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吴添失联-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05章 吴添失联

    我拍拍阿龙宽厚的肩膀,说:“有你保护方瑶我很放心,我不可能一直留在北京,武汉的生意还要我照看,不过我会关注这边的情况,一旦有什么新情况,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阿龙点头说:“我懂了,你放心回武汉吧。”

    我挤出笑容伸出了手,阿龙会意伸出手,我们的手握到了一起。

    “方瑶这情况我不好跟她道别,就由你帮我转告了,再见了兄弟。”我说。

    阿龙听我叫他兄弟,突然松开了手,展开双臂将我狠狠搂住,搞得我很诧异,他在我耳边沉声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兄弟,那我就认下你这个兄弟了,我知道你的背景,比我大几个月你是哥,罗哥,你以后别叫我龙哥了,叫我阿龙就好,罗哥咱们后会有期了。”

    没想到阿龙还挺感性,人跟人之间的沟通真是太重要了,要不是我担心方瑶跟阿龙说了这番话,没准我们的关系还很别扭,这么一来我就放心了。

    跟阿龙告辞后我看着珠宝店的门头叹了口气,该做的我都做了,风雨飘雨的方家会怎么样,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回到酒店打算跟陈道长汇报下情况,不过陈道长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床上放着一道黄符,但上面没有画符咒,而是写了几行蝇头小字:劫数应验,变数消失,大局已定,好坏自知,不宜多虑,贫道走了,重阳时节,汉水河畔,缘来见面。

    看着这工工整整的四言短句,我会心的笑了,这个陈道长可真有意思。

    我定了最快回武汉的机票,然后给吴添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那桩生意做的怎么样了,但是没打通,我没多想就去了机场。

    到了机场准备登机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下,方瑶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内容很短,但却让我看到了方瑶振作起来的决心,这让我放心不少。

    “谢谢你罗辉,你是对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我们方家的一切,请君放心!”

    没想到这次出来发生了这么多波折。

    回到店里后我把在北京发生的事告诉了朱美娟,朱美娟听完后唉声叹气,对方家的事感到惋惜,还感慨说人绝不能做让自己内疚、后悔一辈子的错事,否则会遭到老天爷的惩罚,这件事与其说是苏婉晴在报复方家,倒不如说是老天爷给方家的惩罚,方中华那么大的一个牌商,说倒就倒了,真是让人唏嘘。

    芭珠拿着抹布一直在那擦柜台,神情落寞,我和朱美娟在边上聊天好像一点都提不起她的兴趣,以前她可不是这样,但凡我们在聊什么,这个鬼灵精的小丫头总喜欢凑过来偷听,我意识到了什么问:“美娟,芭珠这是怎么了,感觉情绪不对劲啊。”

    朱美娟苦笑说:“唉,她这两天一直都这样,我问她有什么心事她也不说,只是摇头,不过我是过来人猜得出来,她想家想麻香了。”

    提到麻香我就想起了杜勇的伤势,不知道麻香到底想到办法医治杜勇了没,都好久没有消息了,本来我想给杜勇打个电话,但朱美娟让我不要打,免得打扰他静养,既然我吩咐麻香了,有消息她肯定会联系我。

    想想也是只好作罢了,我让朱美娟多关心关心芭珠,有空就带她出去散散心,让她缓解思乡之苦。

    我想起了吴添,再次给他打电话,但仍是打不通,这让我感觉不对劲了,上次他给我打电话到现在都过去两三天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问朱美娟吴添到底接了什么生意,怎么连手机都打不通,朱美娟说她也给吴添打过,情况也是一样。

    这笔生意朱美娟不是太清楚,是吴添全程在跟踪,不过生意是宾馆的胡老板介绍的,地点在孝感农村,但具体在哪个农村她不知道。

    我跑去宾馆找胡凯,胡凯看到我很高兴,又是递烟又是泡茶,感谢我让他做这个编外业务员,让他能赚点外快,还暗示说生意做成了,我得给他相应的提成。

    我没心思跟胡凯谈什么提成,很担心吴添,问:“胡老板,你到底给我们介绍了什么生意,怎么搞的老吴电话都打不通。”

    胡凯不以为然道:“罗老板你别担心,兴许是农村地方手机信号差,打不通也正常。”

    我皱眉说:“这年头通讯技术发达,哪怕是在海拔几千米的青藏高原和广阔的太平洋都有信号,哪还有什么农村信号这么差,一连几天都打不通,你赶紧跟我说实话,到底介绍的是什么生意,上次吴添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是驱邪的生意,还说客户要求的很急。”

    胡凯没辙,这才跟我说了怎么回事。

    胡凯的老家在孝感大悟县的农村,前些时胡凯接到老家的一个朋友的电话,这朋友是胡凯小时候的玩伴,算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叫严大勇,是个泥瓦匠。

    严大勇喝了酒后才给胡凯打的电话,向他诉苦,说自己老娘最近从县城请了一尊菩萨摆在家里供奉,痴迷的不行,还时不时去县城参加集会,每次回来都很兴奋,吃饭的时候不断向他和媳妇宣扬这个菩萨的灵验之处,就连他那只有十一岁还在上小学的儿子他老娘都不放过,进行了传教,把他儿子弄的很茫然,更过分的是他老娘还想把孙子带去参加集会,说能保平安,最好还能拜菩萨当弟子,要不是他媳妇觉得不对进行了阻止,老太太早把孙子带去了。

    严大勇老爹过世的早,老娘四十多岁就守了寡,含辛茹苦把他和两个兄妹抚养大很不容易,现如今老娘年纪大了,拜菩萨是很正常的事,算是精神上有个寄托,严大勇平时活挺多很忙碌,从来不管老娘宗教信仰的事,在他看来老娘拜来拜去还不是那几尊菩萨,什么观音、地藏、太上老君,不是佛教就是道教,都是正统宗教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