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在劫难逃-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0章 在劫难逃

    我要调查的是夜总会,夜总会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个充满**的花花世界,这种地方对修道之人来说是污秽之地,一般的道士、和尚都认为这种地方乌烟瘴气,会尽量避免出入这些地方,而且让一个道长进出夜总会确实不太好,他能答应吗?

    我在原地徘徊了一会,终于把心一横,形势比人强,我一个人这事没法干,又没有其他人选,只能找陈道长了,陈道长不是喜欢讲缘分嘛,在我需要帮手的时候他刚巧回了北京,这不就是缘分吗?

    我拦了出租车直奔北京白云观,今天的白云观热闹非凡,来往的游客很多,香火鼎盛,经过打听才知道举行科仪道场的是吕祖殿,原来这场科仪道场是为了纪念道家宗师吕洞宾羽化登仙的日子,整个科仪道场要持续三天,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清玄子(陈道长道号)道长作为白云观唯一一个修吕祖丹法的弟子,必须要出席这次的盛典,并由他主持。

    这次的盛典是对广大游客开放的,吕祖殿已经人满为患,宗教局还派了大量安保人员来维持秩序,我跟随游客一起挤到了吕祖殿,只见吕祖殿的前殿已经人满为患,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游客,香火鼎盛的都在大殿上方形成了云雾。

    道家乐器吹奏敲打的音乐肃穆祥和,我想朝正殿里挤,但根本就挤不进去,除了人多以外,安保人员手拉手组成了一道人墙,把游客们全都拦在了外围,幸好正殿比站的位置要高,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我踮起脚尖朝里张望,只见一尊雄伟的吕洞宾塑像立在正殿中间,前面的案子上摆了很多水果、糕点供品,点了一排蜡烛,大殿里香火缭绕,形成了雾气,陈道长穿着盛典的鲜艳道袍,道袍上满是祥云花纹和飞鹤图案,他头上还戴着一顶道帽,一手持朝简,一手持蘸着朱砂的毛笔,手舞足蹈抑扬顿挫的唱着道家的祝词。

    陈道长唱跳着慢慢转过了身来,对着天际行礼,在他抬头的瞬间,我赶紧跳起朝他挥手,陈道长总算看到了我,不过他正专心做法事没有搭理我,只是眼神在我脸上扫过。

    既然陈道长看到我就行了,等科仪道场结束后应该会来见我,我索性就到外面园子的花坛边坐着等了。

    我买了**矿泉水坐在那喝,看着这么多形形*的人往吕祖殿里挤,有身着高端名牌的中年人,有拖家带口的老年人,还有在父母带领下的半大孩子,这场面真是让我感慨,中国信道之人真是不少,这盛况不亚于泰国寺庙里拜四面佛的泰国人啊。

    我在外面一直等到了黄昏,天色都擦黑了这场科仪道场才算结束了,游客们渐渐散去,道长们开始收拾东西,疏散滞留的游客,本来我想留在园子里等,但被道长们客气的请出去了。

    幸好走到门口的时候陈道长终于出来了,示意几个道长不要把我赶出去,说我是他的客人,道长们客气的向陈道长行礼,喊着师叔,这才散去了。

    陈道长已经换上了一身普通的青灰色道袍,他笑盈盈的朝我走来,作揖道:“罗先生,你怎么到北京的白云观来了?”

    我看边上还有不少人来来往往没有说话,只是笑着跟陈道长作揖行礼,陈道长心领神会,示意到边上僻静的地方说话。

    在陈道长的带领下,我们在园子的一片竹林里找了石凳坐下。

    我这才跟陈道长说明了我到北京来的原因,陈道长爽朗大笑说:“我就说我们的道缘不浅,你看看,这么大老远都能相见,不过你出现在白云观应该是刻意为之,怎么,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叹了口气,把具体情况说了遍。

    随着我的叙述陈道长眉头深深锁了起来,微微颔首道:“早些年我就给方老板推算过命数,方老板在今年确实有此一劫,这都是因果导致的,他种了什么因自然会结什么果,迟早的事,只是当年因为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我并没有提醒他,正所谓劫数难逃,躲是躲不过去的。”

    我皱眉道:“照您这么说,方中华是劫数难逃了?”

    陈道长点点头:“确实,只不过变数能降低劫数造成的伤害,你牵涉进这件事就是一个变数,你既然来找我,这说明贫道也是其中的变数,这忙我得帮。”

    看来方中华是在劫难逃了,不过能降低伤害也不错。

    我都没说具体要陈道长帮什么忙他就答应了,这多少让我有点意外,我想了想说:“陈道长,难道你知道我找你要干什么吗?”

    陈道长笑道:“那倒不至于,我要是真有这么神,估计早羽化上天了,哈哈。”

    陈道长说的有意思,逗得我也笑了。

    见我笑的尴尬陈道长说:“不管是什么忙,既然我也是其中的变数,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收拾下东西就跟你走。”

    十多分钟后陈道长挎着他那装满法器的包来了,我赶紧带着陈道长出白云观,拦了出租车朝昌平区过去。

    我先是把陈道长带去了我住的酒店房间,这才说明了要他帮什么忙,陈道长笑而不语,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弄的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陈道长摸着下巴嘀咕:“夜总会我还从来没去过,去见识见识也无妨。”

    我很吃惊,说:“道长,你知道夜总会是什么地方吗?你没有顾虑吗?”

    陈道长笑说:“我并不是个与世隔绝的道长,当然知道夜总会是什么地方,顾虑什么?有什么可顾虑的,你不要想太多,真正的修道之人修的是心性,不会在乎外界的环境如何变化。”

    陈道长的风范让我很敬佩,原来是我自己想太多了,真正的得道高人绝不会在乎这些,反倒是那些没什么本事、又或者是假的高人,才会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