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要转运的顾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8章 要转运的顾客

    听我这么说吴添顿时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和陈露哑然失笑,信步往山下走。

    我提醒陈露以后要多来祭拜祭拜,坟坑挖在一棵树的边上,就把这棵树当成墓碑好了,也不会被人发现还能祭拜,一举两得,到时候多供奉香火什么的,好让曲永波能感受到她的情,这么一来曲永波能更快的去轮回。

    陈露说不用我提醒她也会经常来祭拜的,说完她好奇的问我超度和轮回有什么区别。

    我说还是有点区别,超度注重的是化解,说白了是给阴灵积阴德,是为了轮回做准备,而轮回这事我们这些人间法师是没权利去管的,这可是阎罗王这种阴间大神管的事,我不可能越俎代庖。

    陈露听我说的有趣,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在我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猛的发现山顶上划过了一道黑气,冲向了那片树林,树林那边还真刮起了一阵呼呼的怪风来,弄的树都摇起来了,激起鸟儿不停的扑腾翅膀飞出树林。

    我告诉陈露曲永波回到本体了,陈露转向树林那边,闭上眼睛,双手做祈祷状,虽然不知道她在祈祷什么,但我知道曲永波不会在缠着陈露了,这笔生意终于做圆满了。

    我们连夜赶回了武汉,等到武汉的时候天已经麻麻亮了,陈露在车里当场就把做法事的钱给我们算清了,挖坟坑加的钱她也算给我们了。

    跟陈露告辞后我和吴添心情大好,因为天就快亮了,我们索性去找了家粤式茶餐厅,在那悠闲的喝早茶吃各种花式的虾饺、叉烧包,我给朱美娟打电话,让她带上芭珠来吃丰盛的早餐。

    朱美娟说芭珠睡的可香了,不想叫醒她,我说那就你自己来就行,到时候吃完给芭珠打包一份带过去。

    朱美娟来了后看到我们点了满满一桌好吃的,怪我们浪费,吴添满不在乎,吃的满嘴流油,说肯定浪费不了,还说陈露那娘们昨晚都没请我们吃饭,只给我们吃零食了,他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朱美娟鄙夷的看着吴添,说他对女性不尊重,一定要让他改掉“娘们”的称呼,吴添不乐意,两人在那打打闹闹,看着这一幕我很开心。

    朱美娟边吃边问我们到底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于是我就把整个过程跟她说了一遍,朱美娟很激动,说我现在这么复杂的法事都能独立解决了。

    我想起了阿赞峰心里有些感触,如果不是他这笔生意还没那么容易解决,之前之所以无法像这样亲自进行法事,一来是体内的孕妇灵弄的我心烦意乱,二来是那个时候我不懂泰语,无法快速掌握经咒,又不太熟悉这些法事的操作,三来则是阿赞峰那个时候在曼谷,黄老邪在罗勇,距离隔着太远,不像现在阿赞峰去了芭提雅,黄老邪离的很近,用不了半小时就能到了。

    想起黄老邪,我对他也很感谢,一直在当中充当了桥梁的角色,发挥了股东应该发挥的作用,没他也不能这么顺利的完成这笔生意,这是团队的力量,想到这里我立即以满桌的食物为背景,跟吴添、朱美娟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给了黄伟民。

    黄伟民估计在睡觉没反应,我也不去搭理他了,趁着食物还热乎赶紧多吃点。

    吃完早饭后朱美娟直接去了店里,我和吴添因为一夜没睡觉,于是就提着打包的食物回家休息。

    芭珠已经起来了,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很开心,吃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吃完后他也去店里了。

    我和吴添累了一夜,吃饱后睡意更浓了,沾枕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的**点才起来,朱美娟和芭珠早就下班回来了,两人还合作做了一顿好吃的,芭珠做了些苗族的特色菜,味道有点怪,但却很好吃,吴添不住夸芭珠是个小能手,连菜都会做。

    我问朱美娟今天店里的生意情况,朱美娟说卖了几块正牌,不过今天来了一个很奇怪的男客人。

    我问怎么奇怪了,她说这个男人在店里进进出出了几次,似乎想买佛牌,但问他想要什么种类的佛牌又不说,后来他在店里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我问这男人多大年纪了,朱美娟想了想说大概有四十来岁的样子了,戴着个黑框眼镜,穿着打扮比较古板,看着很老实。

    我笑说这个年纪的男人可能有某些特殊的需要,毕竟年纪摆在那了,功能可能没那么强了,所以想佩戴壮阳类的佛牌,但又看店员是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所以犹犹豫豫,像这种要求的客人很多,不奇怪。

    朱美娟尴尬的说我这么一分析,还真有点像是有这方面需要的男人,她觉得有点可惜,要是我和吴添在店里,兴许这生意能做得成。

    吴添笑说是我们的生意跑是跑不了的,没准这男人还是会回来。

    这话果然一语成谶了,三天后这男人还真来了店里,他来的时候吴添正在电脑前玩纸牌游戏,我则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芭珠到刘胖子的店里玩去了,朱美娟赶紧把我叫醒,给我使眼色,示意让我上去接待。

    我看了这男人一眼,个头不高,身材有些发福,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款式规规矩矩的白衬衫和西装裤。

    进店后男人也不跟我们打照顾,自顾自弯腰在柜台里看着佛牌,我主动迎上去打招呼询问有什么需要。

    这男人略显尴尬,手在裤线上摸了摸,四下看了下,见朱美娟在忙别的事,挠挠头小声说:“老板,我看网上的信息说泰国佛牌可以转运,是不是真的啊?”

    我心说原来只是为了转运,用得着遮遮掩掩的嘛,于是说:“当然是真的了,请问你想转什么运,我好给你推荐佛牌。”

    男人小声说:“我不是只想转一种运,我想转好几种运,不知道行不行?”

    我点头说也行,有些佛牌同时拥有多种效果,强力助事业、异性缘,不过像这类有联合效果的佛牌大多是阴牌,禁忌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