的调查显示,汤媛媛当时的车速已经超过了该路段的限速,属于超速驾驶,而且她还没系安全带,事故车的鉴定结果也没问题,撞成那样安全气囊居然没有达到触发阀值,大货车是正常行驶没有责任,这起事故汤媛媛要负全部责任,死了白死,没有任何赔偿。

    虽然不知道是阴灵作祟还是怎么地,但我感觉这是老天都要收她了,也就不怎么同情她了。

    毛贵利从新闻上认出了汤媛媛的车,打来电话不住道歉,心虚的推脱责任,本来我对他还有怨气,要不是他把佛牌卖给汤媛媛,或许汤媛媛就不会出事了,但自从看过那些假冒伪劣化妆品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自己要作死就怪不得别人了。

    我问毛贵利阿赞吉布来没来,他笑说幸亏还没启程,不然来了也是白来,我忽然反应过来,其实毛贵利压根就没请阿赞吉布过来,他只不过是在敷衍我,虽然猜到了毛贵利的真实想法,但我却生气不起来。

    毛贵利还让我发个卡号给他,他把佛牌的钱退过来,算是对汤媛媛的一个补偿,我什么也没说把电话挂了。

    黄伟民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发来了张图片,图片是从网站上截图下来的,他还在边上做了中文注解,内容大概是娜娜街性工作者深夜酒驾车祸丧命。

    几天后小老板出院了,本来他就没什么事,只不过是吃了泻药,医生估计化验他的大便后确认没事就批了出院,小老板应该从新闻和家属口中得知此事了,心情很难过,不管怎么说他跟汤媛媛总归是有一段情。

    小老板没事我就放心了,收拾东西打算去泰国了,临走前毛贵利又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今天特意到深圳来请我吃饭,说什么感谢我的大度不追究佛牌的事了,本来我要拒绝,因为像他这种人肯定不会特意跑到深圳来请我吃饭,我也不想跟他有什么交情,但我突然从背景音里听到了朱美娟的声音,脑子里一下浮现出她那娇俏模样,咽了口唾沫,鬼使神差就答应了。

    这老小子倒是真大方,直接约我在四季酒店的卓粤轩吃饭,要知道卓粤轩可不便宜,随便点几个精品粤菜,没有大几千上万的根本下不来,这让我越发疑心了,这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从认识到现在总共才见了一面,他对我投入这么大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汤媛媛的事?

    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我都后悔答应吃这顿饭了,不过一想起等下就能见到朱美娟,我就抛开了这些杂念。

    到了时间我就赶去赴约了,毛贵利和朱美娟早早就在私人宴会厅门口等我了,我自然的屏蔽了毛贵利,眼中只有朱美娟,今天的朱美娟整个人简直在放光。

    只见她一袭黑色紧身长裙,还是露背的,好皮肤和好身材一览无余,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烈焰红唇配上波浪造型的披肩发,成熟华贵相当迷人,不过从她不自然的表情和时不时扯扯裙摆的动作看得出来,这样打扮肯定不是她自愿的,多半是受毛贵利指使,也不知道毛贵利到底安的什么心。

    毛贵利看到我立即迎上来握手,把我请进包间,我朝边上的朱美娟看了眼,朱美娟很腼腆,含笑低下了头,我琢磨了下,看样子朱美娟并没有告诉毛贵利她跟我的关系。

    落座后私人宴会厅的服务员热情的上来招呼我们,我环顾偌大的包间和奢华装修,打趣道:“毛老板,你整这么破费干什么,请我吃顿路边大排档就足够了,那里的菜也不比这里差多少。”

    这话让服务员有些尴尬,在心里准把我当成土包子了。

    毛贵利立即摆手道:“大排档那是人吃的吗?罗老弟是我的贵客,我做东怎么能让罗老弟去那种地方吃饭,到这来吃的是个服务和舒心,小美,这是罗哥,快,坐过去给罗哥倒茶。”

    毛贵利不断给朱美娟使眼色,朱美娟很尴尬,但还是照办了,朝我身边坐过来,扬起纤纤玉手给我倒茶。

    我有点懂毛贵利的意思了,这是把朱美娟当成三陪了,中国生意人很喜欢搞这套来拉拢客户,我皱了下眉头,难道朱美娟平时也这样帮毛贵利拉关系?

    毛贵利招呼服务员上菜了,在上菜前他去了趟洗手间,我抓住机会小声问:“小美,你怎么。”

    朱美娟尴尬无比,朝洗手间的方向瞟了眼,才说:“罗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毛老板又是给我买衣服又是给我配项链,让我打扮的得体一点,说什么带我一起去吃饭,他平时就爱搞这套,我们公司里的员工几乎都被他强迫陪客户吃过饭,唯独我一直不愿意,要不是这次知道是罗哥你我才不愿意来呢。”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问:“那你怎么也不换个地方上班,在这家伙手下上班太危险了,万一哪天遇到个不老实的客户就麻烦了。”

    朱美娟瘪着嘴说:“要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才不愿在他这里上班呢。”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找个好工作确实太难了,大学生满街都是,像朱美娟这种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很难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见她不高兴我说:“不过话说回来,这老毛还挺有品位,把你打扮的这么漂亮,在加上你天生丽质,简直跟明星似的,比范冰冰也不差啊,记得刚认识你那会,你还是个青涩的学生呢,没想到现在出落的这么有气质。”

    朱美娟见我夸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去。

    “对了,毛贵利肯定不止请我吃顿饭这么简单,他有什么目的你知道吗?”我好奇的问。

    朱美娟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不太清楚,不过肯定是为了生意。”

    洗手间里传出了冲水声,我们俩赶紧收声,我心里升起了巨大的疑惑,如果是为了生意,那这生意肯定是大生意,否则毛贵利怎么会这么破费,但我身上哪有这种大生意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