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阿赞泰-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16章 阿赞泰

    鲍老板说:“大家尽量奉献点心意,多少无所谓,如果天神法师受到大家的爱戴,我们想在孝感城里给他起一座天神庙,由他出任住持,所以需要弟兄姊妹多多支持,等将来寺庙修起来,大家的名字都会刻在一块功德碑上,立在寺庙门口,以示感谢。”

    这敛财手段真是叫人大开眼界,硬是要榨每一个人的钱,看来不出点血是甭想出浴场了。

    捐款是以纸条的形式进行,大家要在纸条上写上金额、姓名、以及手牌编号,我们在写的时候保安还认真核对了每个人的手牌编号,根本就跑不了,有个农妇写了五十,鲍老板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我看严大勇写了三百,我也跟着写了三百,把纸条塞进功德箱后鲍老板才作罢了,我看差不多了就向一个保安提出离场,说家里有事,可能捐献过钱了保安也没说什么,不过他招呼来了一个服务员,让这服务员跟我一起去,需要我把纸条上的金额给兑现了才能走。

    我用手机给了服务员钱后才得以顺利的离开了。

    我来到边上的停车场取车,在经过一个角落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两个负责停车场保安的对话。

    只见两个保安在那偷摸抽烟,其中一个说:“张哥,鲍老板可真厉害,居然想出这法子捞钱,从泰国请个不知名的法师,愣说是天神,真是绝了,更绝的是竟然还有这么多人相信。”

    另外一个保安示意他小声点,跟着说:“你懂什么,没听过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俗语吗,这年头大家对道士和尚都麻木了,反倒对外国来的法师有新鲜感,反正这些农民又不懂,随便耍耍把式就能把他们唬住了,学着点吧小李,人家赚钱多的是门路,哪像我们只能在这里给人指挥倒车,唉。”

    这叫小李的保安说:“张哥,你说这泰国的阿赞泰师傅是不是真的有法力,怎么这么多人都信他?”

    保安张哥说:“这谁知道啊,不过嘛我觉得应该多少有点法力,否则不可能这么多人信。”

    保安小李点头说:“嗳,既然他真的有法力,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找他做场法事,让他给我转转事业运,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保安。”

    保安张哥嘿嘿笑说:“你别做梦了,人家一场法事都过万,你有这钱吗,有这钱你还当什么保安,再说了鲍老板有规定,我们内部人员是不能参加法会的。”

    保安小李说:“那个黄毛严白顺不也是内部人员嘛,他给鲍老板当看场的,他为什么就能参加了?”

    保安张哥说:“人家现在是鲍老板跟前的红人,鲍老板破例了,我们算什么,鲍老板都没正眼看过我们,别想了,走走,值班去。”

    说罢保安张哥便扔掉烟头,两人从角落里出来了,我赶紧往后缩了下躲到了墙根,等着两人过去后我才跑去了车上坐着,我迟疑了下就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向他打听这阿赞泰的情况,但黄伟民说不清楚这个人,让我最好找杜勇打听,他肯定知道。

    想想也是,这是杜勇的老本行。

    黄伟民说他前几天给杜勇打过电话,但自从他回国后泰国的号码就打不通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伤到底治好了没有。

    我告诉黄伟民麻香正在想办法治疗杜勇的伤势,这段时间我也因为各种事缠身,没有去关心过杜勇,现在借这个机会正好可以问问。

    跟黄伟民通完电话后我立即给麻香打去了。

    麻香的情绪不是太高,我询问了杜勇的情况,麻香说杜勇倒是恢复的很好,但因为背部的伤涉及到了脊椎神经,导致半身不遂,双脚都是没有知觉的,怎么刺激都没用,大小便也失禁。

    听到这消息我很内疚,如果杜勇不是为了我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麻香说杜勇觉得自己成了废人,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几次都想要自杀,但麻香几乎片刻不离的守着他,不断劝说以真情感动他,杜勇这才渐渐走出了阴影,坚强了起来,还说要等站起来了才去见女儿。

    麻香还告诉我她已经打听到苗疆蛊王达久的可能藏身地了,正打算带着杜勇去找达久。

    我有些吃惊,问:“杜勇都这样了你还找达久干什么?”

    麻香说:“你有所不知,达久虽然是炼蛊的高手,害人的手段很厉害,但同时他的医术也相当高明,蚩尤流传下来的神器蛊炉在他手上,传闻神器蛊炉不仅能炼蛊还能制药,但凡用神器蛊炉炼出来的药能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所以我必须要带杜勇找他试一试!”

    原来是这样,我想了想说:“杜勇搞成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

    话没说完麻香就生气的打断道:“罗辉,有些事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给自己压力,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事是我和杜勇自己的选择,跟谁都没关系,况且我们的女儿芭珠一直由你在照顾。”

    麻香反倒想感谢我了,我赶紧打断道:“打住,这是举手之劳,不要提了。”

    麻香笑了说:“那你也别再提了。”

    我笑说:“好吧,对了,你把电话给下杜勇,我有点事向跟他打听。”

    麻香让我等会,跟着就传来开门进屋的声音,很快手机听筒里就传出了杜勇的声音,杜勇知道是我的电话很高兴,说话中气十足,声音爽朗,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简单寒暄后我就切入了主题,问他知不知道阿赞泰这个阿赞师傅。

    杜勇很吃惊,问:“你是怎么认识阿赞泰的?”

    我说明了情况,杜勇松了口气说:“我还以为你请了阿赞泰吓死我了,要是真请了你就亏大了,这家伙就是个空架子,是个假阿赞,连商业阿赞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个把魔术、杂耍融合在法事里招摇撞骗的家伙,当初连我都差点被他的魔术和杂耍骗了,以为真有本事,还给他三颗星,后来才发现是假的,他在圈内臭名昭著,在泰国早臭大街了,没想到现在到国内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