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福州张广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6章 福州张广发

    张老板年约四十,身形发福,留着板寸,大圆脸肉呼呼的,脸上始终像是露着笑容,就像个弥勒佛,不过从他刚才跟的对话来看,这家伙就是个笑面虎。

    张老板走向了不远处的酒店,消失在了视野里,树林里传出了的哭声。

    我回到陈道长边上,只见瘫坐在地上哭泣,没一会她站了起来,怅然若失的走上桥,她抹去了泪水,看着桥下来来往往的车辆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我心中暗叫不妙,可能想轻生了!

    “师父,怎么办?”我小声问。

    “先看看,不急。”陈道长盯着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就这么站在桥上,时而发笑时而哭泣,精神状态很不正常,果然没一会她就爬上了栏杆要往下跳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看就要跳下去了,陈道长忽然快速窜出树林,跑上楼梯,踩踏栏杆一跃而起,在跳下来的瞬间陈道长一个鱼跃,伸出右手拦腰一把抱住的腰,左手同时扒住桥的边沿,悬挂在那了。

    陈道长单手吃力的扒住边沿,整个人都悬挂在那晃荡,我赶紧跑上桥,翻到边沿上,费了半天劲才把陈道长拉上来。

    在刚才跳下去的时候已经晕过去了,我将她背到树林里平躺下来,陈道长掐了她的人中,她很快就醒转了过来,呢喃道:“我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吗?”

    陈道长沉声道:“你还在人间,在北京三环的三元桥。”

    愣住了,突然放声大哭,哽咽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陈道长说:“姑娘,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渐渐停止了哭声,意识到了什么,警觉的盯着我和陈道长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陈道长说:“你不用管我们是谁,如果你不想因为玲玲的死一直内疚,我们有办法帮助你。”

    吃惊的看着陈道长,陈道长说:“我们不是坏人,也不是警察,只不过因为你这件事牵涉到了我们要调查的事,所以才跟着你到了这里,只要你帮我们我保你没事。”

    扬起了苦笑,自言自语道:“你们是谁我不想知道,我害死了玲玲,我杀了人了,死都不怕了还怕你们是坏人,呵呵,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陈道长说:“只要你回到丽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就行,必要的时候我们会要求你出面对质,其他的不需要你做,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玲玲的事影响,可以正常的生活。”

    将信将疑的看着陈道长,陈道长冲她点了点头。

    迟疑了下说:“无所谓了,既然死不成我也只能回丽都了,警察找来了也罢,帮你们对质也罢,都无所谓了。”

    看样子有些松动了,我这才问:“刚才那人是谁,他到底卖给了你什么东西,导致玲玲蹊跷惨死?”

    跟我们说起了怎么回事,她说这人姓张叫张广发,是个卖佛牌的商人。

    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仔细一回想我忽然想起在哪听到过了,记得黄伟民跟我提过,内地有三个牌商比较知名,北京的方中华,珠海的毛贵利,福州的张广发,方中华和毛贵利我都认识了,难怪口音跟黄伟民很像,没想到就是福州的张广发!

    说她在丽都里有个姐妹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厦门旅游,在旅游期间听人说佛牌这东西能招来异性缘,这姐妹很想找个男朋友,然后上岸不做这行了,于是就打听了下,这才打听到了张广发,张广发在厦门有分店,这姐妹就找去了,还请了一条价值三千块的招异性缘的蝴蝶牌,这姐妹回来后跟说起这事,笑她太傻,被人坑了钱都不知道,不过这姐妹不以为然,还说就算被骗也才三千来块,坐几天台就回来了,但要是有效果这钱就很划算了。

    没过几天和这姐妹一起在出去吃宵夜,这姐妹在去洗手间的时候无意中撞到了一个男人,这男人端着的啤酒全洒到了这姐妹身上,这姐妹一开始很生气,差点骂了这男人,但这男人十分客气,不住的道歉,殷勤的给她递纸巾擦拭身上的水渍。

    本来觉得没什么,没想到过了没半个月,她的姐妹忽然说要辞职了,因为她找到了白马王子,在辞职前的那个晚上姐妹约了出来吃饭,介绍了自己的男朋友,一看就是那晚撞上姐妹的男人。

    这姐妹说自从那晚认识后,两人的眼神就对上了,男人找她要了微信号,两人就这么联系上了,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这男人是个开厂房的生意人,丧偶无子,是个天津人,在天津还有好几套房子,算是个不小的大款,他这次来北京是谈生意的,没想到遇到了看对眼的人。

    这姐妹就这样跟着这生意人去了天津,不在干这行了,虽然是个二婚男人,但对姐妹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归宿了,除了祝福外还很羡慕,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佛牌的效果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的野心不小,她的梦想是开一家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店,每天被名牌包包围着当老板娘,这梦想要投入不少钱,让她不能马上上岸,必须要赚够足够的钱,如果这个月能拿到花魁她就凑足钱了,姐妹成功找到好男人上岸刺激了,她有些迫不及待了,离花魁的位子就差一点出台率了,她离自己的梦想已经很近了,就连做梦她都梦到了自己在奢侈品包包店里的样子,但玲玲始终在她前面,将她压的喘不过气来,月底又没剩几天了,这让她很着急,于是她给那姐妹打电话,要到了张广发的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