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瞒天过海-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01章 瞒天过海

    “我继续去查!”阿龙握拳道。

    方瑶说:“不用,我去见见我爸,如果苏隆盛自杀的事真跟我爸有关,我爸应该知道!”

    两人的举动引来了咖啡馆里不少顾客的侧目,我示意他们先坐下。

    两人坐下后我说:“再去调查没必要了,时间紧迫,最好直接跟方老板见面,但方瑶刚跟律师见过方老板,还只见了十分钟,这说明警方对方老板的案子很重视,肯定不会让任何跟案子无关的人跟方老板见面,除非是律师找到了什么线索,提出异议,警方才有可能同意马上见面。”

    方瑶立即掏出了手机,说:“我打给唐律师看看,让他配合我们。”

    方瑶给唐律师打去了电话,还开了免提,方瑶没有把阿龙的调查结果告诉唐律师,只说她想见方中华有事要问,希望唐律师配合他前去,但唐律师一口就给拒绝了,说不能这么干,无论方瑶怎么劝说唐律师都很坚持原则,把方瑶给气的挂了电话,还说要换律师。

    我们三人有些无奈,不过这时候唐律师回了电话过来,他可能怕失去这个案子没钱挣了,所以给出了一个主意。

    方中华的案子涉及了多方面“犯罪”,可能需要分开审讯,这就需要好几个律师了,他律所里负责走私违禁品案的律师下午要去见方中华,方瑶作为家属,警方要避免案子节外生枝,可能不会让见了,但律师可以带个助理进去,我们可以借此机会进去见方中华。

    唐律师的话已经很明显了,除了方瑶不能进去外,其他人可以冒充助理进去一个,而这个人选只能是我和阿龙了。

    阿龙当即表示他要去,我没作声,方瑶看了看阿龙又看了看我,最后说:“龙哥哥,你还是不要去了,你是我爸的得力助手,警方不会不知道,你去了可能会露馅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让罗辉去吧,他是生面孔,而且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让你做。”

    阿龙有些失望,但经过考虑还是同意了,问:“瑶瑶,还要我去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方瑶深吸了口气,握拳说:“去找我那该死的表舅马瑞峰,逼他说出他跟那狐狸精到底有什么利害关系,我没时间等下去了!”

    我觉得不妥本想劝阻,但转念一想强硬未免不是一种手段,俗话常说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于是只好默认了。

    方瑶提醒阿龙不要搞出事后,阿龙就告辞我们去找马瑞峰了。

    阿龙走后我说:“方瑶,去见你爸这任务太艰巨了,我怕自己胜任不了,你难道没别的。”

    我没有说下去了,因为方瑶就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哀怨,她说:“虽然我也不太愿意信任你,因为我之前对你和吴老板做过的事,你可能对我怀恨在心,但我爸费尽心机要跟你合作,对你很信任,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这件事,这两天又一直陪在我身边帮我解决,而且我身边除了阿龙外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只能信任你。”

    方瑶对我的信任有点勉强,不过还是挺受用了,不管我是不是欠了方中华的钱和人情,人家一个可怜兮兮的女孩求我帮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只好答应了。

    下午的时候我和方瑶去了律所,唐律师给我介绍了负责方中华走私违禁品案子的律师,一个三十来岁,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律师,这律师姓余,为人很随和,我和她进行了沟通,她很爽快就表示配合了。

    就这样我和余律师去了公安局,找到相关负责人递交了会面的书面请求后,我们得到了见方中华的机会。

    当方中华被带过来的时候我都惊了,神情十分憔悴,两鬓都长出了白发,就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几二十岁,方中华见到我也很意外。

    坐下后方中华说:“罗老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无奈的解释了原因,方中华感慨道:“想我方中华纵横商场大半辈子,阅人无数,还从来没看走眼的时候,没想到会被枕边人给算计了,这是命啊,老婆还是原配的好啊,那种不离不弃毫无怨言罗老弟,非常感谢你在这么艰难的时刻还能陪在小女身边,瑶瑶从小任性,我真怕她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当年她妈去世的时候她就留下了阴影,幸亏有你在她身边陪着。”

    我说:“方老板你不用太客气,你帮了我不少忙我都没机会报答,现在总算有机会了,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你。”

    方中华笑着摆摆手说:“我帮你不是为了报答,只是欣赏你这个人。”

    虽然我明白方中华一直帮我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是他笼络人心的一套做法,他不可能跟我说明了,但不管方中华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欠他的人情和钱是真的,我该还给他,如果这次真能帮到他,我在心理层面上就不会有欠他什么的想法了,这么一来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将来做事也不用对他有顾虑,不至于束手束脚,这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我正想客套一番,余律师却示意我们不要说旁的东西了,我们会面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要抓紧时间,她首先要先把正事办完。

    我和方中华都知道时间的重要性,赶紧闭嘴,由余律师主导了。

    余律师询问了关于那些泰国邪门的违禁品的情况,方中华都一一交待了,他承认了这些东西是他当年做佛牌生意时采购的,当时他刚干这一行,为了深入研究于是就买了一些回来,方瑶用来整我们店的树精,也是当年弄回来的,方中华觉得这些东西很珍贵,就没有拿出来卖,这些东西还是通过他云南的朋友,从边境带进来的,确实是不合法的走私。

    余律师似乎想起了什么,询问了这些东西带回国内的年限和时间点,方中华记得很清楚都说了。

    听完后余律师松了口气,突然露出了笑容,让我很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