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烧尸工的怨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6章 烧尸工的怨念

    陈露哭得说不下去了,我叹了口气唏嘘不已,吴添很愤怒,指着陈露还想说什么却被我给拦住了。

    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或许也接受不了,毕竟人活在这世上不可能不跟其他人发生交集,如果陈露真跟曲永波走到了一起,没准会遭到很多非议,她的心已经被这个花花世界浸染的不那么纯粹了,她想要的生活不是守着一个“鬼丈夫”,她想要的是改变命运的全新生活,就像现在她的金领生活一样,所以她在得知曲永波被毁容后,有那样的反应就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这对曲永波不太公平,但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从来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

    我不能说曲永波傻,也不能说陈露没良心,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只能说这是他们自己对人生的选择,没有谁对谁错。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吴添听,吴添这才平静了下来,自言自语道:“也是,这只是客户的事,我他妈跟着瞎激动什么,操。”

    结合陈露的故事我大概猜到事情是怎么回事了,曲永波在离开陈露后,可能为了谋生去找了别的工作,至于是什么工作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又孤独的生活了几年。

    曲永波用自己的人生换来了这样的结果,我想他很难走出这个阴影,这是他一辈子的梦魇,最近这段时间他可能承受不住了,于是选择了自杀结束了自己的悲剧人生,不过他留下了很深的怨念,所以怨念不散找到了陈露,并且缠上了她!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可能了。

    黄伟民总算给吴添回了电话,他将阿赞峰的法子转告给了我,我又将这法子告诉了陈露,陈露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但要化解曲永波的怨恨就要找到他的尸骸,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去调查。

    第二天,我们和陈露一起进行了调查,我们找到了当时那个工友,工友见到陈露后看了很久,最后轻叹口气,对陈露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小曲就是为了你毁了自己的人生?”

    至于其他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这话在表达什么意思,我们也没心思去猜测了。

    这工友告诉我们曲永波后来去殡仪馆当烧尸工了,本来殡仪馆都不想要他,但岗位空缺了很久,实在缺人手,这才勉强留下了曲永波。

    我心说这工作还挺适合曲永波的,常年戴着口罩,看不清楚脸,也不需要跟活人打交道,跟他打交道的只有尸体。

    我们从殡仪馆领导的嘴里打听到曲永波后来在宿舍里上吊自杀了,由于宿舍离殡仪馆很近,这事还闹的人心惶惶,大家都说殡仪馆宿舍里闹鬼,鬼把曲永波弄死了,这事搞的宿舍都没人住了,殡仪馆领导只好在市区租了房子给员工当宿舍,这才平息了这件事。

    我问殡仪馆领导曲永波的骨灰在哪,殡仪馆领导告诉我他们联系不上曲永波的亲人,因为曲永波的**地址是假的,没办法好歹是自己员工,在火化遗体后骨灰只好存放在了思恩堂里,就是骨灰存放处,那里存放着大量因为各种纠纷不愿认领的骨灰,还有一些因为经济原因没法下葬,每年交上几百块就能存放的骨灰,以及不孝子孙不愿管的长辈骨灰都存放在那里。

    我提出认领骨灰,殡仪馆领导问我们跟曲永波是什么关系,我们随口编造说是表亲,殡仪馆领导根本就不想多问,有人认领他都巴不得了,陈露交了存放的费用后就把骨灰认领了。

    在我们跟殡仪馆领导打交道的过程中,陈露全程表情都很怪,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似的,等抱着骨灰盒出了殡仪馆陈露才在车里嚎啕大哭,弄的吴添很烦躁,说怎么老是哭,有话就说啊。

    陈露这才告诉了我们怎么回事,原来就在曲永波自杀的当天,她来过这家殡仪馆!

    那个时候公司有个员工因为患癌英年早逝了,她身为公司高层,来这殡仪馆出席了这员工的遗体告别仪式。

    陈露这么一说这事就很清晰了,也许在某个巧合的节点,两人在殡仪馆里碰到了,曲永波认出了陈露,但陈露应该没有认出曲永波,曲永波跟陈露见过面后触发了心里的痛苦回忆,再也承受不住了,所以选择了自杀结束生命。

    拿到曲永波的骨灰盒后我问陈露想安葬在哪里,陈露开着公司给她提供的宝马5系车,经过一下午的驱车,来到了黄石阳新她和曲永波的老家。

    由于时间还早,陈露带我们去慰问了曲永波的家人,曲永波的父亲已经过世,剩下一个母亲却已经老年痴呆了,家里一团乱,根本没人照顾,难怪曲永波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都没人知道了。

    慰问完后天色已经黑了,原本我以为陈露会带我们回一趟她的家吃顿饭什么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说她跟自己的家人根本不亲,她的家人只是把她当提款机了,根本不当是亲人,要不是看在养育之恩的份上,她才不想跟这家人有任何瓜葛。

    陈露的决绝反应出了她的性格,我更加理解她不想因为曲永波而毁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全新生活了,这并不是陈露有多坏,而是她要强、倔强的性格使然。

    还好陈露的车里带了许多零食,我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垫垫肚子,要化解曲永波的怨气需要等到午夜十二点才能做法,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听陈露聊起了儿时她跟曲永波的一些事,说到动情处陈露泪流满面。

    吴添看到陈露又哭,翻起了白眼,有些无语。

    其实我感觉得到陈露对曲永波的付出是记在心里的,她对曲永波也是有情的,只不过她在全新生活和回到过去的生活这两者之中选了前者,又或者说陈露是个非常理性的女人,老实说她的选择也不完全错,只不过曲永波太可怜了,让人很难接受陈露的选择,产生同情的共鸣,所以觉得陈露很过分。

    陈露说累了就放下座椅,闭上眼睛,打开usb播放了轻音乐。

    我们也眯了一小会,等到了午夜十二点,我们抱着骨灰上了山,去了当年曲永波做出伟大决定的那片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