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棺材钉和骨灰粉-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7章 棺材钉和骨灰粉

    coco给张广发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就在北京谈一笔生意,于是两人就约了免谈。

    coco说张广发这人比较好色,看到自己穿着打扮性感点就动了心,提出了特殊要求,反正coco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为了尽快实现梦想她就豁出去了,陪了张广发两天后她拿到了货,一枚锈迹斑斑的棺材钉和一包灰白色的粉末。

    张广发并没有对她隐瞒,说这枚棺材钉是从一个横死女孩的墓地里取的,而这包灰白色的粉末就是这横死女孩的骨灰,coco被吓到了,说怎么是这些邪门东西,她姐妹招异性缘可只是戴了有蝴蝶造型的佛牌。

    张广发解释说佛牌的种类很多样,不一定是佩戴型的,根据不同的效果会有不同的造型,既然她是用来害人不是作用于自己,就只能用这种阴牌,还说只要让玲玲喝下骨灰粉,她在虔诚供奉这枚棺材钉就能达到效果,供奉有多虔诚成愿效果就有多好。

    coco本来还有点犹豫,但看着街上那些贵妇人挎着名牌包包路过,她出了神,实现梦想的强烈愿望让他根本听不进张广发在说什么了,而且钱都付过了也陪张广发睡过了,要是不要就是人财两空了,就这样她拿到了货。

    coco拿到货后找了个机会,将骨灰弄到了一**饮料里给玲玲喝下去了,玲玲压根没有察觉,而且喝下去也没有任何反应,这让我稍稍放心了些,接下来coco就按照张广发的吩咐,将棺材钉钉在了一个盛着土的花盆里,摆着房间里,买了化妆品每天进行供奉,还供奉了带经血的卫生巾,默念了心咒。

    起初几天玲玲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倒是coco自己不断做恶梦,老是梦到自己出现在荒郊野外的树林里,有个白衣女子就在她身边像幽灵似的晃荡,还凑到她耳边说话。

    这白衣女子问她要让谁出事,是婷婷还是玲玲,coco有些奇怪,怎么跟婷婷有关系,她战战兢兢的回答说是玲玲,婷婷跟她关系不错,她不想害婷婷,白衣女子这才飘向了树林深处不见了,这梦就醒了。

    我若有所思点头说:“这女阴灵在跟你耳报,确认下手的对象,奇怪,她怎么会提到婷婷。”

    我问coco那天她是怎么送饮料给玲玲喝的,coco说:“玲玲上个月夺了花魁后非常得意,意气风发的,对我们的态度很不好,大家也对她没什么好感,我单独拿给她喝未免招人嫌话,所以我买了大**的放在那,表面上让大家一起喝,实际上我买的饮料是根据玲玲的喜好来的,小爱和婷婷都不喜欢喝。”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婷婷应该也喝过饮料了,虽然她不喜欢喝这种饮料,但没准是口渴了,这个就很难去追溯了,总之婷婷是喝过了,难怪小爱说婷婷有几天人不舒服,感冒发烧了,原来是喝过带有横死女孩骨灰的饮料!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问:“还有没有其他佳丽喝过?”

    coco说:“应该没有,我们这几个人因为出台率比较高,老总对我们的待遇也好,我跟玲玲、小爱还有婷婷四个人单独一个休息间,不像其他的佳丽,一个组十几二十人挤一个休息间,小爱和婷婷有没有喝过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看来小爱是没喝的,因为在女阴灵耳抱的时候只提到过婷婷。

    coco是想害玲玲,跟婷婷没关系,所以婷婷喝了那些骨灰后之产生了感冒发烧的小症状,多半是受怨气影响,很快就恢复了,但玲玲就不同了,coco供奉的时候想的都是让她出事,女灵跟她心意相通,导致了玲玲七窍流血惨死,可能在死前她玩的挺疯还有嗑药,所以警方只查到了她的血液里有毒品成分,至于其他根本查不到了。

    花魁玲玲惨死的原因总算搞清楚了,在coco讲述整个过程中,我还悄然用手机录了音,以备不时之需。

    coco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我告诉她她因为慌着来见张广发包还没拿,coco说要回去拿包,包里还有家里的钥匙和**等东西。

    我们跟coco一起打车回去了,路上陈道长以道家理论对她进行了“教育”,coco也放弃了轻生念头,表示会好好配合我们,她还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给毁了。

    这件事说到底是张广发做生意太不讲究了,只顾达到客户想要的效果,完全不计后果。

    我对这个张广发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虽然他跟方中华、毛贵利一样在国内牌商圈子里知名度很高,但跟这两人一比未免太不入流了,方中华就不提了,做事有分寸,虽说毛贵利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比起张广发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张广发这人还利用人家想达到目的的强烈愿望,居然还睡了人家,实在太让人不齿了。

    张广发是偶然纠缠进了花魁玲玲惨死的事里,眼下这种情况不宜节外生枝,我也不齿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这人暂时不用管他,未来要是有机会,一定要给这卑鄙小人点教训!

    送coco回了丽都后我们回了酒店,陈道长笑呵呵说:“你瞧瞧,这收获够大吧,要是刚才你不跟,咱们还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呢。”

    我向陈道长竖起大拇指,对他的神机妙算佩服的五体投地,逐渐有些相信他的天数之说了。

    陈道长摆手说:“你也不必恭维我了,我不是神机妙算,只不过身为修道之人,对身处在天数中的人和事有着比普通人更敏锐的感觉。”

    我点头说:“师父,这是不是就是第六感?”

    陈道长哈哈大笑说:“小子,你有进步啊,没错,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第六感,怎么说呢,你有没有过一种感觉,总会莫名其妙觉得有人在暗中偷看自己,可是一回头却发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