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法会-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11章 法会

    我跟着严大勇来到了村口,村口有棵老树,老树上挂着一盏昏暗的灯,电线还是从边上的村民中心拉出来的,是盏给夜行人照明的通宵路灯。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到树下有个年轻人在那等,这年轻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染着一头黄毛,穿着流里流气,只见他坐在一辆破旧的摩托车上,抽着烟焦急的等着。

    严大勇一出现他才将烟头扔在了地上。

    由于夜深人静了,即便我隔得老远也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黄毛烦躁道:“叔,你搞什么,说好九点在这等,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我说让你自己去城里吧,你说大晚上没车让我接你,真耽误事。”

    严大勇看了看手机,坐上摩托车后座说:“你急什么,这才八点半,法会十点才开始,一个半小时足够你飙到大悟了。”

    黄毛嘟囔道:“我这不是怕耽误事嘛,法会只有三个小时,凌晨一点结束,信徒太多,排队都要排很久,我怕太晚了轮不到我啊,那我想娶素梅的愿望就泡汤了。”

    说着他就发动了摩托车,在拧油门前他朝村民中心边上停的一辆车示意了下,说:“这车真嘚瑟,村里怎么有这么好的车,谁的?”

    严大勇说:“不知道,可能是路过停在这里的吧。”

    黄毛嘿嘿一笑说:“这车是有钱人开的,明天要是还停在这非给撬了开去兜兜风不可。”

    我心里一哆嗦,黄毛说的就是我找刘胖子借的那辆。

    黄毛依依不舍的盯着那辆丰田霸道看了半天,这才拧动油门开了出去。

    两人简短的对话透露了不少信息,看样子他们是去参加邪教的法会了,正经的教派哪有大晚上开法会的。

    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我上车打算跟上去看看,不过刚想发动却迟疑了,这个点的村道上寂静无比,连辆经过的车都没有,如果我开车跟上去,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从而暴露。

    正当我在迟疑的时候,忽然看到吴添一瘸一拐的朝这边过来,老汉还扶着吴添说着什么,看老汉无奈的表现应该是在劝吴添。

    我只好下车迎上去问:“你这是想干什么?”

    吴添哼道:“总感觉你要把我丢下独自开溜似的。”

    我哑然失笑,他这是什么狗屁疑虑,我琢磨了下就明白了,准是这几天被困在陷阱里弄的他心理产生了阴影,不敢一个人呆着了,这是受困后很常见的后遗症,就像有些人被困在电梯里时间长了,以后坐电梯都会有怕怕的感觉一样。

    见我发笑吴添蔫了,说:“随你笑吧,我也不怕你笑话了,老实说我确实有点怕了,不敢一个人留在村里。”

    老汉说:“我们村的人又不吃人,你怕什么?”

    吴添语塞,转移话题说:“看你上车想开走,打算去哪?你不是说跟踪严大勇吗,他人呢?”

    我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下,老汉狐疑道:“你说那个小孩染着一头黄毛?”

    老汉似乎认识刚才那黄毛,我点点头问:“大爷,你认识这孩子?”

    老汉说:“认识,那是老严家的亲戚,是大勇同族的侄子,叫严白顺,听说在大悟县城的修车行当学徒,不过我们村民都心知肚明,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喜欢偷东西、打架,到了花花世界的城里能干什么好事,八成不会老老实实的上班,大勇以前挺看不上这小子的,怎么跟他混到了一起?”

    我说:“听他们说要去参加什么法会。”

    老汉无奈的摇摇头说:“你看,这小子果然不干好事,这么年轻就扯上什么邪教法会了,老严家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家族里乱七八糟的,唉。”

    我想起黄毛刚才提到了一个叫素梅的女人,于是问:“大爷,那你又认识一个叫素梅的吗?刚才黄毛提到过,还说什么他想娶这个叫素梅的女人,看样子那法会上还有成愿的法事。”

    老汉一个惊颤问:“你说什么梅?”

    “素梅。”我说。

    “你确定不是其他什么梅?”老汉愣愣道。

    老汉的反应让我很纳闷,虽然我隔的老远但确实听清楚是素梅,不过因为口音的差别也有可能是淑梅、素眉,但肯定不是其他的了。

    老汉又问:“那他有没有说姓什么?”

    我摇头说:“这倒没有。”

    老汉像是失魂落魄了一般,踉跄了下,伸手扶了下树,颤声道:“该不是我女儿素梅吧,村里好像只有一个叫素梅的啊。”

    “什么?!”我和吴添异口同声,都很震惊。

    老汉捶胸道:“造孽啊,我女儿也在大悟县城上班,在一家火锅店当服务员,难不成他们搞到了一起?这严白顺可不是个好东西啊,我还这叭叭说人家作孽,这下报应了。”

    我和吴添面面相觑,这也太巧了。

    吴添说:“大爷你别急,兴许搞错了,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女儿不就好了。”

    老汉这才回过神来,哆嗦的掏出手机给女儿打了电话,在吴添的示意下他还打开了免提,老汉的女儿素梅说了怎么回事,两人还真的认识!

    素梅说有一次严白顺和他一帮狐朋狗友刚好到她上班的火锅店吃饭,这么巧她就服务了那一桌,席间严白顺说素梅看着眼熟,一问才知道是同村老乡,小时候肯定打过照面所以眼熟,严白顺立即跟素梅套上了近乎,因为是同村老乡的关系素梅觉得严白顺很亲切,两人就这么熟络了。

    严白顺时不时就约素梅出去吃饭,素梅对他不了解,也就没拒绝,很快严白顺就对素梅展开了追求,起初素梅对他没那么反感,知道他在修车行有正经工作,可后来发现他跟狐朋狗友出入夜总会搂小姐,还赌博,渐渐的就开始反感疏远他了。

    可严白顺不死心,死缠烂打,搞得素梅很烦,最后只好换了工作,现在在县城的一家服装店当导购员,不过她听说严白顺一直在跟她老家的同学打听,估计很快就会打听到了,她正为这事发愁。

    老汉挂了电话怅然若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靠在树上直叹气,抱怨说这都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