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邪教菩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06章 邪教菩萨

    可这次不同了,他老娘也不知道拜了什么菩萨,都不让他看,每次拜的时候都锁着门,拜完还把菩萨的造像锁在柜子里,神神秘秘的,严大勇觉得稀奇,怎么还有这么偷摸拜的菩萨,于是问她老娘是什么菩萨,他老娘什么也不说。

    严大勇觉得拜就拜吧,反正他也不迷信,老娘既然有了精神寄托就随她去好了,平时他又忙的不着家,哪有功夫管这破事。

    自从严大勇的老娘拜了这菩萨后,性情产生了变化,每次从县城回来就像打了鸡血,精神亢奋,起初严大勇还把这种亢奋当成是精神头好的表现,觉得这菩萨挺好,让他老娘精神焕发毕竟不是坏事。

    可时间一长就出事了,他老娘开始说胡话,成天说自己有天神护体,还要上吊、拿刀、甚至用煤油,说要自杀渡劫,经受天神的考验成为天神座下的弟子,只有这样才能连通阴阳界,跟死去的丈夫沟通。

    严大勇这才感到不妙了,他怕老娘想他过世的老爹发疯了,于是把老娘送到了县城医院的精神科看病,但老娘这个时候又表现的很正常,医生做了很多检查,花了他不少钱不说还什么都没查出来,说他老娘精神很正常。

    严大勇再次询问老娘这到底是个什么菩萨,每次集会又在什么地方,庙又在哪里,但他老娘仍是守口如**,什么也不说。

    严大勇有点常识,他意识到这应该是个邪教菩萨了,于是把老娘双手绑住控制在屋里,把里面所有能伤害到老娘的东西全给收起来了,又弄了海绵垫把柜角、桌角全都包的严严实实,可即便是这样也没用,他老娘在屋里大喊大叫,手被控制了她就拿头去撞门,闹腾个没完,整的全家和隔壁邻居都不得安宁。

    严大勇有个邻居很迷信,偷偷告诉严大勇他老娘可能是中邪了,被什么鬼怪缠上了,得请法师来驱邪,否则这么下去迟早出事。

    严大勇虽然不迷信,但毕竟生活在农村,这种神头鬼脸的事见了很多,有些事确实没法用科学去解释,他是抱着一种宁可信其有的心态,于是把村里搞这些事的神婆给请来看了,神婆来了后也说是中邪,还说缠上他老娘的是个很厉害的鬼怪角色,她对付不了,要请法力更高强的法师才行,晚了怕是他老娘的精血会被这鬼怪吸干而死!

    严大勇根本不认识什么法力高强的法师,所以有些没辙,在家独自喝闷酒,喝大了就给儿时的朋友胡凯打电话诉苦。

    胡凯一听这事马上就想到了我们,觉得和我们的生意对口,为了赚提成就跑到店里找我,我没在他就找了吴添,有生意做吴添自然就接了,通过胡凯跟严大勇谈妥了价格,严大勇愿意拿出三万块请法师驱邪,只要真的有效果就行,还让吴添赶紧过去,他老娘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要是在不驱邪恐怕来不及了。

    听完事情的原委后我皱眉说:“这是个邪教无疑了,哪有什么菩萨是偷偷摸摸拜的,还锁在柜子里,扯淡!老胡,你这两天给你那朋友严大勇打过电话没,他怎么说?”

    胡凯挠挠头说:“没有,我这两天宾馆里消防检查又不合格了,相关部门盯的很紧,我正在想办法整改呢,到处走关系忙都忙死了,哪有功夫给他打电话,反正吴老板带着法师过去了,我想不会有什么事吧,要是有事严大勇肯定会给我打电话了。”

    我示意胡凯马上给严大勇打电话问问情况。

    胡凯有些不乐意,但看我态度坚决,只好给严大勇打去了电话,电话倒是通了但却没人接,胡凯打了好几次,依旧没人接,这下连他也纳闷了,嘀咕道:“奇怪了,大勇的电话怎么没人接,该不是手头在忙,腾不开手接电话吧?”

    我觉得不可能,即便再忙接电话的时间总有,吴添电话打不通,严大勇电话又没人接,这绝不是巧合,肯定出什么事了!

    胡凯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说:“罗老板你别急,大勇是村里的水泥工,一直在我表叔的包工队里干活,我给我表叔打个电话问问,他肯定知道大勇的情况。”

    胡凯给他表叔打去了电话,开了免提,他表叔很快就接了电话。

    胡凯问了严大勇的情况,他表叔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说大勇啊,他都好多天没在队里了我也急啊,村西头三贵家儿子要结婚,加急装修房子,想找大勇过来做工,我上门喊好几次了,都吃了闭门羹,听他邻居说大勇这几天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居然跟他老娘一起拜起了菩萨,真是邪门了,他这人从来不迷信,怎么也迷上这一套了,还不光是大勇,我听说现在连他老婆和十一岁的儿子也都跟着一起拜了,全家都成了虔诚的信徒,没办法我只能花高价到县城请了个泥水工了,你说这都什么事。”

    这情况让我和胡凯目瞪口呆,前几天严大勇还打电话向胡凯诉苦,说他老娘信了邪教的菩萨,这才没几天怎么一下就变性拜上邪教菩萨了,这显然不正常,不仅如此现在连他全家都跟着拜了,这事很有问题!

    胡凯焦急道:“对了叔,村里有没有外地来的两个。”

    胡凯的话没说完他表叔就截口道:“好像是听大勇邻居说来了两个外地人,说是法师,但被大勇赶跑了,后来就没见着了,不知道去哪了。”

    短短两天内从请法师到赶走法师,这前后的变化太大了,我还真怀疑这邪教的菩萨是什么怪力乱神,能导致一个人变化这么大了。

    吴添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麻烦导致失联,这让我很担心,不过他带着一个能驱邪的法师,相信不会出什么大事,多半是处理失当才导致了失联,看样子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不是个到现场实干的料子。

    想到这里我马上给黄老邪打去了电话,想问问他到底给吴添介绍了什么法师,能力又怎么样,可得到的结果却让我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