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翻脸的女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3章 翻脸的女人

    吴添说着就盯着陈露的身体出神,我看他有点春心荡漾了,赶紧帮陈露扣上睡衣,拉过被子给盖起来了。

    吴添扫兴白了我一眼,我说:“刚才是做事迫不得已,现在还看就有点不厚道了,赶紧出去。”

    我招呼吴添往客厅走,就在这时陈露忽然哼出声音,醒过来了。

    陈露扶着头痛苦的撑着坐起,发现自己在床上,说:“我怎么。”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身体的细微变化了,陈露夹紧了双腿,哆嗦道:“刚才我是不是又、又做那种梦了,你们是不是都看、看到了?”

    我跟陈露解释了一遍我做法的过程,陈露的神情一下就愣住了,吴添主动给她倒了杯水,在陈露喝水的过程中我问:“陈女士,你认识曲永波吗?”

    陈露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颤抖了下,杯里的水都洒到了床单上,只见她神情怪异,迟疑半天才吞吞吐吐道:“不、我不认识。”

    我和吴添对视了下,陈露刚才听到“曲永波”名字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是认识的,她在撒谎!

    我拧了下眉头,说:“陈女士,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很难帮你解决问题的。”

    陈露抬起头,表情变得很怪,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只听她沉声说:“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你烦不烦,你不过是我请来解决问题的,要是没本事解决就别浪费时间,走,给我走,名片上有你微信的二维码,稍微我把帮我退烧的钱转给你就行了,快给我走!”

    吴添有些不爽说:“嘿,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奇怪,我们这是在帮你解决问题,还没解决完你怎么又变卦了,我们又。”

    吴添的话没说完陈露突然把杯子扔向了他,还好吴添反应迅速,一个侧身给躲了过去,杯子摔在地板上顿时就碎了。

    我一边扯吴添一边后退,说:“陈女士,我不会勉强你继续解决问题,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不过在走之前我要提醒你,退烧是暂时的,有些事必须要治根才行,如果你不想彻底解决问题,要不了多久这阴灵还会卷土重来,你自己保重。”

    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带着吴添出门,在我们带上门的刹那屋里传出了陈露嚎啕大哭的声音,以及发脾气摔东西的动静。

    我和吴添并没有走,而是就在门口等着。

    吴添有些不耐烦了,问:“老大,现在是什么情况,咱们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啊?这娘们的生意可真难做,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会一个变,刚才还拿杯子摔我,幸好我身手敏捷才没有被砸到,妈的,这生意做的都有生命危险了。”

    我说:“陈露明显在撒谎,她肯定认识曲永波,我就说了个名字她的反应就这么大,这说明她和这个曲永波的关系绝不简单,她不是一会一个变,而是内心很纠结。”

    吴添气呼呼道:“管她纠结不纠结,既然她不愿驱邪了,咱们还管个屁啊,她说了刚才退烧的钱转你微信上了,相信这点钱她不会赖账,走吧,这生意不做了。”

    我拦住了吴添,说:“先等等,陈露还有得救,这生意没做完。”

    吴添恼火的瞪了我一眼,只好在电梯间里焦急的踱步了。

    屋里的哭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很快就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门被打开了,陈露正要追出去却发现我和吴添并没有走。

    三人对上了眼,陈露有些惭愧的掩面蹲到了地上,痛哭流涕。

    我蹲下安慰道:“陈女士,你不要哭了,你现在身体不佳,伤心过度对身体不好,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有些事一定让你很痛苦,你打开门是想找我们继续解决问题对不对,放心,我们还在。”

    陈露忽然扑到了我怀里,紧紧抱住了我,放声大哭,弄的我都不知所措了,吴添在边上露着怪怪的眼神,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我有些没辙,只好抱着陈露轻轻拍着她的背说:“有些事憋在心里会很难受,而且还牵涉到了你的命,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我们做生意是很有原则的,客户的**是绝对保密的,不管客户是杀人犯还是什么,我们都不会去管,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替客户解决问题。”

    陈露渐渐平静了下来,抹了泪默默的点点头,说了句对不起,然后重新把我们请到了屋里。

    吴添有些不待见陈露了,靠在沙发上不在说话。

    陈露坐在那紧张的揉着双手,似乎还在做抉择,她犹豫了半天才问:“为什么你会突然提到曲永波?”

    我只好把刚才做引灵法跟阴灵沟通的事给说了,陈露愣住了,我想了想说:“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阴灵应该就是曲永波。”

    这下陈露彻底惊呆了,好久才回过神,颤声道:“这不可能,永波哥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可在梦里的那个男人身材那么高大健硕,怎么可能是永波哥。”

    我笑笑说:“陈女士,上次你到我店里的时候我就说过了,阴灵上身会跟你他心痛,他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在你梦里呈现出来的就是你心里一直想的样子。”

    陈露愣愣道:“这、这么说永波哥死、死了?”

    我点点头,陈露像是虚脱了一样,忽然从沙发上滑下来,瘫坐到了地上,掩面痛苦。

    吴添不耐烦道:“行了,你就别哭了,说两句就哭,还有完没完,赶紧把事情说清楚吧,我们好解决问题回家休息啊,这都几点了,做你的生意真是太费劲了。”

    我示意吴添别催人家,吴添不高兴的闭嘴了。

    陈露花了几分钟才平复了情绪,哽咽道:“难怪在梦里我一直看不到他的脸,原来是永波哥。”

    陈露渐渐打开了话匣,说了她跟曲永波的事,原来曲永波是陈露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知己,还是彼此的初恋,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简直可以拍成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