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难缠的阴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2章 难缠的阴灵

    卧室里十分寂静,只有我低沉的诵经声,吴添贴到了墙上,紧张的四下乱看,时间在分分秒秒的过去,我已经持续念了半小时的经咒了,但什么情况也没发生,搞得吴添越发紧张了,小声问:“老大,到底行不行啊?”

    我不停的诵经也没功夫搭理吴添,就在这时他一个惊颤,失声道:“老罗,你看!”

    我朝吴添看去,只见他露着惊恐表情盯着窗户那边,我将目光转向窗户,猛的发现窗帘在诡异的飘动,但窗户并没有打开,屋里并没有风!

    只见窗帘动的越来越频繁,渐渐向上悬浮飘起,人形轮廓忽然出现在了窗帘上,紧跟着一张人脸就凸显了出来。

    这一幕把吴添吓到不住哆嗦,后背死死贴着墙壁几乎没有缝隙了。

    这时候房间里的温度像是忽然降低了很多度,冷的人直哆嗦,卧室里的阴气开始加重了,阴灵要来了,我赶紧定了定神加快了诵经,只见窗帘下沿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形黑影,黑影在地上慢慢延伸靠近了床,与此同时窗帘里的人形轮廓开始消失。

    很快这道人形黑影就“爬”上了床,双手抓住了陈露的脚踝,黑影逐渐在陈露身上延伸,没多一会就把陈露给覆盖了。

    吴添应该只能看到窗帘的反应,看不到黑影,哆嗦道:“跑哪了?”

    我没空搭理吴添,目光死死盯着陈露,只见黑影做出了轻薄举动,弄的陈露渐渐都起了反应,双眼闭着,表情迷离,身子微微颤抖,喉咙里还发出了呻、吟声。

    我戴在胸前的符螺忽然发出了警示,一个男人的淫邪笑声传进了我的耳朵,声音深邃悠远,就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让人毛骨悚然。

    吴添已经看傻了眼,咽着唾沫道:“我靠,陈露她这是。”

    我也没时间跟吴添解释,立即换了阿赞峰教的束缚阴灵的经咒,可能因为对经咒的掌握还不到位,对阴灵好像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阴灵对陈露的轻薄越发的激烈,陈露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勾人的叫声响彻卧室,身子时而蜷缩时而扭动,有时身子还打挺,简直就是在上演活春宫。

    这一幕把吴添都给看愣了,不住的吞咽唾沫,没准他都起生理反应了,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经咒上面,这阴灵这么激烈,陈露反应这么大,我生怕自己的经咒驾驭不住。

    我闭上眼睛不去看,尽量让自己屏蔽入耳的动静,认真的诵经,没想到这么做了以后有效果了,很快我就感觉到动静小了下来,符螺跟我产生感应,呼呼的风声传进耳朵,渐渐变成了一个男人空灵的哀求声。

    男人哀求道:“法师,不要再念了,我很痛苦,啊~~求你不要念了。”

    我很清楚这是阴灵跟我他心通了,于是在心里默念道:“要我不念也可以,不过你不要在纠缠陈露了。”

    男人突然恼怒道:“我不答应,不答应!”

    我谨记着阿赞峰的提醒,不能去惹怒阴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稳定心神默念说:“为什么不答应?你应该很清楚你是鬼她是人,你们的结合是违背自然界法则的,这么做无论对你对她都没有好处。”

    男人声嘶力竭道:“我离不开她!”

    我说:“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这不是爱她是在害她!”

    男人吼道:“我不管,这是她欠我的,她答应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但她食言了,如果不是她答应我,我不会跟着她回来了!”

    我狐疑道:“这么说你不是这屋原先的业主喽?”

    男人沉声道:“不是。”

    我听到情绪有些软化下去了,于是问:“那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又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缠着陈露还跟她回家?”

    男人忽然哈哈大笑,笑声格外的悲凉,只听他哽咽道:“看样子陈露没跟你提过我,哈哈,她、她都不愿提起我了,看来都把我给忘了,哈哈哈,想知道我为什么跟她回来缠着她,你自己问她啊,你就问她谁是曲永波!”

    我还想问什么手心突然一凉,一股寒意传导进了我按在陈露额头的手,弄的整条手臂都像是失去了知觉麻木了,我睁开眼睛一看,我的手臂都发黑了,还在冒着黑气,由于我这一分神,都忘记了诵经,阴灵一下就挣脱开束缚,黑影一下从陈露身上消退,只见窗帘一飘,缓缓落下,阴灵跑了!

    卧室里的气温回升到了正常状态,陈露躺在床上喘气,但仍没醒过来。

    吴添紧张的问:“老罗,怎么样了?”

    我皱眉说:“跑了。”

    吴添惊道:“啊,那不是麻烦了,阿赞峰说阴灵跑了就很难在束缚住它了,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理论和实际情况是不同的,现在情况有点复杂了,看来要找阿赞峰重新了解下该怎么办了,刚才我跟这阴灵进行了简短的沟通。”

    我把跟阴灵沟通的情况告诉了吴添,吴添说:“你的意思是陈露可能向我们隐瞒了什么?”

    我点点头说:“起初我以为这阴灵是这房子原先的业主,如果是这样就简单了,到时候查一查这房子原来的业主是谁,打听业主的过往感情经历,或许就能搞清楚怎么回事了,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了,按照阴灵说的话来看他们之前就认识了,陈露不知道欠了这阴灵什么,不知道又答应过这阴灵什么了,导致阴灵缠着她还跟着她回家了,老吴,你给黄老邪打电话,让他赶紧去找阿赞峰,就说发生了意外情况,问问阿赞峰该怎么解决。”

    吴添掏出手机跑去客厅打电话了,我则坐在床边,看着昏迷中的陈露沉吟道:“美女,你要是有事情瞒着我,我可没办法帮你啊,唉。”

    吴添打完电话进来了,他说黄伟民虽然很恼火,但还是知道事态紧急,只好去找阿赞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