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准备施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1章 准备施法

    陈露没多久就彻底陷入了昏迷,体温也降到了正常范围,我这才停止了诵经,不知道为什么念完经后我有点不舒服,手脚发软,心里发慌,就像饿过头的感觉。

    吴添扶我靠到沙发上,问:“你怎么了?”

    我摆摆手说:“可能是经咒对我体内的孕妇灵也有作用,有点反噬,休息下应该就会没事了。”

    吴添不再说什么了,陪着我坐在那等着,我休息了大概半小时左右就恢复了正常,于是将手机里的视频继续看完。

    阿赞峰说像这类“好色”的阴灵大多是为情而死,而且多半是自杀,这类阴灵缠人的目的是为了宣泄生前的情感,他们会把情感寄托在看准的人身上,直到这人被缠死为止,想要化解他们为情所困的怨气,就要了解他们生前的感情,然后完成他们的诉求,在通过经咒进行超度就可以了。

    我挠挠头,要去了解这阴灵生前的感情,这还真是让我为难。

    我继续往下看,阿赞峰说这类阴灵的目标很明确,说白了就是痴情,他们会一直缠着盯上的人,直到这个人被缠死才会去找下一个目标,所以想把它引出来必须要靠事主了,等它上了事主的身就要马上动手施法,将其困在事主的躯体内,然后以经咒进行沟通,获悉它的诉求,继而去完成它的诉求进行超度。

    阿赞峰说我体内有孕妇灵,体质特殊,应该能看到那阴灵上身,这是我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么一来我能很好的抓住时机,但这个过程一定要快,稍微慢一点这阴灵就会快速离体躲起来,在想控制它就难了,而且跟它交流沟通的过程中还不能激怒它,因为把它激怒了很容易造成事主躯体受到不可逆的伤害,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事主可能会死掉,驱邪就没有意义了。

    吴添看到这里也皱了眉头,说:“这还真是有难度啊,既然它就在这屋子里,不能直接在屋子里施法吗?”

    我瑶瑶头说:“阿赞峰没提到这种情况,就是说这种法子行不通的,而且刚才进门的时候我还看到它迅速的从陈露身上剥离开来,躲起来了,这阴灵的胆子还挺小,很怕人。”

    吴添听我这么说抚着双臂,紧张的环顾了下屋子,说:“啊,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我苦笑说:“只有我看到了,也没机会说啊。”

    吴添咽了口唾沫嘀咕道:“搞笑,阴灵怎么还怕人了?”

    我说:“你没听过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的俗话吗,不是所有的阴灵都那么凶的,况且为情自杀的男人,大多性格懦弱,变成鬼也不例外。”

    吴添说:“也是,我吴添最看不起那种为了女人要死要活的男人了,居然还自杀,呵呵。”

    我摆手说:“也别这么说,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动物,有些男人天生就比较长情,感情这东西对男女是平等的,不是只有女人才会为情所困。”

    吴添不愿在谈这个话题了,催促道:“既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就动手吧,趁陈露这会昏迷,刚好可以把那阴灵给引出来。”

    我点点头表示了同意,不过我要先把引阴灵出来的经咒给背熟了,我赶紧把视频拖到经咒的那部分,花了十几分钟把经咒在心里给背熟了,感觉差不多了就让吴添抱陈露去床上躺着。

    吴添将陈露抱到了床上躺着,我示意他把陈露的睡衣给脱了,吴添为难道:“老大,这好像不太厚道吧?人家刚才还担心我们趁她昏迷占她便宜来着,要是她醒来知道了,非说我们是流氓,我可不想背负骂名啊。”

    我皱眉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这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施法救人,事后我们不告诉她就行了,我要看到那阴灵上陈露的身才行啊,隔着睡衣很难看的直观。”

    吴添嘿嘿一笑说:“老罗,想不到你也挺坏的啊。”

    我正色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这是为了工作这事可千万不能告诉美娟,知道了吗?虽然美娟善解人意能理解,但毕竟也是女人,知道了心里多少会不舒服。”

    吴添笑说:“你这么说就是没把我当兄弟了,放心吧,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说着他就搓了下手,露着坏笑去扒陈露的睡衣,样子看着真猥琐,让人很鄙夷,不过他就这德性,倒不是真有什么坏心思。

    吴添把陈露的睡衣给扒了,陈露里面就只穿了黑色的蕾丝文胸和底裤,雪白的肌肤和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这女人虽然是久坐办公室的金领,但她应该平时有做运动,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赘肉,保养的真不错。

    吴添啧啧赞叹:“还别说陈露这身材真是没的说啊,火辣性感,可惜被鬼糟蹋了。”

    我白眼道:“你要是喜欢陈露,等她恢复了大可以展开追求啊,我相信以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准能做到。”

    吴添摇头说:“陈露好是好,长得也还过的去,尤其是这身材我很喜欢,只不过她比我大了五六岁好像不合适啊,再说了你现在都看过她的身体了,而且她都被鬼给上了,我要是跟她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啊。”

    我笑说:“美娟也有穿比基尼去沙滩的时候,这算什么啊,灵体是不存在的东西,只是一股虚幻的力量,鬼交又不是真的发生了关系,说白了跟春梦差不多,身体有点自然反应罢了,再说了,现如今这个社会你能找到黄花大闺女做女朋友?那你还是去幼儿园找女朋友吧,你一个卖情趣用品出身的装什么纯洁呢,别用世俗的眼光去看这件事,对陈露不公平。”

    吴添不爽道:“什么叫装纯洁,我对感情本来就很纯洁的好不好,卖情趣用品难道就不能纯洁了?说的好像我真要跟陈露发展似的,别磨叽了,赶紧动手吧。”

    我也不跟吴添贫嘴了,表情认真严肃了起来,靠近床边,将手按在了陈露的额头开始念动经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