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灭魔刀震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4章 灭魔刀震慑

    严大勇看到这一幕“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哽咽叫道:“老娘,你不要再闹了啊,再闹儿子我就要崩溃了啊。”

    严大娘还真停住了,慢慢放下了手,不过她并不是因为儿子的哀求而罢休,而是注意到了吴添手中的骨灰盒!

    严大娘仿佛屏蔽了一切,只盯着骨灰盒了,突然她目露凶光,咬牙切齿道:“拿过来。”

    吴添抖了下,咽着唾沫凑过来小声问:“老罗,她的样子好吓人,给还是不给啊?”

    我想了想就示意吴添把骨灰盒递过来,吴添将骨灰盒递到了我手上,严大娘的目光也跟着过来了,我示意吴添带路,先把严大娘引到她的屋里在说。

    在吴添的带领下我抱着骨灰盒退进了屋,严大勇挣脱开儿媳的束缚,晃晃悠悠的跟了进来,等她进屋后我跟吴添交流了下眼神,一个侧身,两人快速跑了出去,我边跑边喊:“老吴快关门!”

    吴添赶紧把门关上,用身体抵住,与此同时严大娘已经转身扑到了门上,还好吴添关的挺及时,不过严大娘力气大的惊人,把这扇木板门捶的咣咣直响,弄的门边的粉尘不断脱落,门就像要倒似的。

    “老罗,现在怎么办,这大娘力气好大,我可挡不住啊。”吴添颤声道。

    我迟疑了下从包里取出灭魔刀,也不管有用没用,狠狠一下扎进了木板门,当然我算准了高度不会扎到严大娘,这一扎还真有效果,严大娘几乎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像是退了开来。

    严大勇回过神,有些诧异的凑到门缝朝里看,紧张道:“啊,这是怎么了罗先生,我老娘怎么好像很害怕一样,都躲到床底下去了,还在发抖啊。”

    我得意道:“那是当然,这把灭魔刀是经过泰国传奇的龙婆高僧加持过的,就是我们说的开光了,能对污秽之物产生极大的震慑作用,有灭魔刀镇着这扇门应该说你老爹不敢出这扇门了。”

    严大勇吁了口气,他老婆见状抹了泪过来说:“大勇,你不是说去找天神法师成愿了吗,干脆把老爹正式请回来得了,这样老娘就不会这么闹腾了,这两位哪位是天神法师,让他快做法吧,老娘要是一直这么下去我非被她折磨死不可啊,呜呜呜。”

    说着严大勇老婆就又哭起来了。

    严大勇不耐烦道:“哎呀你哭什么,还嫌我不够烦啊,现在我知道那天神法师是假的了,老娘信的菩萨不过是泰国的坟地里的守墓阴神,没什么卵用,我这不是请了专业的法师来解决问题了嘛,你别哭哭啼啼了,给老子滚回屋里照顾儿子,别把他也给老子弄醒了。”

    我皱了下眉头,严大勇这大男子主义也够粗鲁的,不过倒是挺管用,他老婆当即就收了声回了另外一间屋子。

    严大勇见他老娘没动静了,拉着我坐在了厅里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说要等到晚上的十二点才能办事,还要到他老爹的坟地去才行,白天他可以做些准备工作。

    严大勇急道:“为什么要等到这么晚啊,白天不能做法事吗?”

    我皱眉说:“你这人的脾气可真急躁,别问这么多了,干我们这行的很讲究这些,跟你说了也不理解,你还是赶紧去准备东西吧。”

    严大勇这才安静了下来,问我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我说准备的东西倒不多,就只有一样,那就是一头大公鸡,最好是打鸣准时的,因为这样的公鸡更为管用,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不过阿赞峰吩咐了照办就是了。

    严大勇想了想说:“对了,黄毛严白顺的婶婶家养了一只,就住在山腰那,每天打鸣非常准时,是村里带头打鸣的公鸡,不过人家可能不会给我啊,养了好久的。”

    吴添不屑的问:“是这只鸡重要还是你老娘重要?”

    严大勇不吭声了,吴添说:“既然你们是亲戚就更好说话了,我不信你多花点钱人家不卖给你,还磨蹭什么,赶紧去弄来啊。”

    严大勇为难道:“关键是我跟这泼妇吵过架啊,这泼妇可厉害了,就因为路过她家门口的菜园子,无意中吐了一口浓痰到菜上,被她巧合看了个满眼,硬说我会把病毒弄到菜上吃了会得病,哪管是不是亲戚,就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都小半年没说话了。”

    吴添冷笑说:“我看你训你老婆倒是很行啊,怎么对付一个宗族弟媳就不行了,村里应该都是男人说了算吧,你不会找你表弟买鸡啊,不会动脑子。”

    严大勇迟疑了下,一咬牙把心一横站了起来,说:“豁出去了,不就是个面子吗,我这就去,你们等着!”

    吴添笑道:“这不就对了,我就不信钱解决不了这种小事,快去快回,我们等你。”

    严大勇带着一股怒气出去了,吴添坐了下来在那数落严大勇这个农村汉子的臭毛病,我示意他别絮叨了,趁等待期间赶紧给刘胖子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自从我昨晚告诉这小子找到害他娘的凶手后就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还真怕他会乱来。

    吴添给刘胖子打去了电话,开了免提,在响了半天铃后刘胖子总算是接了,但听背景音很嘈杂,人声鼎沸,好像在街上聚集了很多人一样。

    “胖子,你在搞莫斯?怎么勒多人的声音。”吴添用夹生的武汉话问刘胖子。

    刘胖子说:“我连夜召集了大帮兄弟伙计,这会正在户部巷吃早点,吃完后三两金杯载着二十几号人就杀到孝感大悟去了。”

    吴添吃了一惊,看向我示意我说话。

    我皱起眉头说:“刘胖子,你这搞什么名堂,不是提醒过你别过来了吗?留在武汉照应就好啊,你这也太乱来了,带这么多人来万一引起警察的注意,发生点意外怎么办?”

    刘胖子气愤道:“操,对方可是害死我老娘的凶手,我能不急嘛,老子管不了这么多了,弄死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