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女明星的生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0章 女明星的生意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毛贵利招呼服务员开**上好的茅台,我顿时一颤,这他妈都快赶上国宴待遇了,以毛贵利这种性格的商人是绝对不会做赔本买卖的,要是继续跟他含糊下去,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我起身拦住了服务员,让他先不要开,服务员为难的看向了毛贵利,毛贵利眯起眼睛示意服务员只管开,服务员看出做东的是毛贵利自顾自去酒柜拿酒了,拦都拦不住。

    我有些愠怒,说:“毛老板,这顿饭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你要是还这样,这饭我就不吃了!”

    见我生气毛贵利绕过桌子迎上来,扶我回座说:“罗老弟别动怒,事的确是有事,不过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放心我绝不会坑你,是好事啊,咱们边吃边聊。”

    我始终不愿拿筷子,什么意思很明显了,他要是不说清楚我根本不会动筷子,见我这样毛贵利终于开口了,说:“唉,我说实话吧,我这有一桩生意跟你谈。”

    茅台酒还是开了送上来,看着满桌的大菜和上好的茅台,我冷哼道:“看样子还是大生意啊,不然毛老板也不会这么下血本了。”

    毛贵利有些尴尬,叫朱美娟给我倒酒化解尴尬,这才说:“其实这顿饭我不用掏半毛钱,背后有大金主给我买单,所以呵呵。”

    难怪这老小子这么大方了,原来不是花他的钱,不过他这一说反倒吊起我的兴趣了,什么大金主这么阔气,我好像压根不认识这样的人,请我吃饭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皱眉道:“你傻笑什么,把话说全乎了!”

    毛贵利端着酒杯坐过来,示意我喝了他才说。

    这酒喝不喝让我很为难,喝了怕是接受了大金主的恩惠,到时候怕脱不了身,不喝又搞不清大金主是什么意图,我又很有兴趣想知道。

    毛贵利主动端起酒杯递过来说:“罗老弟你放心,这顿饭是我代表大金主意思意思,不会因为这顿饭就强迫你做不愿做的事,稍后我说明了情况,做决定全凭你自愿,说话绝对算数,你就放心大胆的喝吧。”

    我咬了下牙,接过酒杯一仰脖子就给干下去了,毛贵利示意朱美娟继续倒酒,夸赞道:“罗老弟真是海量啊。”

    “喝也喝了,别废话,赶紧说!”我沉声道。

    毛贵利这才开口跟我说了实情。

    毛贵利干这行的年头不短了,在国内牌商中他的知名度算是比较高的了,生意做的很大,路子很野,只要有利可图什么生意都敢接。

    那天我上门“闹事”的时候他刚从香港谈了一笔大生意回来,这笔生意的雇主就是毛贵利说的大金主,香港无线电视台的一个女明星!

    “无线电视台?就是我们俗称的翡翠台、tvb?!”我吃了一惊。

    “没错。”毛贵利点点头继续说下去了。

    这个女明星三十出头了,为tvb服务了十来年,由于没背景没人帮衬,加之长相一般,一直跑龙套当绿叶,迟迟上不了位,看着同期从艺员训练班出来的同学上位的上位、北上的北上,她坐不住了,青春又没几年了,如果还上不了位恐怕这辈子只能跑龙套当绿叶了,她很不甘心,于是就想到了用邪门歪道助自己上位。

    这女明星祖籍在广东珠海,小时候跟父母一起移民香港,每年都会陪父母回珠海祭祖,这次她回来听人说珠海有个专门做泰国邪术生意的高人,手段很多能帮人转运,由于身份特殊,她没有直接找上门,而是通过助理联系上了毛贵利,邀请他去香港详谈。

    毛贵利一听是大生意,不敢耽误马上去了香港。

    生意谈是谈成了,而且一接还是两个活,不过毛贵利也犯了难,因为女明星这两个活都不简单,第一个活是要报复当年挡了她的路、踩在她头上上位的女明星;第二个活就是要养个小鬼,帮助自己的演艺事业,让她快速上位。

    接下来怎么回事我猜也猜到了,我上门“闹事”刚巧撞到一筹莫展的毛贵利,得知我是降头师后他自然就想到了这女明星的活,难怪当时突然对我这么客气了,原来是想利用我。

    不过有个问题我很不解,问:“毛老板既然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应该认识不少泰国的龙婆、古巴、阿赞大师,你随便请个来不就好了嘛,何必找我?”

    毛贵利搓着手为难道:“话是不错,只是只是你也知道泰国这些大师很难请动,毕竟是出国,而且他们脾气古怪,谁知道哪根筋不对就撒手不管了,这次的客户不是普通人,我可不想把大生意搞砸了,找个文化背景相同的中国人来合作,怎么都比跟那些泰国佬合作的强,有事还可以有商有量,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事听上去倒是不错,不仅可以见到明星还能赚大钱,尤其是可以把这些平时高高在上明星玩弄于股掌之间,那种成就感无可比拟,我一下就动了心,好奇问:“对了,三十出头、祖籍珠海这女明星叫什么名字?”

    毛贵利摇摇头说:“罗老弟,咱们要有点职业操守,既然客户提出了保密要求,我就不能告诉你,自己琢磨吧,你可以叫她安妮,不过你也不要瞎琢磨了,如果你答应这个活,她应该会约见你,到时候不就见到了吗?”

    想想也是,像这些明星出门都怕被狗仔队跟拍,做事自然很小心。

    不得不承认这活确实太诱人了,女明星出手这钱自然少不了,可关键是我现在还是个空心大萝卜,别说下降、养小鬼这些大活了,就连一块佛牌的事都还搞不定。

    “老弟,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啊,明星要的是名,压根不在乎眼前的钱,有钱我们兄弟一起赚,你说呢?”毛贵利端起酒怂恿道。

    我迟疑了下问:“能给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