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阴神普盖娇-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18章 阴神普盖娇

    刘胖子说完就挂了电话,估计是急火攻心去联络人脉去了,毕竟这个阿赞泰是害死他老娘的罪魁祸首,这事无论搁谁头上都得急。

    本来我还想提醒他小心武汉的大老板,人家既然能用这种方式敛财,能力自然不小,肯定也有黑白两道的关系,是块难啃的骨头,不过刘胖子已经挂了就算了,他这么大人了应该有分寸。

    刘胖子是我朋友,我在市场又靠他罩着才没惹来麻烦,这次意外发现了害死他老娘的人,不管怎么说这忙我得帮他,但急是急不来的,在帮他之前我要先把自己的事给处理了。

    这时我发现手机上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吴添打的,估计是刚才放在更衣柜里打的,我赶紧回了过去。

    吴添接起电话说:“真是急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怎么样没死吧?那法会什么情况了?”

    我把法会现场的情况简单说了下,还把无意中发现阿赞泰跟刘胖子的恩怨给说了。

    吴添吃惊道:“真是歪打正着了,好歹算是朋友,这忙确实该帮,不过在帮之前咱们的生意要先做了,不能本末倒置了。”

    我说:“这个我知道,对了,你给我打好几个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吴添说:“嗯,我和那小卖部的大爷一起去了严家,小卖部大爷主动去吸引严大勇老娘、媳妇和儿子的注意力,我则从后门偷摸进去了,找到了严大勇老娘拜的菩萨是什么了,我已经拍了照片发你微信上了,你比我懂,看了应该认识。”

    我问:“还有什么其他情况吗?”

    吴添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发现了,就是小卖部大爷让我问问黄毛严白顺的情况,法会的大师是不是真的帮他成愿了,如果成愿了他女儿该怎么办?”

    我说:“你让他放心好了,阿赞泰就是个假阿赞,根本没有能力,法事自然没效果。”

    吴添这才挂了电话。

    我翻开手机微信里的照片,吴添果然给我发了好几张照片,将这尊菩萨从各个角度都拍了,这菩萨是暗黑色的,就像个小干尸,法相呈盘坐姿态,身上还刻着歪歪扭扭的文字,应该是某种经文,但不是泰文,在文字的缝隙里还都是灰尘污垢,看着很残旧了,这菩萨还光头红眼,獠牙突出,看着颇为骇人。

    我心说难怪严大勇老娘要给藏在柜子里拜了,这菩萨的模样也太吓人了,咱们中国人拜的菩萨法相要么是慈祥的,要么是威严的,从没见过这么吓人的,谁家还没几个亲戚朋友来串门的,这要是摆出来拜准会吓到人,说闲话是免不了的。

    我在泰国见了很多阴神造像,好歹也算个行家了,可从没见过这样的,我身上的阴神纹身算比较全了,可也没有这类型的,我怀疑这菩萨是不是阿赞泰随意制造出来唬人的,其实压根没有这种阴神,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将照片转发给了黄伟民,毕竟他在泰国多年,比我懂的要多。

    我刚把照片发过去没多久,黄伟民就发了一串无语的省略号,还发了几个咒骂的小表情,跟着骂我太不分时候了,这大晚上的他都睡觉了,怪我发这么瘆人的照片把他的瞌睡给吓没了。

    我问他到底见过这东西没,是不是没这种阴神。

    黄伟民用语音回了过来:“这不是阿赞泰随便制造出来的,确实有这种阴神,但不是泰国的阴神而是柬埔寨的,叫阴神普盖娇,属于鲁士法门里的阴神,是布周十面派的弟子,就那个老虎头法相你知道的,这阴神的历史也不短了,但因为加持心咒法本失传,所以普盖娇阴神也逐渐没落被阿赞师傅们淘汰了,但并不是没有,现在主要流传在柬埔寨一带,法相都是从古墓里直接挖出来的,我听说这阴神是古婆罗门的修法者所创,是以修法者的碎骨、大象骨、以及加持过的坟土制作而成,不用入灵,因为普盖娇阴神长期跟阴灵打交道又埋在墓地之中不见天日,本身就能招阴了,比古墓拍婴还厉害。”

    “能招阴?”我有点顿悟了,但还不敢确信。

    我想了想就把严大勇家里的事告诉了他。

    黄伟民无奈的说:“我明白怎么回事了,你们怎么乱接生意啊,真是被你们气吐血了,阴神普盖娇很难搞的啊,严大勇的老爹估计一直在家里阴魂不散,又或者有他用过的心爱物品留在家里,现在的阴神普盖娇法相都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本来就阴邪的很,放在家里拜,家里又有脏东西的话自然就被普盖娇吸收了,严大勇老娘因为对丈夫的思念拜了普盖娇,普盖娇就成了她的愿,把严大勇老爹的阴灵过到了她身上,所以就爹妈同体了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但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既然阿赞泰是个假阿赞,怎么卖上真东西了?

    我问黄伟民这要怎么解释,黄伟民说:“罗老板,这也要我说啊,亏你还是个生意人呢,阿赞泰既然要长期骗人,总要多少放点真货吧,就像我卖假佛牌也要混入真佛牌啊,否则全是假的根本做不了长期生意啊,你想想法会上这么多人,要全是没效的这西洋镜很快就会被戳破了,如果有一部分真的,那这部分人就会出来替阿赞泰说话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果然还是卖假货的比较了解,毕竟是同类人,还真亏了黄伟民,否则我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才搞清楚怎么回事。

    事情总算是搞清楚了,原来是严大勇老爹的阴灵一直逗留在他家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挂了电话后我深吸了口气,是时候找严大勇说明情况了,只不过现在他还在法会上,边上又有个黄毛严白顺,一时半会要他相信估计很难,我想了想决定先回村里再说,反正他参加完法会要回家,只要他回到家这事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