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人爱上鬼-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39章 人爱上鬼

    朱美娟说陈露因为常年不谈恋爱,在加上生理上的需要,她可能对这个阴灵产生了一种另类的感情,这阴灵在梦中满足了她对男人的所有幻想,还真有“梦中情人”的意思了。

    虽然陈露有点害怕,但有时候害怕又是一种很刺激的感觉,她有点舍不得这个阴灵了,说的通俗点就是这个阴灵满足了她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需要,她爱上这个阴灵了!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要是站在男人的角度直白点说就是陈露被这阴灵搞爽了,迷上它了,我靠,人爱上鬼,这都什么事,想想就毛骨悚然啊。

    我说:“这也太奇葩了吧,陈露明知道是个阴灵还会去爱它吗?”

    朱美娟揪了下我的耳朵说:“女人是很感性的动物,尤其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女人智商是很低的,陈露一心扑在工作上,又高居总经理的位置,一般的男人都不敢追求她,她或许也看不上比自己能力低的男人,所以就导致了她这么久不谈恋爱,不过我看得出来陈露其实很渴望爱情,这么巧遇到了这档子事,梦中的鬼情人满足了她的需要,白天还不耽误她的工作,让她沉浸在里头无法自拔了。”

    芭珠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接话说:“但她多少还有点理智,知道对方是个不存在的人,也猜到了可能是阴灵,心里还是有点害怕,所以今天就主动来咨询了,她真正的目的不是想让我们给她驱邪,而是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其实不管大叔开多低的价格,她还是不会同意的。”

    朱美娟白着芭珠说:“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叫你别偷听你还听,这是小孩该知道的事吗?”

    芭珠噘嘴说:“娟姐我不小了啊,都快十六了,有些事我也懂的,不就是男人女人一张床上睡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我们苗寨十五六岁都找婆家哩。”

    我哈哈大笑,芭珠还真是人小鬼大,懂的真不少。

    芭珠走开后我叹气道:“看来黄老邪说的没错,这事还真有点麻烦了,陈露要是一直沉浸在这种梦境里,迟早没命。”

    朱美娟无奈道:“不过人家既然不愿意驱邪,我们也不能强迫人家啊。”

    我有些没辙,虽然明知道陈露这么下去没什么好结果,但我总不能强行拉着人家驱邪,多管闲事也要有个限度,我也只能在心里祈祷陈露能平安无事了。

    晚上的时候黄伟民给我发了段视频过来,视频拍的是阿赞峰,阿赞峰在视频里告诉我怎么解决问题了,不过陈露都不驱邪了,也就没意义了,不过我还是把视频保存了起来,以免下次遇到类似的事也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这事过去了一个星期左右,我都快把这事忘了,谁知道一个星期后的深夜陈露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存的我号码。

    陈露说话的声音很虚弱,听上去很不好,她在电话里说自己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一直高烧不退,请了病假躺在家里休息,今天晚上实在扛不住了只好找我了。

    老实说我有点不高兴,心说你只是找我咨询,又不找我驱邪,连客户都不算,我根本没法售后服务,我他妈又不是24小时热线电话又不是退烧药,这大半夜的找我干什么?再说了生病扛不住了打亲戚朋友同事电话啊,让他们去照顾,实在不行打120也行啊,给我打电话算什么事。

    陈露见我不吭声,内疚道:“罗老板对不起,我知道这大晚上的找你有点冒失,只是我我实在想不到该找谁了,自从我当上了总经理后,身份转变成了上司,以前跟我要好的朋友都跟我疏远了,不愿跟我来往,怕得罪我影响职业前途,我是个外地人,平时又喜欢独来独往,在武汉没几个要好的朋友,在加上这次生病高烧不退,我怀疑跟、跟家里那东西有关系,所以我只能找你了。”

    我仍是不做声,不过已经动了恻隐之心,这个女强人陈露事实上怪可怜的。

    陈露都快哭了,哽咽道:“罗老板,上次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也不怕丢人了,实话告诉你其实、其实当时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别误会我不是舍不得钱,而是舍不得它给我带来的那种感觉,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嗯。”我应了一声。

    陈露接着说:“这两天我高烧不退我才开始有点醒悟了,我太糊涂了,人怎么能跟那个世界的这么一直下去,毕竟阴阳相隔,所以我下定决心了,希望你能来救救我,我已经下不了床了,发烧的时候它都不放过我,要跟我做,我很痛苦。”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人真是贱,明知道有些事不可能却还要去做,非要到扛不住了才幡然悔悟,不过仔细想想这事也不能全怪陈露,人毕竟是有七情六欲的动物,就连圣人都无法抗拒**,更何况还是个世俗的普通人。

    这事到了这种地步陈露才正式找我解决,无疑增加了解决的难度,不过生意既然来了就接着吧,而且我对陈露这件事也带有一点好奇心,以前可从来没处理过这么奇葩的邪门事。

    我问了陈露住在哪里后就匆匆套上衣服,打算出门过去。

    这大半夜的去一个女人家里,孤男寡女的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叫醒了朱美娟,把陈露给我打电话的事说了,朱美娟知道我是为了生意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是关心我多穿件衣服,眼下已经入秋,深夜的外头还有些寒意。

    我告辞朱美娟正打算走的时候,朱美娟又不放心的把我叫住了,她说这大晚上的要去陈露家里,她家又有阴灵我一个人她不放心,于是她把吴添叫醒了,让吴添陪着我去。

    吴添睡的正香被叫醒很不满,不过当他听说陈露的独特经历后,立马产生了浓厚兴趣,不用人催就快速穿戴整齐,还催促我赶紧出发去见陈露。

    我无奈的苦笑,人总喜欢窥探他人的**,尤其是对两性问题的**兴趣更浓厚。

    我们拦了出租车,朝着陈露的家里赶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