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步步为营-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19章 步步为营

    在车里等到了凌晨一点左右法会终于结束了,信徒们从浴场里出来了,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就像捡到宝了,我还看到有几个将提包紧紧的夹在腋下,生怕被抢了似的,里面八成装着阿赞泰那请来的阴神。

    我愤恨的朝方向盘砸了下,这一幕太让人揪心了,这些信徒大多是农民,收入都不高,花的钱都是他们种地的血汗,换来的只是一场杂技和魔术般的法事,想想就让人痛心,这武汉的大老板太可恶了,虽然我不大愿意管闲事,但既然碰上了,坐视不理就等于见死不救,更何况这事还跟刘胖子的仇有关,我一定要想办法管一管了!

    这时候严大勇和严白顺从浴场里出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由于夜很深了,我放下了窗子,两人的说话声就传了过来。

    “叔,法会你也参加了,有啥感觉?”严白顺得意道。

    “天神法力无边,我算见识到了,只是可惜家里经济不宽裕,本来想给儿子做场保平安挡煞的法事。”严大勇无奈道。

    “没关系,天神法师还要在大悟开三场法会,你还有时间凑凑钱,我再跟鲍老板说说,兴许可以打个折。”严白顺说。

    严大勇笑笑没说什么了。

    严白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说:“妈的真倒霉,摩托车还扔在国道路口的树上锁着呢,算了,等明天睡醒在去取吧,叔,我可没办法送你了啊,隔壁李家坡村有好几个弟兄也要回去呢,你跟他们一起拼车打个面的。”

    严大勇点头说:“行,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走吧。”

    严白顺跟严大勇告辞后就回了浴场,好像打算睡在浴场里了,严大勇追上隔壁村的老乡,打算跟他们一起打车,哪知道叫来的七座面包车压根坐不下,挤都挤不上去,而且人家都是亲戚来着,严大勇也没好意思叫人家下来,没办法只能目送车子离开叹了口气。

    有辆黑出租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严大勇弯腰跟司机谈了谈,那黑车司机不满的摆摆手,开着车扬长而去,很显然严大勇不愿出太高的车费人家不乐意做他生意了。

    眼看隔壁村的老乡一个个都走了,严大勇有些着急了,看到这情况我迟疑了下,赶紧发动车子开过去,在严大勇跟前停了下来,滑下车窗,问道:“弟兄,你是要打车回去吗?去哪里?”

    “王沟村。”严大勇说。

    “巧了,我也去王沟村啊,上车弟兄。”我示意道。

    严大勇似乎发现了什么,打量了下我身上的纹身,有些不敢上车,估计是被我的纹身吓住了,觉得我不是好人,我有些无奈。

    这时候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我的车子上,打量了一番嘟囔道:“这车好像晚上的时候在村口见过啊,怎么。”

    我说:“弟兄,开这车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我开,你看错了吧。”

    严大勇若有所思点点头,又问:“对了弟兄,你这大半夜的去王沟干什么?王沟村的老乡我都认识,好像没见过你啊。”

    我早知道他会这么问了,说辞都想好了,于是说:“我是外地来这参加法会的,明天大早还要回去,本来想直接在这住宾馆得了,但我有个表姨父是王沟村的,开小卖部的,是个孤寡老人了,我表妹素梅这段时间挺忙走不开,知道我要来大悟后,托我看看她父亲呢,我寻思晚上过去一趟算了。”

    严大勇听我这么说立即放松了警惕,笑道:“原来是老金头的表外甥啊,素梅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很孝顺,没准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呢,我有个宗族的表侄想跟素梅好呢,刚才还为了素梅让天神法师做法事呢,年轻人,那就谢谢啦,我也确实困的不行了,就麻烦你捎我一程吧。”

    说罢他自己就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上来了。

    我将车子发动开了出去,路上严大勇问我是哪里过来的,我说是武汉,他很好奇,问我为什么从武汉大老远的跑到大悟来参加法会。

    我代入了刘胖子的身份,说不久之前天神法师在武汉也有法会,我老娘也参加了,回来还说很灵验,一直催我去参加法会,想让天神法师给我做场法事,招招异性缘,因为我平时工作很忙,没时间找女朋友,至今单身,我的婚事让老娘很操心,她想让我快点结婚好抱孙子,但我根本没时间去参加,而且我也不怎么信这些东西。

    这两天我老娘听说天神法师又法驾孝感大悟了,所以逼着我来,我为了不让她老人家伤心,所以就过来敷衍敷衍了。

    严大勇听完后哈哈大笑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太不像话了,一把年纪了还不结婚,害老人家操碎了心,想当初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我陪着笑说:“严大哥,现如今时代不同了,我才26岁,结婚对我来说太早了,而且我正处在事业的起步阶段,结婚对我来说是牵绊啊,再说了现在还有很多丁克族。”

    严大勇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啊,你没听说过古话啊,先成家后立业啊,成家往往是在前立业在后啊,而且成家和立业并不冲突啊,你这思想不对啊,对了,什么是丁克族?五十六个民族里有这个吗?”

    我哑然失笑,只好跟严大勇解释丁克族不是少数民族,而是一个英文音译过来的词汇,是对那种结婚不要孩子的一群人的称呼。

    严大勇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问我怎么还有这样的人,结婚又不要孩子,这是结的哪门子婚?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严大勇解释,这种前卫的婚姻方式是严大勇这种保守派农民很难理解的,于是赶紧扯开了话题聊起了别的。

    我们就这样一路聊着,严大勇聊累了就靠在椅子上打瞌睡,鼾声如雷,我偷摸给吴添发了信息,让他在老汉的小卖部门口等着,等我一到就行动,先把严大勇控制在老汉的小卖部里再说,把实情相告,劝他不要相信什么“天神法师”,然后在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