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阴阳脉象-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1章 阴阳脉象

    有了陈道长这个高人相助我当即觉得轻松了不少,看看时间到晚饭时间了,我问陈道长想吃点什么,他说是素的就行,我打开手机里的软件看了看,附近有家素食馆,于是点了两份素食。

    吃过晚饭后时间仍很早,离夜总会营业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陈道长索性盘坐在床上打坐,我也盘坐在床边的地毯上跟着打坐。

    陈道长问:“前些时教你的那套筑基培元心法你练得怎么样了?”

    我说:“只要一有空我就练习呢,没想到这套心法挺管用,让我出入阴气重的场所都不会觉得难受了,以前我每次熬夜都会觉得脑子浑浑噩噩,脚也像是灌了铅,还头重脚轻的,可自从练了这套心法后不仅神清气爽了,还觉得身子轻便了不少,即便熬了夜也没那么疲劳,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最重要的是随着反复的练习,我体内的孕妇灵安分了不少,没有让我发高烧了。”

    陈道长得意道:“你这才哪到哪,常年修炼这套心法还能延年益寿,不惧任何邪气的入侵。”

    我苦笑道:“延年益寿我是不敢想了。”

    陈道长问:“为什么?”

    我说:“体内有这么个玩意怎么延年益寿,没让我死的很惨就是万幸了。”

    陈道长笑说:“年轻人别这么悲观,你可以换个角度去想,体内有这邪灵反倒让你贯通了阴阳,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难道不好吗?”

    我哑然失笑:“道长,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这时候陈道长睁开了眼睛,冲我示意道:“把手伸过来。”

    我只好把手伸了过去,陈道长将我的手拉过去搁在自己大腿上,然后给我把了个脉,表情时而凝重时而舒展,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道长,我的脉象有这么复杂吗?”我好奇的问。

    陈道长收了手沉吟道:“阴血衰少阳气不足,虚阳外浮,脉搏虚弱大无力,此乃危症之脉象,但凡有这种脉象的都是将死之人。”

    “啊?!”我吓了一跳。

    陈道长接着说:“但时而又脉大有力,来势如波涛般汹涌,这又是热盛之脉象,一般有这种脉象的都是阳气过旺之人。”

    我挠挠头说:“道长,你能不能说的浅显易懂点。”

    陈道长解释说:“简单来说,普通人不可能同时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脉象,但在你身上出现了,这是极为少见的阴阳脉象。”

    我紧张道:“阴阳脉象是什么鬼,这样的人会怎么样?”

    陈道长摆手说:“你别害怕,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坏事,有这种脉象的人都能成为与众不同之人,具体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我举个简单例子,就像一些练武奇才,天生任督二脉就是通的,学起武来非常快。”

    我说:“为什么会这样?”

    陈道长说:“用现在的话来解释就是你体内的孕妇灵、在加上我教给你的那套心法,产生了一定的融合,从而改变了你身体的机能,这也是为什么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的原因。”

    老彭说的融合居然已经变成了真的,这让我很吃惊,我嘀咕道:“那我岂不是变异了,就像蜘蛛侠也是因为被一种变异蜘蛛咬了后,才开始会喷蜘蛛丝了。”

    “蜘蛛侠是谁?”陈道长纳闷道。

    陈道长应该不知道什么是蜘蛛侠,我简单解释下了,陈道长点头说:“这个叫蜘蛛侠的家伙被变异蜘蛛咬了,和你被孕妇灵缠上的道理差不多吧。”

    我咽了口唾沫问:“这么说我体内的孕妇灵不会让我有生命危险了,相反还让我拥有了普通人没有的特殊能力?”

    陈道长摇头说:“这不好说,不过目前来看没什么危险,这主要得益于这套心法的融合作用,最早的时候我教你这套心法只是想让你减轻痛苦,有这种效果我也没想到,这或许就是你跟道门的机缘,既然如此我建议你继续深入学习道法,没准这孕妇灵会随着你道法加深,慢慢被控制住直至清除也不一定,就像重症患者你让他手术,他可能马上会死在手术台上,但如果以副作用很小的药物阶段性的调理,有机会慢慢康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原来老天并没有耍我,而是给了我重生的机会!

    没想到在泰国没化解孕妇灵反而是好事,就像陈道长说的一样,如果那个时候我找尸油鬼王古路柴强行化解,搞不好就像做手术一样有很大的几率会死在手术台上,如果学道法能慢慢化解体内的孕妇灵,这就太好了!

    我激动不已,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颤声道:“那,那我该怎么学道法啊?”

    陈道长斜眼看了我下,说:“我早说过我们的缘分不止于此,一切皆有定数,贫道一直在等着呢,这么大的人坐在你面前你难道看不到,你是眼神有问题还是瞎?”

    陈道长说的这么明显我要是还没明白就是傻子了,他这是叫我拜师学道了。

    “还愣着干什么,这么笨的人我还真是没见过啊。”陈道长有点不高兴了。

    我不是笨只是太过激动了,我调整了情绪,深吸了口气,一下跪到床前,给陈道长行跪拜之礼,大喊:“师父。”

    陈道长哈哈大笑,这才满意的点头说:“起来吧,给你取个道号,就叫青阳吧。”

    我说:“师父,能不能换个道号,这道号听着怎么像洗发水。”

    陈道长说:“不要啰嗦,这是论资排辈排到的,别人想要都没有,你这辈分比白云观许多道长的辈分都高了,人家见到你都要叫你声师叔了,你还敢嫌弃。”

    既然这样我也只能接受了。

    陈道长说他教我的筑基培元心法还只是初级阶段,整套心法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初级、中级、高级和终极,每一个阶段都要修上一年半载,要想学完整套心法,必须耗费七年时间,不过因为我现在体质特殊,学的很快,要不了多久就能学中级阶段了,他说等回武汉后,我有时间就去找他学中级阶段,学了中级阶段的心法后不再只是神清气爽了,会有更为明显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