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骨灰盒-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2章 骨灰盒

    我们三人立即下楼把门给打开了,当门打开的刹那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只见严大勇居然抱着个骨灰盒站在门口。

    “大勇,你这是干什么?”老汉吃惊道。

    严大勇欲哭无泪道:“刚才听罗先生讲我老爹在家里阴魂不散,可能是家里有什么他的心爱之物,所以我回家去找了找,结果在我老娘的柜子角落找到了这玩意,她藏的很好,还拿衣服给盖着。”

    我总算明白严大勇老爹为什么在家里阴魂不散、还跟阴神普盖娇产生共鸣、导致严大勇老娘爹妈同体了,原来是家里一直藏着骨灰盒,这就难怪了,骨灰盒这东西跟棺材是一个道理,虽然遗体火化了,但骨灰同样是遗体。

    老汉不太乐意严大勇把骨灰盒抱进屋里,毕竟这东西很晦气,农村人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于是我把车开了过来,把严大勇请到了车里坐着。

    我问了严大勇他老爹的具体死亡原因,严大勇有点难以启齿,我说要解决问题必须说实话,严大勇这才跟我们道出了实情。

    原来严大勇老爹并不是死于车祸,而是死于一种疾病,这种疾病见不得光,在县城确诊后严大勇也没敢跟任何人说,一直在县城做保守治疗,由于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后期了,所以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严大勇怕被人说闲话,所以编造了谎言说他老爹是死于车祸,直接在县城火化了遗体带回来。

    “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疾病?”吴添好奇道。

    “艾、艾滋病。”严大勇吞吞吐吐道。

    “啊?”老汉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我和吴添也面面相觑,一个农村老头怎么得了这种疾病。

    老汉平静下来说:“大勇啊,你爹也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了,怎么会得上这种不要脸的病啊,这要是传出去,你们家非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不可。”

    严大勇苦着脸说:“金叔,谁说不是啊,要不我怎么编了车祸的谎话,我也是没办法啊。”

    吴添不屑道:“没想到你老爹还有这样的一面啊,真是临老入花丛。”

    我瞪了吴添一眼,他赶紧把话给收了,我很清楚患艾滋病的人不一定是乱搞男女关系导致的,有可能是别的原因,众所周知艾滋病有三个传播途径,母婴传播、性传播和血液传播,严老爹一把年纪了,应该不是母婴传播导致的,如果严老爹是个本分人,那性传播也不太可能,那就只剩下血液传播了。

    严大勇听吴添这么说马上解释道:“吴先生你别误会,我爹真的是个老实的庄稼汉本分人,他得上这种见不得光的病是因为当年去县城卖了几次血导致的啊,我爹临终前告诉我九几年的时候家里条件差,光靠他种地根本养不起家,有一次他去县城赶集,听人讲卖一次血就能拿不少补贴,于是就跑去卖血,还不止卖了一次,前前后后卖了得有六七次吧,那个时候卫生条件很差,交叉感染就得上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病,我爹后来才知道这种发热的病叫艾滋病,是一种见不得光的不治之症,临终前他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我们家被人说闲话,所以我才编造了车祸的谎言。”

    吴添尴尬不已,说:“我这人口无遮拦说话太冒失了,我为刚才的话道歉,对不起了大勇哥。”

    严大勇叹了口气说:“没关系了吴先生,你是文化人知道这病是怎么回事,可村里人就不会这么想啊,他们只知道得这种病的都是乱搞男女关系,第一反应就像你刚才一样,所以我也不敢说出去,老爹丧事的时候我是看着骨灰盒埋进山上的坟里的,怎么出现在家里真是让我意外。”

    我说:“这原因很简单了,晚上在法会的时候就听你说你老娘对你老爹的感情很深,她舍不得你老爹就这么走了,所以偷摸把骨灰盒又重新弄出来带回家供奉了,唉,糊涂啊。”

    严大勇说:“我也想到是这么回事了,这个就不要说了,罗先生、吴先生,我现在信你们说的话了,快帮我想想办法,我不想看到我老娘和老婆孩子也出事了啊。”

    老汉和吴添看向了我,想知道我有什么解决办法,我想了想说:“大勇哥你别急,我会想办法解决问题,既然你老爹不是死于车祸,而且他知道自己患上了这种病,死对他来说早有心理准备了,这说明他的怨念没那么重,阴魂不散逗留在家里主要原因是你老娘常年把骨灰盒收藏在家里,在加上这次那假天神法师给你老娘请了尊墓地里挖出来的阴神普盖娇,这可是专门吸收阴灵的邪门阴神,他的邪气导致你那怨念本不重的老爹能力大增,产生邪性了,你老娘又供奉阴神普盖娇,通了心,所以导致你爹的阴灵缠上你老娘了。”

    严大勇焦急道:“罗先生、罗大师,你就不要给我普及这些知识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啊。”

    老实说具体该怎么解决我还真不知道,但严大勇这么急我要赶紧想个办法才是,于是说:“大勇哥,有些事急是急不来的,你家里的事比较复杂,我要搞清楚每个环节才好动手解决,这样,骨灰盒你留在我这,眼下这么晚了你先回家去休息,顺便看着你老娘和家人,明天,明天我就给你一个确切的解决办法。”

    严大勇听我这么说只好答应了,留下骨灰盒就回去了。

    我知道这事不能等了,也不管时间了,虽然这个点给黄老邪打电话他会很烦躁,但也得给他打,阿赞峰曼谷的驻地毁了后现在搬到了阿赞鲁迪用过的驻地,从罗勇到芭提雅林场没多远,开车半小时内就能到,为了店里的生意相信黄老邪在烦躁也会去的。

    黄老邪都快习惯我这大半夜给他打电话了,虽然很恼火,但也没多抱怨什么,问我什么事,我说明了情况,黄老戏无奈的表示马上就去芭提雅,让我等他回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