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的女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章 我的女人

    本来我还以为朱美娟会拒绝,没想到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电梯里充满了朱美娟身上的香水味和体香,可能是刚才几杯茅台下肚,这会有点上头了,我有意无意瞟了她一眼,那雪白的心口和修长的大腿,让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还真有点那方面的想法了,不过很快我就克制住了,她能答应跟我共处一室,是对我的信任,在她心中我的形象是光辉的,我怎么能干出那种龌龊的事来!

    进房后我叫来服务生加床被褥,朱美娟有些过意不去,主动跪在地毯上帮我铺被子,她翘起的圆臀让我一下起了生理反应,赶紧跑进卫生间洗把脸把火压下去,随后掏出手机给黄伟民打过去,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下。

    黄伟民阴阳怪气道:“老弟,你可真行啊,什么都还不会就敢接这么大的生意,你也不怕惹麻烦?”

    我赔笑道:“这不是还有黄哥你给我做后盾嘛。”

    黄伟民哈哈大笑说:“你是把我当人肉垫了吧,话说回来你这纹身可真是活广告啊,连毛贵利这老狐狸也上当了。”

    看他笑的这么爽朗我知道这事有门,追问他该怎么办,黄伟民想了一会说:“还能怎么办,人家信任的是你,你也只能来个狐假虎威了。”

    “狐假虎威?”我没明白过来。

    黄伟民向我解释了一遍,意思大概是由他出面去找阿赞峰,香港离泰国不太远,我又是阿赞峰的帮工,在加上他中间商的关系,阿赞峰应该会答应,到了香港后阿赞峰在幕后做法,我在前台假把式,这活就成了。

    我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这黄老邪果然鬼点子多。

    黄伟民继续说:“不过这活比较麻烦,我要丢下这边的生意带着阿赞峰去香港,人家信任的又是你,狐假虎威操作起来比较复杂。”

    说了一大堆不就是想多分点嘛,除了阿赞峰那份外我提出剩下的对半分,黄伟民这才打住了,给我出主意让我这两天先不要答应毛贵利,只管跟他打太极,尽量让他多出点血,等谈妥之后去香港跟那女星安妮接洽,看看她是个什么要求,然后按照要求先把前期的工作做足了,等差不多了他在带着阿赞峰启程去香港。

    打完电话后我松了口气,起初对这活我还没底,黄伟民这么一说我就有数了。

    这一晚朱美娟在床上翻来覆去发出各种小动静,怎么也睡不着,我躺在地上也一样,我们都知道对方没睡着,气氛暧昧尴尬,最后朱美娟主动找我聊起了天,问我怎么突然干了这一行,还满身纹身,要不是她知道我是好人肯定觉得我是坏人了,我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说生意失败去泰国散心,机缘巧合接触到了这行,感觉能发财就入了门。

    聊着聊着朱美娟突然说:“罗哥,你这人心善,我怕你被毛老板骗了,我感觉我还是不要辞职了吧。”

    “小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过来。

    朱美娟说:“你想啊,要是我还留在那上班,毛老板的一举一动不都知道了,我可以给罗哥当眼线啊,这样你就不怕被毛老板坑了。”

    我吃了一惊,弹坐起来说:“这怎么行,毛贵利不是善类,这太危险了!”

    朱美娟也跟着坐起,不以为然道:“怎么不行了啊,我正愁没机会报答罗哥你的恩情呢,这是好机会啊,我在佛牌店里做了段时间了,对毛老板的秉性很了解,他很怕老婆的,不会拿我们这些员工下手,不会有事的,再说了经过今晚以后在表面上我就是我就是罗哥你的人了,毛老板现在把你当菩萨一样供着,又怎么会动罗哥你的女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朱美娟说的还挺有道理,毛贵利这人狡猾奸诈,谁知道他会不会在背后给我使绊子,有这么个眼线确实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嘀咕道:“这节骨眼上他确实不敢动我的女人。”

    这话让朱美娟很尴尬,立马就低下了头去。

    我回过神忙说:“不好意思一时失言,只是表面上的,对了小美,这样对你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万一你的同事知道了你跟我的关系,怕是会给你的私生活造成麻烦啊。”

    朱美娟噘嘴说:“我又没有男朋友,能有什么影响,没麻烦的。”

    我想了想说:“那好,等事成之后罗哥把报酬分你一份。”

    朱美娟立即摆手说这是为了报答我,怎么还能要我的钱,我也没多说什么了躺下继续睡觉。

    一夜好睡。

    第二天早上毛贵利约了我在楼下的咖啡厅见面,我带着打扮好的朱美娟一起下楼了,毛贵利向朱美娟使眼色支开了她,落座后他扬着淫邪坏笑说:“老弟,昨晚睡的还好吧,这小丫头平时可犟了,不知道昨晚表现还行吧?”

    我端着咖啡喝了口,不动声色道:“嗯,还行。”

    毛贵利大喜过望说:“看来还是老弟有魅力啊,能征服这小丫头,你满意就行,呵呵。”

    我怕毛贵利以后还把朱美娟像这样推到别的客户怀里,正色道:“这丫头我还比较中意,现在她是我的女人了,毛老板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毛贵利立即点头如捣蒜,回道:“懂懂懂,老弟你放心,在我这她吃不了亏,咱们言归正传,那生意的事。”

    我马上打岔叫来服务员说要点早餐,毛贵利只能耐着性子等了,在吃早饭过程中他几次想提,都让我用别的事给打断了。

    就这样我跟毛贵利打了两天太极,朱美娟也在酒店陪了我两天,虽然我们没什么实质接触,但关系却熟络了不少,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情愫,只不过时间太短,我们谁也没好意思捅破这层窗户纸。

    到第三天的时候毛贵利终于扛不住了,主动把价码提高到了十八万,一下就加了八万,可见这只老狐狸在这当中的利润有多大了,不过这活毕竟是他利用人脉谈的,总不能不让他赚,我想想也差不多了,太过分了老狐狸怕是不乐意了,于是爽快的答应了。

    毛贵利兴奋不已,马上联系女星安妮的助手,表示大师不日就会去香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