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混入法会-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13章 混入法会

    严白顺更为得意了,说:“我当然清楚了,你以为我真的在修车行当学徒啊,那工作有什么前途,弄的满身油污不说,人家女孩看了都嫌弃,还不能出风头,现在我早不修车了,武汉那老大哥的生意都是交给这边的鲍老板打理,这家浴场就是鲍老板在管理,我现在跟着鲍老板做事,帮他打打下手什么的,有人闹事就去摆平,还有五六个人供我差遣,可威风了。”

    我心说这不就是看场的打手嘛,有什么可吹嘘的,这年轻人算是没救了。

    严大勇不说话了,换好衣服后两人并没有去浴池洗澡,而是转进了浴池左侧的一条过道,过道口还有两个服务员在那站着,过道上方贴着一块牌子,上面印着“休闲区”。

    严白顺跟服务员交流了什么,服务员明显认识他,没阻拦就把他们放进去了。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过道进去后就是做按摩的休闲区域,没准那法会就在这里面举行,这两个站在过道口的表面上是服务员,其实也是看守的,不让除了信徒以外的闲杂人等进去。

    这下我犯了难,该怎么混进去呢,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等,索性把心一横先过去再说。

    我故作平静大摇大摆朝过道进去,两个服务员几乎同时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其中一个问:“洗浴那边。”

    “我洗过了,来按摩啊。”我说。

    另外一个服务员说:“对不起,今天暂时停止提供按摩服务了。”

    我不痛快道:“不提供按摩那你们开什么浴场,没按摩我来浴场干什么,合着我花百来块钱就为了来洗个澡,我不知道在家里放一缸子水自己泡啊?”

    这服务员倒是很客气,说:“不好意思先生,最近有检查,在严打期间,所以老板暂停了按摩服务。”

    他这一说我就懂了,敢情这里还有特殊服务。

    既然这样我赶紧换策略,故意装出紧张的样子,小声说:“两位小哥哥,其实我不是来按摩的,我是来参加法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法会在浴场举行让我觉得纳闷,所以不敢肯定,不好意思问。”

    两个服务员神情变了下,彼此看了眼,其中一个问:“谁是你的介绍人?”

    我心想有门了,本来我想报严白顺又或者严大勇的名字,但两人刚进去,如果我说他们是介绍人,服务员肯定会怀疑,问我为什么刚才不是一起进去的,到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琢磨了下,幸好跟胡凯打听的时候知道了严大勇老娘叫朱桂香,于是就说是朱桂香介绍的,我是她的外甥,接到朱桂香的通知才来的。

    一个服务员从腰间摸出了一个小册子,在上面找了找名字,发现真有朱桂香的名字,这才把我放进去了。

    我朝过道里走,走到一半回头看了下,发现那两个服务员并没有起疑心,这才松了口气。

    过道两侧有很多小包间,门上贴着玫瑰苑、牡丹亭、百合坊等特色的包间名字,不过里面的灯都黑着,看样子今天确实不提供按摩服务了。

    穿过过道后眼前豁然开朗,我顿时被看到的一幕震惊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大厅,大厅里的休息床全给挪到了一边,腾出了很大一块空地,空地上盘坐着很多人,粗略估计得有百来号人,男女老少都有,足足坐了十几排,每个人前面都点着一根白蜡烛,大家全都闭着眼睛,虔诚的等待着,气氛搞得跟肃穆,在外围还有好几个穿黑西装、戴耳麦、拿对讲机的保安在走来走去,像是在维持秩序。

    这一幕都让我愣住了,这时候有个黑西装的保安过来提醒我找地方坐下,法师还要二十分钟才来,说完他就喊来一个服务员,给我发了一根白蜡烛,用打火机帮我点燃了。

    我端着蜡烛走到人群当中去,严大勇就盘坐在角落里,他跟严白顺因为地方太小的原因,分开坐了,我为了靠近严大勇,硬生生挤到他边上坐下了。

    坐下后也没人搭理我,大家都闭着眼睛,我半眯着眼睛环顾四周,心中升起了疑惑,刚才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听严白顺说,法会是武汉的大老板组织的,一个生意人怎么组织上宗教法会了,这也太不寻常了。

    为了搞清楚严大勇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变化,我故意用胳膊肘拱了拱他,严大勇睁开了眼睛,不快的白了我一眼,问:“什么事弟兄?”

    弟兄的称呼应该是这教会里彼此间的称呼了,我笑道:“弟兄,我想跟你打听点事,我是亲戚介绍来的,这是第一次参加法会,不知道法会有什么禁忌和讲究吗,又灵不灵验?”

    严大勇来了兴趣说:“弟兄,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啊,不过我老娘参加过几次了,是她介绍我来的,听说很灵验。”

    我想了想问:“怎么个灵验法?”

    严大勇似乎有些顾虑,没有吭声,不过在沉默了一会后说:“老实说一开始我不信这些东西,但后来在我老娘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我才信了。”

    “哦,怎么说?”我好奇道。

    严大勇说:“我老娘自从拜了天神后成天闹自杀,弄的我都没辙了,以为她中邪了还打算请高人化解,可后来我发现老娘不是中邪,她闹自杀不过是在渡劫,有一次我出去干活回来,发现她居然吃了剧毒草药,倒在地上都断气了,当时我很伤心,哪知这时候我老娘突然醒转,还神色怪异,我喊了一声妈,她居然扇了我一巴掌,说我瞎叫什么,他不是我妈是我爹。”

    我诧异道:“还有这样的事?”

    严大勇点头说:“千真万确,我老娘说是我爹,我以为她又疯了,可她却说出了只有我爹和我才知道的小秘密!比如。”

    严大勇正想说这时候黑西装保安巡逻到了我们这一块,发现了我们在窃窃私语,严肃的提醒:“嘿嘿嘿,注意肃静,不要说话!”

    严大勇只好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