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障眼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2章 障眼法

    我好奇的问会有什么改变,陈道长笑说靠自己悟道会更有感觉,我只好识趣的闭嘴了。

    跟陈道长打坐练了一个多小时的心法后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打算去丽都夜总会了,不过在出门前我叫住了陈道长,因为我注意到他穿道袍、梳发髻的模样了,这样子进夜总会实在不妥,幸好我买的东西还没扔,于是建议他换上。

    陈道长也明白这样太打眼了,二话不说就给换了。

    换好后陈道长像是换了一个人,根本看不出来是个道长了,我还给他安排了老板的身份,我则是他的助理,马瑞峰身为丽都的老总,在大堂碰到的几率很低,我也不是太担心会碰上他,贴上胡子、戴上鸭舌帽简单伪装就够了。

    就这样我们一起去了丽都夜总会。

    由于花魁玲玲的死并没有对外公开,甚至连内部人员也不知道,所以丽都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影响,晚上八点多的丽都相当热闹,停车场里停满了车,门头闪烁的霓虹炫目不已,进进出出的客人和小姐络绎不绝。

    进了大堂后陈道长环顾了下四周,点头道:“好一个金龙吸水局啊。”

    我问:“老板,你也懂风水吗?”

    陈道长不快道:“不要问一些小孩子都不会问的问题。”

    我捂嘴笑说一时最快,其实这个问题老彭已经回答过了,风水和道术同根同源,有很多想通之处,陈道长知道这里布了什么局一点都不奇怪。

    陈道长小声问:“具体要调查什么?”

    我们这次来丽都有两个事要调查,第一个事就是揪出杀害花魁玲玲的真凶,根据苏婉晴和马瑞峰的对话可以得知,这事跟苏婉晴没有关系,她只是刚好看到了这个契机,如果我们能揪出真凶,她就很难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第二个事就是要调查马瑞峰跟苏婉晴到底因为什么勾结到了一起,从马瑞峰的态度可以感觉的出来,他并不想听苏婉晴的差遣,只不过有把柄握在了她手上,如果能瓦解他们的合作关系,那威胁就小很多了。

    我把这两个目的告诉了陈道长,陈道长微微颔首表示理解。

    未免在夜总会里瞎逛引起注意,我决定开个包房,只有是客人才不会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

    包房开好后来了个领班,所谓的领班其实就是妈妈桑,妈妈桑殷勤的给我们开酒、端水果盘,还暗示我们两个男人来肯定是为了找佳丽,又问我们在丽都有没有相熟的佳丽,还不停介绍自己组里的佳丽,说什么模特、大学生、白领全都有,言下之意是想让我们叫她组里的佳丽了。

    陈道长有点不习惯这环境,正襟危坐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像小学生上课了,我示意他别那么僵硬,可以放松点,陈道长点着头,但还是老样子,我有点想笑,仔细想想就算了,这一时半会是不可能纠正过来了。

    妈妈桑说的没错,两个男人来这种地方如果不点佳丽,反而会让人觉得古怪,更容易引起注意了,于是就答应了。

    妈妈桑相当激动,掏出对讲机指挥者模特组的佳丽进来,话音刚落,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只见十来个身材高挑,露着修长大白腿的佳丽缓缓步入了包房,袭来一阵香风。

    陈道长浑身一颤,脸色涨得通红,眼神只能朝地上看去,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真是怪难为他了。

    老实说丽都的佳丽确实都很出色,这几个佳丽的身高目测全都超了一米七,模样也都不错,果然是名副其实的“模特组”。

    妈妈桑示意我和陈道长挑选,陈道长可能是太过紧张了,竟然无动于衷,没办法我只好代劳,不过在挑选前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请问婷婷、小爱和在不在?”

    妈妈桑很是吃惊,说:“原来罗帅哥是丽都的常客啊,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我打着哈哈说:“每次来都低调的很,你不认识我也正常。”

    妈妈桑看了一旁正襟危坐的陈道长,似乎有所顿悟,说:“罗帅哥,你跟你们老板不是普通人吧,这做派有点像是官面上的人,我也认识不少这的官员,不过听你们的口音好像不像北京人,你们是。”

    妈妈桑既然误会我们是高官那最好了,我故意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嘛,这都低调来的,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了,出了事谁负责,是你还是你们老板?!”

    妈妈桑噤若寒蝉,立即住嘴不敢再问了,只好挥手让佳丽们先退出去,佳丽们瘪着嘴悻悻的出去了,妈妈桑拿起对讲跟我们说她要去调度一下,尽量安排这三个佳丽过来,不过她说这个时候是黄金时间,这三人又是丽都的红人,想要同时叫齐恐怕有难度,而且她们三个人的台费不低。

    我想了想说:“只要能叫来一个就行,钱不是问题。”

    我的话刚说完,陈道长忽然从包里掏出了一摞卫生纸拍在桌上,把我都搞懵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见妈妈桑眼睛顿时就直了,盯着桌上的一摞卫生纸眼睛直放光,说马上就去安排,让我们先喝着,说着她还殷勤的去打开了音响设备,给我们点了一首轻音乐,先让我们放松放松。

    妈妈桑带着佳丽们退出去后我诧异的问:“师父,你搞什么名堂,怎么。”

    陈道长扬起嘴角说:“虽然我没来过夜总会,但听说过这地方是一掷千金的,所以刚才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我撕了点卫生纸,刚才这个领班跟你贴耳谈话的时候,我偷偷拿到了她的一根头发,默念了咒法,略施障眼法罢了,这纸你看着就是纸,她看着就是一摞厚厚的钱。”

    我目瞪口呆,还有这种神奇的道术,够厉害的,原来道术也能用头发隔空施法,跟降头的手法倒是有点相似,难怪人家说数术这种东西很多都是相通的,还真是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