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四面楚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99章 四面楚歌

    唐律师说:“昨晚丽都出事后姓马的就被控制带到了局里,不过经过一夜的审问,姓马的把什么都推的一干二净,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方老板外聘的一个高级行政人员,只是个打工的。”

    我失笑道:“不会吧,这也行?这家伙明明是丽都的老总,丽都是他的生意,在丽都搜出了毒品怎么会跟他没关系,这也太夸张了吧。”

    唐律师说:“罗先生你有所不知啊,从姓马的提供的证据来看,他的确只是个高级行政人员,丽都的法人代表是方老板,所以方老板才是丽都的大老板,他要负很大的责任。”

    我震惊不已,怎么方中华成了丽都大老板了。

    方瑶咬牙切齿道:“刚才警方给了我们十分钟,我见到我爸了,我爸跟我说了怎么回事,丽都的前身是一家倒闭的国营厂,马瑞峰身为加拿大华人,拿的是加拿大护照,说白了就是个外国人,由于当时政策的关系,他无法出任丽都夜总会的法人代表,于是他找到我妈,以亲戚关系说服了我妈,我妈这人心软,觉得是亲戚也就没多想,就给我爸吹了枕边风,我爸对我妈很尊重,不想因为这事伤了夫妻感情,就答应了出任丽都夜总会的法人代表,没想到就此埋下了祸根。”

    我皱眉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可就算方老板是法人代表,但管理者是马瑞峰,股份他又占的最多,实际的控制权仍是马瑞峰,警方难道对这些都视若无睹吗?怎么能这么轻易把他给放出来。”

    方瑶哼道:“警方讲的是铁的证据,这些事很难查证了,警方还给唐律师展示了一份合同,日期是去年,上面有我爸的亲笔签名,合同显示马瑞峰已经把全部股份转给我爸了,只担任丽都夜总会的总经理一职,我爸说他没签过这份合同,但名字确实是他签的不假,我爸想了很久才说那女人经常会拿一些进货单、采购清单让他签名,肯定是那个时候设的套,才有了这份文件,可惜已经无从查证了,白纸黑字的名字签在那,警方根本不会相信我们的说辞。”

    我愣住了,这个苏婉晴将筹谋这么久,都将整个计划设计的天衣无缝了,真是个厉害角色。

    唐律师接话说:“虽然那个小姐被断定是自己吸毒过量致死,但在丽都搜出大量毒品不说,毒品还害死了人,姓马的还提供了尸油唇膏,说是方老板指使他给小姐们使用,以此来留住顾客,这更佐证了方老板喜欢用非常手段去做生意,使得方老板用毒品招揽顾客、做毒品生意更加可信,方老板身为丽都法人代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入罪几乎是铁板钉钉了,但这都不算完,还有人匿名提供了方老板这些年从泰国采购东西的清单,有很多东西都是违禁品,像什么金漆双头婴尸、尸油、人头骨等等之类的邪门物品,并且还在他办公室的保险箱里发现了这些东西,坐实了他走私违禁品的事实。”

    这些东西都是阴料,只要是牌商都会涉足,很难避免,但渠道大多很隐秘,除了身边信任的人可能知道外,外人很难知道,这个举报的匿名人只能是方中华现在的枕边人苏婉晴了,方中华对她这么信任,她知道这渠道并不奇怪。

    唐律师苦笑了下说:“方老板现在涉及了刑事、缉毒、走私,在加上丽都本身就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还会跟黄扯上关系,后期可能还会有经侦介入调查方老板的财产情况,简直惊动了警方的所有部门,方老板是四面楚歌啊,我入行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离奇复杂的案子,这官司非常难打,想要完全没事根本不可能,现在只能说打脱一个是一个,尽量将他的罪名减少,避免死刑,避免无期,争取尽可能短的有期徒刑。”

    方瑶有些生气的瞪着唐律师。

    唐律师自知失言,尴尬的说:“方小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在说事实,你放心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方老板,没事的话我想先回律所,召集手下打走私、缉毒案子的律师开会研究案卷了,我是送你们去哪还是。”

    唐律师话没说完方瑶就气呼呼的下了车,我也只能跟着下车了。

    看着车子远去,我明白陈道长说的在劫难逃的具体意义了,眼下时间这么紧迫,证据又这么充足,方中华牵涉了这么多的案子,很难全部脱罪,确实只能尽量减少伤害了。

    方瑶盯着唐律师远去的车子直喘气,咬牙说:“这什么狗屁律师!”

    我安慰道:“你也别太生气了,唐律师没说错,他只是把利害关系给我们分析了下,倒不是对方老板有意见。”

    方瑶扭头瞪道:“我知道,用不着你废话,走了,别跟来!”

    我动了动嘴没有说什么,只是扬着苦涩的笑容。

    方瑶气呼呼的调头离开,毕竟发生这么大的事,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我也没办法跟她计较,她不知道想去哪,我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到处跑,我喊道:“喂,你打算去哪?”

    “你别管我!”方瑶回头厉声道,紧跟着就自顾自往前走,我只能默默跟在她后面,充当个护花使者了。

    方瑶明显知道我在她身后跟着,但她没有搭理我,自顾自走着,等走到了人少的一条僻静小路,方瑶停了下来,这条小路两边种了很多枫树,由于入秋了,枫树已经开始落叶,地上铺了一层枫树叶,方瑶抬头看着飘落的枫叶一动不动。

    我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默默的看着,没一会我听到了方瑶的抽泣声,很快她就控制不住情绪了,突然转身朝我跑来,一把抱住我,趴在我的肩头放声痛哭,哽咽道:“罗辉,我爸要是进去了,我、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