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命运的抉择-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4章 命运的抉择

    陈露从小就生活在湖北阳新的农村,家里条件十分艰苦,加上父母的重男轻女观念严重,父母只对她哥哥好,把她当成了赔钱货的累赘,从小陈露就吃尽了苦头,她才上到三年级父母就不愿让她上学了,让她在家里做家务、甚至到地里干农活,要不是国家有九年义务教育的制度,村长和书记三番四次上门做思想工作,她父母才勉强让她继续上学。

    虽然陈露能继续上学了,可家里的家务和农活她仍要一样不落的干,而他那个养尊处优的哥哥却什么都不用做,陈露的内心过的很苦。

    幸好陈露在学校里认识了曲永波,曲永波比陈露高一个年纪,还是她的邻居,从小都是一起长大的,他对陈露的情况很了解,陈露的遭遇曲永波一直都看在眼里,他对陈露很关心,每当陈露不开心难过的时候,曲永波都会用自己的法子哄她开心,有时候是简单的戏法,有时候是笑话,为了多陪陈露一年,他甚至主动把成绩考砸,主动留级了一年,跟陈露成了同学,这让陈露很感动。

    曲永波默默的守护着陈露,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曲永波是陈露心中一盏温暖的灯。

    两人念到了初中,情窦初开,关系越走越近,彼此生出了情愫,但谁都没有挑破这层关系,直到初中毕业的时候曲永波才主动表白了,陈露很感动,两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可惜两人才刚走到一起就要面临不同的人生了。

    陈露的成绩非常优异,考上了黄石市的重点高中,但她可能没有机会去上学了,她的父母本来就不愿供陈露上学,既然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就更没有理由让他继续上学了,这让陈露很苦恼。

    曲永波也考上了黄石的高中,本来他还憧憬着在黄石跟陈露相聚,但得知陈露的情况后他陷入了苦恼当中。

    在即将进城去报到的那个夜晚,两人相约在后山的小树林里见面。

    陈露向曲永波倾诉了自己想继续念书的殷切愿望,她知道只有念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不想一辈子窝在农村,要是窝在农村,父母要不了多久就会将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因为她老早就听到父母深夜聊天,提到要给她找婆家了,而且都已经物色好了,是个比她大十来岁的光棍汉,她的父母为了对方那几万块的彩礼钱,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就等她在家里在干几年农活,好长大成年把她嫁出去。

    陈露偷摸打听了那个男人的情况,那个男人是个很恶心的男人,长得难看不说,人还很邋遢,脏兮兮的就像个乞丐,不仅如此还是个烂酒鬼,每天醉醺醺的,陈露都有些绝望了,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让她跟这样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忍受着这男人的糟蹋,会让她痛不欲生,她不想做一个没有文化,只能下地干活的农妇,不想做一个只会生孩子的生育机器。

    陈露痛哭流涕,这让曲永波很心疼。

    曲永波想娶陈露做老婆,可他家里也困难,况且他还这么小,父母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只希望他好好念书,将来能有出息。

    曲永波想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说:“露露,你考上的是黄石的重点高中,我听说这学校考上名牌大学的升学率很高,要是不去就太可惜了。”

    陈露眼泪婆娑的说:“我知道,可父母不让我去念书了,我也没有钱去念书,报名要八千多块呢,我连八块钱都没有。”

    曲永波拍着胸脯说:“我有啊,我爸给了我七千多的报名费,加上我平时攒的零花钱,应该有一万块左右了,不仅能缴你的报名费,还能缴住宿费呢,你就去学校住校,不用靠家里人了,而且他们也靠不住。”

    陈露一下激动了起来,拉着曲永波的手高兴不已,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了问题,失落道:“你把报名费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曲永波憨笑道:“我没关系,我考上的又不是重点学校,上不上都无所谓。”

    陈露摇头说:“那怎么行啊,这不是毁了你的前程吗?而且学校肯定会打电话给曲叔的,到时候你父母就知道你没去上学了。”

    曲永波笑说:“这都是小事,我去学校说清楚情况,就说家里条件不允许了,高中不是义务教育,他们不会勉强的,放心,我会有办法让学校不联系我父母的,永波哥不上学了,我去城里打工,供你上学,把你培养成大学生,再说了打工也能挣到钱,到时候我还有钱娶你做老婆了,你应该知道我叔吧,我叔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是成绩很差,不过他现在却混的比谁都好,还盖了二层小楼呢,不上学也能混出个名堂来的。”

    陈露动心了,虽然她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不过强烈想要逃离父母魔掌控制的念头和上学改变命运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在加上曲永波一直怂恿,陈露还真就答应了。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吴添有些鄙夷的扫了陈露一眼,小声嘟囔了句“自私”。

    陈露并没有听到吴添的挖苦,继续说下去。

    陈露说那晚她回家后,就悄悄写了封信留在床上,说自己去外地打工了,也不管父母看到后会有什么反应了,然后她收拾了衣服,连夜跟曲永波义无反顾去了黄石。

    陈露顺利到学校报到了,曲永波就像家长一样帮她跑前跑后,直到她在学校宿舍里安顿下来。

    两人来到了校外,曲永波背着行囊说要走了,他说想去武汉发展,武汉工作的机会更多,发展的空间更大,陈露很内疚伤心,抱着曲永波哭了很久。

    曲永波说他只要一找到工作就会告诉陈露,到时候告诉她地址,两人就可以写信了,曲永波说他的父母每个月会打生活费到卡上,还把这张卡交给了陈露,这么一来陈露就不用担心生活费的问题了,这让陈露更加感动了,她暗暗发誓这辈子非曲永波不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