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深入虎穴-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27章 深入虎穴

    我吃惊道:“怎么,你们还跟警察干上了?!”

    刘胖子无奈道:“罗老板,我在浑也不可能这么做啊,交警呼叫了支援,呼啦啦招来了一队防爆警察,那阵势都把我们当成*了,我们哪还敢动啊,结果全被扣了拉到局子里,蹲了一天一夜班房,幸好有个兄弟是孝感伙计,找了当地的朋友疏通关系,我们被教育了一番才放出来了,大家伙被这么一弄心气都没了,我只好发了遣散费,让他们自行回武汉了,我自己就留下来跟你们汇合了。”

    我松了口气说:“早叫你别冲动了,带着这么多人招摇过市不抓你抓谁,你这是活该。”

    刘胖子说:“罗老板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心里还憋着一肚子火呢,在哪里我去找你们,带我去找那个害死我老娘的混蛋!”

    我想了想说:“我和老吴在的这个村子路不好走,还是我们去找你汇合吧,你给我发个定位。”

    刘胖子把定位发过来后我们便去县城找他汇合了。

    我们在一家兰州拉面馆里碰头了,刘胖子被关了一夜,神情憔悴,整个人灰头土脸相当狼狈。

    因为赶过来汇合我们也没吃中饭,于是点了牛肉面坐下边吃边聊。

    要找阿赞泰其实并不难,只要他没离开。

    阿赞泰毕竟是个外国人,在孝感大悟这种小县城人生地不熟,八成不会到处乱跑,而他来大悟是武汉那个大老板和鲍老板安排的,不出意外鲍老板肯定把他安排在蓝天大浴场住着,所以我们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蓝天大浴场!

    刘胖子听我这么分析立即放下筷子,站起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子坐了一夜班房身上都馊了,走,泡澡去!”

    吴添也来了精神,附和道:“太好了,这两天我也没洗过澡。”

    我觉得就这么贸贸然去不妥,本想让刘胖子先缓缓从长计议,不过他已经做出了要去的架势,吴添又兴致勃勃,无奈我说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了下去,反正我们去泡澡消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我们一起去了蓝天大浴场。

    下午的蓝天大浴场冷冷清清,偌大的浴场里空空荡荡,连个顾客都没有,就连服务员也只有两个。

    浴场被划分为了三个大区,a区是泡澡的两个大池,分别是冷池和热池;b区则是一排排的隔间淋浴区;c区则是一个很大的玻璃房,玻璃幕墙上全是朦胧的水气,是个密闭的汗蒸房。

    我们仨换下衣服去热池泡着,可能是这两天没睡好疲劳的不行,被热水这么一泡舒服的人都快上天了,老实说要不是还有事情在身,在浴场里泡个热水澡蒸个桑拿绝对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想到这里我索性抛开了杂念,先不管其他的了,就先好好享受享受。

    我闭上了眼睛,靠在池边,将一块毛巾盖在了脸上,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刘胖子和吴添一左一右在我边上,刘胖子有些焦急,小声说:“喂罗老板,你不是真当来泡澡吧?”

    热水泡的我昏昏欲睡,慵懒道:“不然呢?”

    刘胖子一把扯下我脸上的毛巾说:“我靠,快想办法查查阿赞泰藏在浴场的哪里啊,免得他跑了啊。”

    我睁开眼睛,夺过毛巾擦了把脸,说:“你急什么,反正都来了就好好泡个澡,有精神了才好办事啊。”

    吴添靠在那懒洋洋的说:“老罗说的没错,人都没精神了还怎么办事,先享受享受吧。”

    刘胖子很不高兴,龇牙咧嘴瞪着我和吴添,急道:“吴老板、罗老板,我可是拿你们当兄弟啊,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我这都急的火烧眉毛了,阿赞泰可害死了我老娘,你们却。”

    我示意刘胖子小声点,别让服务员听到了,浴场里没什么人,说话声音传的很远,刘胖子只好压低声音说:“你们这是把我当点混了?”(武汉方言,拿我消磨时间的意思)

    刘胖子是真生气了,我只好沉声说:“胖子,如果我拿你当点混就不会通知你这消息了,正是因为拿你当兄弟,才留在这里冒着危险陪你进来探查敌情,你这没良心的我知道这事跟伯母的死有很大关系,你很急我理解,但急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对这浴场一无所知,贸贸然做出举动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你再怎么牛逼那也只是在武汉牛逼,别忘了这里是孝感大悟,不是武汉,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你不懂吗?”

    吴添插话说:“胖子,你刚蹲了一夜班房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教训,这次我觉得老罗说的对,咱们不要急,阿赞泰还有几场法会,没这么快离开的,先摸清楚底这个鲍老板的底再说吧。”

    刘胖子听我们这么说这才平静了些,靠在那不做声了。

    刘胖子安静下来后我正想闭上眼睛继续休息,就在这时浴场更衣室那边传来了动静,斜眼一瞟,居然看到鲍老板、阿赞泰、还有黄毛严白顺三人光着膀子裹着浴袍朝浴场走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自己就出现了!

    “中间那个黑瘦的矮个子就是阿赞泰了。”我压低声音提醒刘胖子。

    刘胖子早盯着阿赞泰双眼都快冒出火来了,双手在水里已经握成了拳头,那阵势就像要吃人似的。

    我在水中拍拍刘胖子的大肥腿,示意他放松。

    刘胖子咬牙问:“罗老板,他撞上来我们怎么办?”

    我沉声说:“四个字,保持冷静。”

    刘胖子喘着气渐渐松开了手,靠在了池边不再吭声了,我和吴添也慢慢潜入水中靠在池边,默默关注着了,我身上的阴神纹身泰国标记太明显,所以我潜的只露了个头出来,免得被阿赞泰看出了问题来。

    黄毛严白顺环视了下浴场,看到了我们,生气的招呼了服务员过去,吼道:“怎么回事,不是让这个点清场了嘛,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快给我赶走,鲍老板和天神法师要泡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