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怪梦-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37章 怪梦

    女人显得很有素质,主动站起,微微颔首打招呼了,跟着打开坤包,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我,说:“我遇上了一些事,今天特地抽时间过来找罗大师帮忙的。”

    我毕恭毕敬的接过看了看,这女人叫陈露,是汉口一家知名的家装公司总经理。

    我心说这女人不简单,才三十来岁就当上了总经理,这女人说她是特地来找我帮忙的,可我并不认识她,这让我很纳闷。

    陈露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听我的员工提过你的,他说你有本事能解决问题,上次他大姐家里的孩子老是夜哭,听说是你给治好的。”

    我恍然大悟道:“是那个娘炮哦,是赵根伟介绍的啊,那他怎么也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

    陈露很有涵养的扬了下嘴角说:“没关系,他确实是个gay,这在公司都不是什么秘密,不过最近他辞职了,公司里有人拿这事取笑他,他很生气跟人家理论,最后做出了辞职的决定,我对人没有歧视,我只关注业务能力,至于取向怎么样是人家的私事,可惜了一个人才,听说他去北京发展了,其实我来找你不是他介绍的,他不知道,是我曾无意中听到他跟同事闲聊,说起了武汉有个卖佛牌的大师,驱邪很有本事,这才打听到这里来的。”

    我客套的表达了对赵根伟的惋惜,然后坐下询问陈露需要什么帮助。

    陈露叹了口气摘下了墨镜,她这一摘墨镜我就发现她的眼圈非常黑,眼袋深的都快垂下来了,就像熊猫眼似的,看上去相当憔悴,陈露无奈的说自己好多天都没睡好觉了,跟着她向我说了怎么回事。

    陈露是湖北阳新人,是个从农村奋斗出来的小金领,她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经过十来年的奋斗,从一个小职员慢慢成为了总经理,手下管理着五六十号的人,总公司的董事们对她很信任,给她提供住房和车,还不定期安排他到上海总部进修。

    不过再怎么好的条件也不如自己拥有,陈露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能在武汉的中心城区拥有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本来以她的年薪存上几年就能够在武汉的中心地段买房了,不过她有个不争气的病态赌徒哥哥,常年拖累她,导致她一直买不了房,父母又重男轻女,对他哥哥宠爱有加,不管她哥哥发生了什么事,父母都会找陈露帮忙解决,他哥哥欠了高利贷还不起,高利贷也找她,侄子没钱上学了也给她打电话,时间一长就成了依赖,弄的陈露很累。

    我插话说:“陈小姐,你就是现实版的樊胜美啊。”

    陈露苦笑说:“谁说不是,不过自从我当了总经理后,年薪加了不少,所以我还是买了房子,问题就出在这房子上。”

    朱美娟好奇道:“怎么回事?”

    陈露说她平时她工作很忙,虽然自己公司就是搞家装的,但她嫌麻烦干脆直接捡现成的,在加上二手房也能便宜不少,从小勤俭节约的她直接买了一套精装修的二手房。

    这套房子的风格跟她想的差不多,只要稍加改动,换掉里面的家具就能直接入住了,所以她觉得性价比不错。

    自从陈露买了这套房子后就没怎么睡好过,起初她觉得只是换了环境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可时间长了她就意识到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她老是能梦到有个男人跟她共同生活在这套房子里,但无论怎样都看不到这男人的脸,不过这男人长得很高大,身材十分健硕,相当阳刚,很有男人味,是陈露喜欢的类型。

    一开始陈露对这个梦没有多想,因为她常年扑在工作上,疏忽了感情生活,自她大学毕业后就没谈过恋爱,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缺少了爱情的滋润,所以老是梦到跟自己喜欢类型的男人一起生活。

    但随着她老是做相同的梦,梦到同一个男人,又一直看不到男人的脸,这让她觉得不对劲了,不过她没办法抗拒这个梦。

    最近这段时间这个梦更是升级了,她梦到这个男人进了她的卧室,跟她在床上缠绵,每次缠绵完这个梦就会醒,最匪夷所思的是事后的感觉相当真实,就像真的跟这男人发生了关系一样,陈露三十来岁正值盛年,这种梦让她很享受,但同时她又觉得很害怕,因为这种感觉太真实了,甚至都弄的她有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了。

    我皱起了眉头,这还确实挺匪夷所思的。

    陈露说她试着晚上不睡觉,于是她喝了大量的咖啡和浓茶,但那个男人却没有出现,不过她不可能一直不睡觉,况且陈露白天还有繁重的工作,她坚持了两个夜晚就扛不住了,可当她睡觉的时候那个男人又在她梦境里出现了,弄的精神都衰弱了,白天工作老是出错,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为此她甚至去看了医生。

    医生检查过她的身体状态后,说她是虚耗过度,暗示她不要纵欲过度以免伤身,弄的陈露相当尴尬,后来他想到了赵根伟提到的大师,经过打听这才找到了店里来。

    朱美娟不停的在朝一个方向瞪眼,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芭珠又在那偷听,陈露身上发生的怪事,还确实有点少儿不宜,难怪她要等我来才说了。

    “罗大师,你觉得这事是个什么情况?”陈露有些忐忑的询问我。

    老实说从陈露的表情我看得出来,其实她已经有那方面的疑心了,这事也确实有那种事的可能,于是也不瞒着她直说了自己的看法,我说:“说真的,要是站在我的角度去理解这件事,我觉得你可能不是在做梦。”

    陈露有些紧张了,颤声问:“那、那是什么?”

    我沉声说:“而是你家有阴灵存在,这阴灵可能看上你了,时不时上你的身,跟你产生他心通感应,通过你的梦境反映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