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毁容的灾难-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5章 毁容的灾难

    两人就这样瞒天过海,居然一直都没有被发现。

    陈露在学校刻苦学习,曲永波就在武汉打工挣钱。

    曲永波把所有的苦都自己扛了,因为他只有初中学历,在武汉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只能在工地当地盘工人,生活相当艰苦,不过他并没有怨言,只要一想到未来能跟陈露永远在一起,他觉得现在吃什么苦都是值得的。

    但有些事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随着时光荏苒,陈露的见识越来越广,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她的心理慢慢发生了微妙变化,每一次她跟曲永波见面,都觉得两人越来越没有话说了,距离好像变得越来越远了,这一状况在陈露考上大学,见识到更繁华的世界后体现的更为明显。

    曲永波常年在工地干活,人变的很沧桑粗糙,素质跟陈露接触的人没法比,而陈露接触了高端人群,懂得了化妆,懂得了喝咖啡,懂得了穿时髦的衣裙,出落的很有气质,两人站在一起已经有些不搭了,一个活脱脱就是憨厚朴实的农民工,一个却像是城里的小资傲娇女。

    虽然陈露的心理发生了微妙变化,但那个时候的她还懂得知恩图报,懂得自己能有今天都是曲永波给她的,她并没有就此改变当初的想法,仍然想嫁给曲永波,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对曲永波已经没了当初那种感觉了,大学里大把追求她的男生,随便一个都比曲永波出色,她之所以坚持着初心,已经只是为报恩了。

    两人的关系发生转变是在陈露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的时候,曲永波以为自己终于熬出了头,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场意外彻底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那是一个冬天的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曲永波早早来到工地干活,一群工友围在工地的空地,用一个废弃的汽油桶取暖,随着开工的时间到来,曲永波爬上脚手架干活,谁知道脚手架搭的不是十分牢固,曲永波没有站稳,直接从三楼高的地方摔了下来,整个脚手架瞬间坍塌下来,幸运的是脚手架并没有压到曲永波,不幸的是脚手架压到了还有炭火的汽油桶,汽油桶翻滚到曲永波边上,炭火直接洒在了曲永波脸上,惨叫声响彻工地,曲永波的一张脸被炭火烧的面目全非。

    工友把曲永波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他保住了命,但他的一张脸重度烧伤,根本无法修复了,即便修复也需要经历很多次的植皮手术,所以他放弃了,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陈露,独自默默承受着。

    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后曲永波出院了,当他拆下纱布,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跟“鬼”一样的脸后,他心灰意冷,感觉自己没“脸”见陈露了。

    这件事给曲永波留下了阴影,他的心态逐渐发生了转变,开始自暴自弃,以酒精麻痹自己,成天把自己喝的醉醺醺,就像具行尸走肉。

    曲永波在工地工作的时候有个工友跟他很熟,知道他放弃学业成全陈露的事,工友这次来医院探望曲永波的时候说他太傻了,陈露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他的付出,现在他落难了,身边没有亲人朋友照顾,钱又没有钱,陈露已经工作几年了,并且收入还不少,现在该是陈露报恩的时候了。

    当时曲永波没有听进去,还觉得这工友说的不好,把工友狠狠骂了一顿赶走了,然而在堕落了一段时间后,曲永波的心态有些失衡,忽然觉得这工友说的话没错。

    于是曲永波约了陈露在夜晚的公园见面。

    虽然曲永波觉得工友说的没错,但在要见陈露的时候他改变了想法,他始终觉得让陈露报恩的说法有点过头,这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付出的,跟陈露没有关系,他这次见陈露只是希望得到一点帮助,重新落脚,同时想跟陈露提出分手,好聚好散,因为他不想连累陈露。

    曲永波戴上了口罩和墨镜,在公园的小树林里静静的等着。

    陈露准时来赴约了,曲永波的打扮让她很纳闷,于是曲永波把自己发生意外的事给说了。

    原本他以为陈露会像当初那样很伤心,然而等他摘下口罩和墨镜的时候陈露却吓的大叫,不住的后退,这一幕让曲永波很意外,一切都跟他的想象不一样。

    陈露渐渐平静了下来,忽然跪在地上恳求曲永波,因为她实在接受不了这样一个曲永波,她愿意把自己的积蓄给曲永波,甚至愿意把未来几年的收入都给他,就当是补偿这些年曲永波对她的资助。

    曲永波怎么也没想到陈露会说出这种话,他的心彻底伤透了,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提分手,这一切让他始料未及。

    曲永波什么也没说,拖着疲惫的身躯,拖着麻木的双腿走出了树林,消失在了夜色中。

    陈露心有余悸的回到了宿舍,她试着联系曲永波,可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在提心吊胆过了一些日子后,陈露发现曲永波就像人间蒸发了,彻底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虽然偶尔陈露会回忆起过往跟曲永波在一起的日子,良心会受到谴责,这也是她为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不接受任何男人的追求的根本原因。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露渐渐淡忘了这一切,直到我再次提到了“曲永波”这个名字,让她回忆起了自己的黑历史,至于当年曲永波离开后到底做了什么陈露已经不知道了。

    听完陈露的叙述后吴添怒不可遏道:“妈的,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美,会这么的没良心,不,简直是黑心,人家牺牲了一切,牺牲了自己的前途换来了你的今天,你就这样对人家?”

    陈露趴在地上痛哭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一直还是想嫁给永波哥的,但、但我真的接受不了一个脸变成那样的老公,让我跟他生活一辈子我真的做不到,我在武汉还有那么多同学,我该怎么见人,我的工作会被毁掉的,我好不容易获得的全新生活也会被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