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死亡隐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1章 死亡隐情

    看严大勇还很犹豫老汉急了:“大勇啊,人家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怎么还不信啊,你可别被这什么天神法师害了啊,你忘了前两年村里还兴全能什么神的,结果政府把这教派的组织者给抓了,曝光了许多内幕,大家才清醒了,这事都上新闻联播了,这些坏人最喜欢利用我们农民的文化水平不高、迷信来坑钱了,什么狗屁成愿法事,要是什么都能做法事成愿,那村里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穷人?一个法事就可以发财了,谁还种地?我家素梅这么乖的孩子,你那宗族表侄什么德性你最清楚,他想讨素梅做老婆,这不是害人嘛,真正的法师怎么会干这种缺德事?”

    严大勇冷声问:“这两位也是驱邪法师,不也是迷信?”

    我笑说:“大勇哥,有些事要分两个方面说,其实真正的成愿法事还是有效果的,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要成愿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严大勇不屑道:“哦,会有什么代价?”

    我说:“一时半会很难去详细解释,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催邪财横财的法事通常是利用乱神怪力,效果越好反噬就越大,到头来可能都无福消受财富。”

    严大勇似乎有些烦躁了,不等我说完就打开车门下去了。

    吴添恼火道:“嘿,这都什么人,真是鬼迷心窍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居然还不听,愚昧!”

    看着严大勇远去的背影我说:“随他去吧,他会回来的。”

    因为我注意到严大勇走路很慢,还驻足停顿,一个人一旦被说动了,心里就会跟猫抓似的难受,即便他眼下不回来,也会一直琢磨这件事,严大勇这么容易就信了这个天神法师,说明他的性格软,意志力不坚定,很容易被人说动,我相信他肯定会回来!

    我正想着的时候老汉就激动的叫道:“看,还真回来了!”

    我们三人下了车,严大勇走到车前停下说:“天神法师也是法师,你们也是驱邪法师,都是迷信,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谁真谁假我要先回去看看,要是情况真跟你说的差不多,我就做这场驱邪法事,价钱就照我跟胡凯谈好的来。”

    严大勇说完后才埋着头离开,消失在了夜色下。

    时间不早我有点困了,有些事急也不急于一时,我和吴添留宿在了老汉家里。

    老汉拉着我询问了黄毛严白顺的成愿法事怎么样了,我让他别担心,这法师都是假的了,法事肯定也没效果,老汉这才放下心来,关了小卖部去睡觉了。

    我和吴添挤在一张床上,我把法会现场的情况详细跟他说了遍。

    吴添看着天花板说:“对了老罗,你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了吗,这次可玩的很大啊。”

    我问:“你指哪件事,严大勇还是刘胖子的事?”

    吴添说:“两件事都指,严大勇要是真的发现了情况来找我们做法事,你打算怎么办,你能解决吗?现在请阿赞师傅肯定来不及;县城里的鲍老板和武汉的大老板又该怎么对付?”

    我叹说:“我什么都没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困了,赶紧睡觉吧。”

    吴添惊道:“靠,什么都没想好你就敢做?!”

    我苦笑说:“有些事我也是被架上去了,看到了总不能不管,况且这事涉及到了刘胖子的仇,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吧。”

    吴添感慨道:“说的也是,他刘胖子也算是我们的贵人了,要不是他我们在武汉连店都开不成,很多事还要仰仗他,这忙确实要帮,唉,真是骑虎难下啊。”

    我已经困的不行了,示意吴添赶紧睡,可这小子还贴过来说个没完,不过他这一说我反而没瞌睡了,因为吴添问了一个让我也很好奇的问题。

    吴添说:“老罗,要是照黄老邪那么分析的话,严大勇的死鬼老爹一直在家里阴魂不散喽,这才被什么阴神普盖娇吸了魂魄附在了他老娘身上,导致爹妈同体,这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是正常的寿终正寝,又怎么会在家里阴魂不散?”

    这还确实是个问题,就像老郭一样,因为自杀和死前对孙子的执念,导致他在老任家逗留不愿离去。

    想到这里我突然弹坐了起来,吴添扯了扯我问:“你突然坐起来干什么?”

    我说:“严大勇老爹真有可能是自杀或者横死,要不然不会在家里阴魂不散!”

    吴添也坐了起来嘀咕道:“看来这事还另有隐情啊。”

    我赶紧下床套上衣服,吴添问我去哪,我说去找老汉问问,他在村里开小卖部,村里就那么几十户人家,谁家家里有个什么事肯定有所耳闻,没准知道情况。

    吴添一边说我大半夜瞎折腾一边又套上衣服要跟我一起去。

    我们敲响了老汉的房门,老汉很快就开门了,看他的状态应该还没睡觉,床上还摆着一本打开的相册,里面是他跟女儿还有儿子的合照,准是今晚的事让他想女儿了。

    我们说明了来意,老汉回忆了一下说:“我记得大勇老爹是在城里出的事,遗体都在县城火化了,带回来的只有骨灰盒,身后事倒是回村里办的,办后事期间的酒水饮料都是我提供的,所以我跟他们家来往也算密切了,期间打听了下是怎么出事的,大家都说是工地的渣土车给轧死的,死状恐怖,修补遗体都费劲,所以直接在那边就火化了,虽然没亲眼见着,但这种事应该不会乱传,死肯定是车祸死的。”

    我若有所思点点头,车祸也是横死的一种,按照老汉的说法这车祸应该很严重了,严大勇老爹估计是当场毙命,也许他有未了的心愿,这才逗留在家里阴魂不散。

    我正想着楼下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老汉皱起眉头嘀咕:“这大半夜的谁啊?”

    “金叔是我啊,我是大勇,那两个法师还在不在啊,我有急事找他们。”严大勇焦急的喊道。

    我和吴添对视一眼,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这说明他有了重大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