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倒霉鬼-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49章 倒霉鬼

    男人听我说有这种联合效果的佛牌,马上就激动了起来,对我说的禁忌充耳不闻,还主动把我带到了会客区,坐下后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个档案袋,拿出几张打印好的a4纸递给我,弄的就像合同似的。

    我带着疑惑接过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印满了字,还用数字标出了序号,我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下序号,好家伙居然有一百多条,我随意挑选了两条来看,看完差点笑出声来,但想到顾客在场,以免对方难堪,我赶紧以轻咳化解了。

    这两条分别是,走路走的好好的一个花盆从天降而将他砸的头破血流;明明一条狗谁都不咬,偏偏当他走过的时候扑上来咬他。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问:“先生,我冒昧的问下您究竟想转什么运,这合同似的东西让我摸不着头脑啊。”

    男人急道:“这怎么能摸不着头脑呢,我都写下来了啊,为了方便阅读还给打印出来了,你既然是做这门生意的,难道看不出来这是要转什么运吗?”

    我一时语塞,合着还是我业务不精了,这年头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哪有人像他这样罗列下经历过的事给我看,让我判断要转什么运,自己要转什么运没点数吗?

    不过送上门的生意总不能不做,没办法,我只好陪着笑拿起笔,埋头对着几张a4纸,就像老师在批改作业似的,在上面画标记。

    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已经好久没这么认真的看过这么多字了,一百多条看下来花了我大半个小时,都有点老眼昏花了,脑子涨的厉害,男人也不催,就坐在我对面安静的等着。

    好在我给归纳出来了,事实上这么多条并不是有多种运要转,总结起来就只有一种运要转,那就是霉运,这男人简直就是个倒霉鬼,用武汉话说就是个背实鬼!

    老实说看完这一百多条,我觉得这男人经历过的事真是绝了,几乎囊括了我们常见的小事故,这几页纸就像是小事故大全,除了刚才我看到的那两条外,他还经历过电梯故障、墙体倒塌、交通事故等等,五花八门什么小事故都有,我们能想到的想不到的他全经历过,说他九死一生都不为过了,我甚至有点怀疑这到底是真是假了,因为一个人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小事故后还能完好无损,简直是奇迹了。

    我觉得这人有点故意找茬的味道了,该不是仇家故意派来整我的吧?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得罪的人都不简单,绝不会用这种没脑的手段来整我,于是沉声道:“这位大哥,说句实话,我不太相信你经历过这上面写的所有事。”

    男人突然站了起来,生气道:“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你到底能不能行,不行我找别人了。”

    我没搭理,爱走不走,这活我也不想接,他经历的事真的假的先不论,就他这态度我就不想伺候了。

    男人气愤的转身朝外走,吴添见状快速绕过柜台,带着笑脸拦住了男人,一个劲的说好话,又把他给招呼了回来,还殷勤倒茶给他。

    吴添把我拉到边上问我怎么回事,怎么把客户往外赶,我把情况说了后吴添也愣住了,挠挠头说:“不会吧,还有这种事?”

    我说:“不信你看那几张纸上罗列的小事故啊。”

    吴添过去拿起看了几条,露出怪怪的表情,过来说:“确实很离奇啊,不过人家也不像是仇家找茬啊,这都是他第二次找上门了,找茬有这样的吗?”

    这倒也是,如果故意找茬第一次就找了,何必等到现在?

    我过去询问这男人是怎么找到我们这家店的,又是什么身份,男人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说了,而且还说的很详细。

    他说自己叫尤健民,家住在武昌,以前在民政局下属的老龄办工作,这个单位主要是负责监督政府部门对老年人下发的福利,以及负责协调子孙后代不赡养老人的事件,但后来政府把这个多余部门合并到了其他部门,他就下岗了,于是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在武昌傅家坡长途客运站边上开了一个书报亭,搭着卖一些饮料香烟啥的,他之所以找到了我们店来,是因为捡到了一张名片。

    尤健民说前段时间有个很没素质的顾客在他的摊位上买了饮料,买完不走还乱翻报刊,跟他打听附近有没有一个卖假药的江湖道长出现过,他说没有,这顾客就走了,不过落下了一张名片,他被名片上的转运佛牌和法事给吸引了,联系到自己这几年的倒霉经历,做了几天思想斗争才找来了。

    三天前他来过一趟,但一看店里是个女的,他看名片上说的是个男人,所以不太信任朱美娟,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的事不是一两句话说的清楚的,加上刚好接了个紧急电话,通知他报刊亭的门被人撬了,于是他只好先回去了。

    他把事情处理好了后又耽搁了三天,他觉得一两句话说不清这事,于是在这三天里把自己这几年遇到的倒霉事全给写下来,然后打印出来,这才再次找来了。

    我看看吴添又看看尤健民,他说的那个没素质的顾客怎么跟吴添这么像,这事不会这么巧吧?

    吴添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凑到我耳边说:“我确实在武昌傅家坡客运站停留过,当时没找到那个卖假药的道长,我心情很烦躁。”

    我鄙夷道:“你可真能啊,没素质的顾客!”

    吴添尴尬的不行,让我不要戳穿这事,尤健民应该不认识他了,没必要提这事了。

    我自然不会去提这事,将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来,这事证明尤健民没有说谎,我开始相信他不是来找茬说的都是真的了,这我就很好奇了,都不知道该说他倒霉还是幸运了,倒霉是肯定的,遇到这么多小事故能不倒霉了,为什么说他幸运呢,因为他能在经历这么多小事故还毫发无损,难道不是幸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