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鬼胎和假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7章 鬼胎和假人

    陈露说想把曲永波安葬在这个地方,我们点头同意,这个主只能她来做。

    吴添有些不高兴,说这都是额外服务了,要让陈露加钱,我说你消停点,这只能算驱邪的一部分,既然咱们接了这个生意,谈好多少就是多少,不能收取客户的额外费用,这叫服务到家,否则就是不诚信了。

    吴添不乐意的说这哪是服务到家,这都服务到坟了,陈露是女人,我们不可能让她动手做这事,只能是我们做,收点苦力钱也应该。

    我差点笑出声,好在知道陈露在场笑出声太不好,于是赶紧给憋住了。

    陈露应该是听到了我们的小声嘀咕,回头说可以给我们加三千块块,希望我们能满足她的要求。

    吴添立即换了个嘴脸,迎上去夸陈露会做人,难怪当上总经理了。

    陈露苦笑了下,仰头看着漫天的星辰,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自言自语的说要是自己会做人,就不会把永波哥害到这种地步了。

    说完她就抹着泪继续前行。

    我和吴添面面相觑,都有些无奈。

    我们来到了陈露和曲永波当初做出决定的小树林,如今这片小树林已经变成了茂密的树林,树木都已经参天了,陈露站在原地环顾四周的大树,十分感慨,眼泪控制不住就流了下来。

    吴添已经快习惯陈露的各种花式哭泣了,还很不识趣的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陈露一听哭的更厉害了,我狠狠瞪了吴添一眼,让他别乱说话,要是不想用手挖就赶紧下山去弄锄头来,吴添这才悻悻的下山搞锄头去了。

    我安慰了陈露,陈露才平静了些许。

    陈露这么伤心再次肯定了我的判断,她并不是无情,而是事情逼到了那份上,让她无法顾及曲永波了。

    我想起了视频里阿赞峰说的鬼交对人的伤害,于是说:“陈女士,这段时间你已经把欠曲永波的还给他了,你不要在觉得欠他了,他变成阴灵缠着你,跟你鬼交,这对你的身体伤害极其大,还是不可逆的,即便我帮着化解超度了曲永波,你的身体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后遗症,有些东西是连锁的,它既然跟你鬼交,就会把怨念泄到你的体内,可能会导致怀孕的假象,这是长期鬼交后必然会发生的结果,我们的专业术语叫怀鬼胎,你可能还会病上一段时间,以后的身体也会变的稍微有点虚弱,但对生活没有大的影响,也不是太碍事,不过也有一种最严重的情况,你的情况不算太严重,应该不会发生,但我有必要提醒你,未来你也有可能不孕不育,但这种概率非常小,你不要害怕,这鬼胎实际上不是胎,就是一团血块或者说是囊肿,到时候你去妇科做个检查,做个小手术,拿掉这个血块囊肿就好了。”

    陈露默默的点点头,苦笑说:“罗老板你不要安慰我了,我心里很清楚,我欠永波哥的永远也还不清,我已经决定这辈子不婚了,就算不孕不育有什么关系?我倒真的希望能给永波哥留下一个孩子,可惜这鬼胎不是孩子,怕,我一点也不害怕怀上鬼胎,我怕的是良心对我的谴责,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一辈子活在良心的谴责中。”

    陈露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没多久吴添回来了,还扛了两把锈迹斑斑的锄头来,他说是在曲永波家里“偷”来的。

    我们也不耽搁了,我拿起锄头刨坑,我想起了什么又让吴添下山去车里的后备箱里,拿我下午去买的东西,吴添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去了。

    吴添还不知道我买了什么,下午在出发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去了一家服装店,找人家老板买了橱柜里的一个假人模特,还把模特分拆下来装进了黑色塑料袋,当时店老板还很好奇,问我花几百块钱不买衣服买假人模特干什么,我笑笑没多说什么,老板还神经兮兮的,以为我有什么企图,我只好说是剧组买道具,才化解了尴尬。

    吴添很快就回来了,把黑色塑料袋往地上一扔,脸色苍白的说:“老罗你搞什么名堂,下午在车里我问你塑料袋里是什么,你说是几件用来做法事的东西,我也没多想,以为是法器,刚才上山的时候我好奇打开看了下,差点把爹给吓死了,这大晚上的有个假人的人头在里面,太惊悚了,好在我知道你不会干这种事,否则非吓出心脏病不可。”

    陈露也有点好奇,凑过来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也是吓的不住往后退。

    我示意陈露不要害怕,然后把我要做什么向陈露和吴添解释了一下。

    我要用假人来假扮陈露,跟曲永波的骨灰一起下葬,算是一种合葬了,用这种形式来化解曲永波的怨念。

    吴添吃惊道:“你这不是在骗鬼了?”

    我摇摇头说:“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我要给假人穿上陈女士的外套,用她的头发象征的做个假发,在把陈女士的血滴在假人身上,经过经咒的加持后阴灵是能把假人当成陈露的。”

    吴添点头道:“这办法可真绝啊,牛逼。”

    我心说这句“牛逼”还是对阿赞峰说比较好,我只是按照他的方法在做事罢了。

    我们快速把坑挖好后,我取了陈露的头发粘在假人的头顶,又把陈露的外套穿在假人身上,让陈露割破手掌,将血滴在假人身上,在经过半个小时的经咒加持,吴添才把假人小心翼翼的抱进了坑里,我把骨灰盒摆上去,跟着又是个把小时的经咒加持,才让吴添把土给埋了。

    都弄妥当后陈露感激的向我和吴添鞠了个躬,我说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免得留在这里有点吓人。

    吴添问为什么,我说我把曲永波的骨灰放在了这里,用又经咒进行了超度,稍后这里可能会发生点怪现象,比如刮怪风什么的,那是曲永波的阴灵回到本体当中产生的现象,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碍事了,免得意外情况发生我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