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神秘巫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51章 神秘巫术

    虽然尤健民的事我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多少有点顿悟,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应该跟福报有关系,而关于福报这东西跟行善积德、因果报应有一定的联系,这种事最有发言权的无疑是讲究因果报应的佛道两家了,佛门我不认识高人,道家我倒有人认识,那就是陈道长了!

    陈道长应该回武汉了,我决定下班后去找陈道长取经,没准他知道发生在尤健民身上的事是怎么回事。

    下班后我跟吴添打了声招呼,说要去武昌长春观找陈道长,问他去不去,吴添知道我想干什么,说很累不想去。

    我也不勉强他打算独自前往,不过临走前芭珠拽着我让我带她去玩,说老是呆在店里她都快闷死了,朱美娟也说芭珠是要出去走走,反正去长春观没什么危险,我只好同意了,于是我找刘胖子借了车,带上芭珠过江去武昌了。

    我们到了长春观,不过陈道长不在观里,一打听才知道陈道长干什么去了,庙里的道长说陈道长去汉口龙王庙了,因为重阳节了,他要去龙王庙道观做几天的降福法事。

    我和芭珠同时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过江来武昌了,白跑一趟,现在又得回去,陈道长不用手机真是太不方便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又开车回汉口。

    一路上芭珠都很高兴,长江大桥的夜景很美,我打开车窗,让江风吹进来,真是让人心旷神怡,这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句话“重阳时节,汉水河畔,缘来见面。”

    我愣了下,这句话是陈道长在北京的时候留在黄符上的话,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日期,今天正好就是重阳节,而汉口的龙王庙正是汉水汇入长江的地方,也就是汉水河畔,陈道长真是神机妙算,居然早早就算到了今天,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龙王庙是武汉地区知名的道教庙宇和景点,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距今有六百年的历史了,供奉的是龙王爷。

    我们赶到龙王庙找陈道长,陈道长并没有在道观里,而是独自一人到江边去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被看到一幕震惊了。

    明月高悬,江风徐徐,江面波光粼粼,只见陈道长双手背后站立在江边的一块大石上,道袍长衣襟在江风中舞动,看上去颇为潇洒,江边的水面上飘着十多盏莲花灯,在水中荡漾的飘向远方。

    芭珠双手拢在嘴边喊道:“陈道长~~!”

    陈道长回头看到了我和芭珠,含笑点点头,提气踩踏石块,蜻蜓点水轻盈的跳回了岸上,朝我们走过来。

    我和芭珠迎了上去,我问:“师父,这大冷天的你在这干什么呢?”

    陈道长哈哈大笑说:“这不是重阳了吗,放几盏祈福的江灯,祈求龙王爷能多多行云布雨,消灾降福给百姓,保佑风调雨顺啊,老实说夜晚的江风吹的还怪冷的,但知道你要来只好等着了。”

    我立即作揖行礼道:“师父,我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在北京的时候就算到了我要来,你是怎么算的啊,这法门能不能教教我啊,太神了。”

    陈道长摇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你道行太浅无法学这种法门,给我老老实实的筑基修行,没学会走就想跑,天下哪有这么美的事,风吹的有点冷了,找个避风的地方说说你遇上什么棘手的事吧。”

    等到了避风处后我们找了片草地坐下,我把发生在尤健民身上的事给说了,陈道长听得皱起了眉头,捋着胡子微微颔首说:“你这顾客应该得罪了数术高人,对方在害他,对他下了某种咒,又或者施了某种法术,这是消耗你这顾客的福报。”

    我好奇的问:“师父,具体怎么回事,你能说的清楚点吗,为什么他身上会同时出现两种情况,这很矛盾啊。”

    陈道长说:“简单来说你这顾客之所以这么倒霉,都是被人给害的,对方想用这种方法慢慢折磨他,进而要他的命,但你这顾客平时应该做了很多善事,积累了很深厚的福报,所以能一次又一次的躲过灾劫,于是就造成了这种矛盾的局面,但一个人的福报是有限的,总有消耗完的时候,一旦消耗完这人再发生倒霉事的时候必死无疑!”

    我听得心惊肉跳,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还是要尽快解决,这可是要命的事,谁知道尤健民的福报什么时候就消耗完了。

    我皱眉道:“师父,你有什么建议吗?”

    陈道长说:“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不要管这事了。”

    我没想到陈道长会这么说,连他也这么说可见这事确实很棘手了,我说:“师父,既然这事被我洞察到了,尤先生都找到我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明知道他有危险我坐视不理,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这可不是道家提倡的啊。”

    陈道长无奈道:“唉,你说的也对,所以我只是建议,并没有做你的主张,这次你要小心点了,害你顾客的这人不简单,没有一定的能力不可能把一个人折磨到这种地步,你这顾客算是坚强了,一般人扛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走霉运,没精神崩溃都是万幸了。”

    我想了想问:“师父,你觉得这是什么类型的数术?”

    陈道长沉默了半天才说:“据我的了解,能做到这种事的像是很古老的一种巫术,有点像是古代方士的厌胜之术,以法术进行诅咒,但这只是我的猜测,还不一定,毕竟中国民间的数术源远流长,还有很多数术能做到这种事,甚至也有可能是你在学习的降头术,降头隔空做法诅咒,跟这个也很像,所以很不好说,你如果要管这个事就要深入去调查了。”

    陈道长的话让我陷入了沉默,现在看来吴添是对的,这事不仅耗精力还充满了危险性,我要接尤健民的生意就等于要跟害他的人为敌,一时间我有些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