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见明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3章 见明星

    我在深圳多年,港澳通行证一直都有,香港离深圳又近,就像是后花园,所以当天下午我和毛贵利就去了香港。

    安妮派了一辆奔驰等在出关口,听来接我们的司机说安妮还在将军澳的邵氏影城拍戏,我们不得不到那里去见她。

    到了后司机把我们带到了一辆保姆车旁,我多少有点紧张激动,毕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明星。

    司机敲了敲车窗,车门打开了,毛贵利带我钻了进去。

    安妮靠在椅背上敷面膜,她的助理拿着剧本在念台词,让她熟悉下一场戏。

    毛贵利客气的喊了声安妮姐,助理见状自觉下了车,当安妮把面膜撕下来时我愣了下,原来是她。

    安妮几乎在每部tvb剧集里都会出现,脸熟但又叫不上名字,绝大多数角色都是主角身边的陪衬,要么是闺蜜要么是丫鬟,倒是演过两部女二号,但让人印象不深,电视上化了妆的安妮也一般,真实的安妮就更普通了,放在人堆里也认不出是明星,难怪火不了了,见明星的激动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安妮瞟了我一眼,眉头紧锁,好像对我很不满,果然她很快就用粤语问毛贵利,说我怎么这么年轻,看着也不像泰国人。

    毛贵利赶紧解释说泰国法师有没有经验不看年纪,而是看身上的纹刺多不多,还说我是泰国华侨,从小就跟槟城鬼王学降头能力不低,把我吹上了天。

    安妮似乎有了点兴趣,认真打量起我身上的纹身,还问是不是无线台司徒法正做过的诡异档案节目,探访过的那个槟城鬼王,毛贵利立即点头说是。

    安妮若有所思点点头,说不管是不是真的槟城鬼王徒弟,总之帮她解决问题就行,她提出了第一个要求,报复当年踩她上位的女星,当她把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这不是近两年在内地很火的香港女星莫妮卡吗?

    莫妮卡这两年在内地混的风生水起,片约不断,电视剧、电影全面开花,还跟国内上市公司老总儿子王聪聪传出绯闻,几乎每天上娱乐新闻,莫妮卡还经常做慈善,捐款给贫困山区儿童,算是一个正能量的明星了,我有点犹豫了,对这样一个明星下手是不是有点缺德了?

    安妮开始痛斥莫妮卡的不是,说什么当年一部台庆剧本来选定她当女主角了,莫妮卡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公司临时变卦让她演了女主角,而安妮只能屈居于她之下,演了一个心肠歹毒的豪门女,剧集不到一半就死了,最终莫妮卡凭这部剧成了无线视后,还得到了内地投资商的青睐。

    我心里有了一把尺,这个安妮明显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羡慕嫉妒恨了,也许公司有自己的考虑才把莫妮卡推上了位,莫妮卡根本就没耍什么手段,可安妮偏激的认为是莫妮卡踩着她才上了位,我心说歹毒豪门女这角色倒是跟她很契合,真是本色演出了。

    我问安妮想怎么报复莫妮卡,安妮扬着邪笑说不要莫妮卡死,要让她受尽折磨拍不成戏,我还没回答毛贵利就抢着答应了,安妮说只要她看到了效果就请小鬼供养,这钱少不了我们的,不过她提出了要求,要现场看我做法。

    助理敲门催促安妮去片场,安妮从包里取出了一张vip黑卡给我们,说是半岛酒店的套房,我暂时可以住在那里,说完她就丢下我们赶去拍戏了。

    看着安妮远去的背影我苦笑了下,影视圈的争名逐利居然到了要害人的地步,真是让我开眼了,毛贵利猜到我在想什么了说:“老弟,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咱们普通人没办法理解,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咱们只是图财,管她们争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干什么,爱谁谁。”

    说着他就给我递来了一个文件袋,我问里面是什么,毛贵利笑说他早就准备好了,知道下降头需要毛发、血液等物品,莫妮卡最近在横店拍古装,他花钱买通了化妆师拿到了莫妮卡的头发和血液。

    我冷笑了声,直言道:“毛老板为了这笔买卖真是煞费苦心啊,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

    毛贵利也不气恼,赔笑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赚钱有什么错嘛,都到这一步了,老弟你可不能害我啊,你看这生意。”

    我想了想就接过了文件袋,说:“你去安排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我还要做些前期工作,弄好了我在通知你约安妮来,这段时期你也不要打扰我,三天内实施。”

    毛贵利点头答应,激动不已说立刻着手安排地方。

    把我送到半岛酒店住下后毛贵利就去安排了。

    我之所以这么快做了决定,不是因为已经到了这一步,而是我想到了黄伟民说过的话,如果一个人有福报,哪怕阴灵找上门也未必能怎么样,这两年许多明星利用慈善作为噱头揽人气,开空头支票、欠捐等事时有发生,前段时间国内就爆出了某杨姓女星欠捐的事,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莫妮卡为人怎么样我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捐钱做慈善我也不清楚,如果她真有福报,即便对她下降头她也能机缘巧合的化解、躲过灾祸,如果她是在假慈善,降头对她造成严重后果我也不会内疚了。

    我给黄伟民打电话问阿赞峰的情况,黄伟民笑说阿赞峰很给面子,一说就答应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启程,这边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他说今天就能过来,顺利的话晚上就能到香港,让我给安排住处。

    我迟疑了下,问他这活能不能让阿赞峰直接出面算了,反正效果都一样,我没必要狐假虎威,反而增加操作难度。

    黄伟民骂我脑残,说毛贵利人脉广、路子野,这活做好了以后会有不少明星和富商生意,如果让阿赞峰出面的话,以毛贵利的性格肯定会想办法撇开我搭上阿赞峰,那我们的财路就断了,所以阿赞峰不能出面,我想想也是只好同意了。

    晚上的时候我到机场接到了阿赞峰和黄伟民,阿赞峰还是那副邋遢打扮,让许多人侧目,黄伟民很无奈,说阿赞峰穿不惯他买的衣服,他只能由着他了。

    我在机场附近给他们安排了房间,住下后我说了安妮的要求,阿赞峰想了会做了个往下戳的手势,黄伟民说阿赞峰的意思是针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