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坟地做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5章 坟地做法

    我说:“胖子,你要知道这是个法制社会。”

    刘胖子打断道:“罗老板你不要再说了,我找这个混蛋很久了,好不容易有消息了,可不能让他跑了啊,你和吴老板两个人在那边,又要做生意根本就没时间帮我盯着,我理解你们的难处,所以打算带着兄弟们一起下乡去,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这边的黑白两道我都打好招呼了,只要查到那武汉大老板的消息马上就进行控制,白道光明正大的控制,黑道暗中协助,双管齐下,我就亲自到大悟去盯着那混蛋,我要亲眼看到害我老娘的真凶落网,为她老人家报仇,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罗老板,我很谢谢你帮我找到了害我老娘的凶手,你好好做你自己的生意,其他的就别管太多了,我不想把你们牵连进来,就这么说了别废话!”

    我还想说什么刘胖子却挂了电话,我没辙的叹了口气,早知道他这么冲动昨晚就不先告诉他了。

    没多久严大勇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一个鸡笼,里面装着一头大公鸡,这只公鸡个头很大,身上的鸡毛鲜艳亮丽,大红鸡冠高高立着,看着相当有气势,确实是只很霸气的公鸡,完全符合要求。

    严大勇说他拉下面子去求宗族表弟卖给他,本来以为他表弟和他那泼妇弟妹不乐意,不过他出了五百块钱,他那泼妇弟妹立即喜笑颜开,不计前嫌热情的给他泡茶,还说以前都是她不对如何如何的。

    吴添笑说:“大勇哥,这就是人性,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你说是不?”

    严大勇连连称是,问:“对了,大公鸡有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示意等着就行了,就这样我和吴添就在严家等着了,顺便看着严大娘,严大娘被灭魔刀镇着在里屋很安静,期间严大勇媳妇送了两次饭,她也乖乖吃了,我们在严大勇家一直等到了午夜十一点半,我才起身把灭魔刀从门上拔了下来。

    我刚把灭魔刀拔下,严大娘就扑到了门边捶门,我把严大勇和吴添招呼过来吩咐了几句,两人听完吩咐后一左一右站到了门边,我把门给打开,严大娘立即冲了出来,严大勇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吴添拎着绳索快速把他给绑了控制住,用不把她嘴给塞住,然后一把扛在了肩头上。

    我进屋把阴神普盖娇的造像给端了出来,这东西果然阴邪的厉害,抱在手上就像抱着冰块似的凉手。

    我示意可以出发了,严大勇立即拎上鸡笼,扛上锄头在前面带路,吴添则扛着严大娘紧随其后,我则抱着阴神普盖娇造像和骨灰盒殿后。

    月黑风高,山风凛冽,我们走了十几分钟的崎岖山路,总算到达了后山严老爹的坟地,吴添放下严大娘瘫坐在地不住的抱怨累坏了。

    严大勇颤声问:“罗老板,真要挖开我老爹的坟吗?”

    我说:“骨灰都没在里面,就是个空坟,你怕什么?”

    严大勇想想也是就没废话了,开始刨坟坑,很快坟坑就刨开了,虽然是个空坟,但还有陪葬品在里面,不过都是不值钱的玩意,有一些衣物和一套碗盆,以及严老爹生前钟爱之物,像什么手持小收音机、二胡等等陪葬品。

    坟坑刨好后我将骨灰盒摆在坟坑里,又将阴神普盖娇放在骨灰盒上,然后示意严大勇把公鸡放出来。

    严大勇打开鸡笼,这种大公鸡扑腾着翅膀,一下就飞了出来,直接跳到了墓碑上高高的站着,扬起高傲的鸡头,感觉就要打鸣了。

    我取出灭魔刀跟吴添示意了下,吴添只好撸起袖子迂回过去逮公鸡,这公鸡动作很迅速,就好像知道吴添要逮他似的,不断扑腾翅膀躲闪,吴添费了半天劲,弄了一身毛才把公鸡给抓住了。

    我接过公鸡,用灭魔刀划破公鸡喉管,将鸡血淋到阴神普盖娇造像和骨灰盒上,然后低声念起阿赞峰教给我的心咒,这是我第一次亲自以泰国的经咒做法,难免有些紧张,好在这心咒不是很长,只是需要反复多念几遍。

    随着公鸡热血不断淋在阴神普盖娇造像和骨灰盒上,在加上心咒的作用,我看到了吃惊的一幕,只见阴神普盖娇造像冒气了一团黑烟,黑烟里竟然凝出了大量狰狞的骷髅头,飘向天际,可见这阴神普盖娇吸收了不少墓地阴灵。

    我不断的念诵心咒,阴神普盖娇造像上的黑烟渐渐减少,不过骨灰盒这时候开始冒烟气的,这烟是灰白色的,在烟气里逐渐凝出了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头样貌,是严老爹无疑了!

    “老罗,你念半天了起效了吗?”吴添好奇的问。

    吴添这么问我就明白只有我看到这一幕了,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点点头,然后冲严大勇喊道:“大勇哥,快把你老娘带过来!”

    严大勇把他老娘给抱了过来,我用手粘了鸡血,在心里过了一遍阿赞峰教的泰文符咒,迅速在严大娘的脑门画下符咒,只见符咒刚画下就像起了反应,符咒字样好像被烧红了似的,蒸腾起了烟雾,带出了严老爹狰狞的面孔,这烟雾很快跟骨灰盒上冒气的灰白烟气汇聚!

    等符咒不再蒸腾烟雾后,骨灰盒上的灰白烟气里严老爹的枯槁容貌更加的清晰了。

    我看差不多了就示意严大勇把他老娘抱开,可以把符咒擦拭掉了。

    严大勇抱走他老娘后我取出打火机,端下阴神普盖娇造像,跟大公鸡放在一起,然后点火引燃给烧了,在让吴添和严大勇把骨灰盒埋好,这场法事就算做完了。

    在阴神普盖娇造像被烧成炭的时候,坟也重新填好了,这一场法事折腾下来还真累人,身体也有点虚弱了,看来光念经都是消耗身体的,难怪每次那些阿赞师傅做法后总要休息来恢复元气。

    严大勇老娘还没有苏醒过来,这让严大勇很担心,问我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