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得罪了谁-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52章 得罪了谁

    陈道长站了起来,走到岸边凝望长江水,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协助你,天色不早了,江边风大,要不要到龙王庙去喝杯菊花酒暖暖身?”

    我婉拒了,告辞了陈道长后我带着芭珠回了家。

    朱美娟躺在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吴添则在电脑边弄着什么,还怪认真的,过去一看才知道他在折腾客户qq群,上次从北京回来后我把方中华店里的模式告诉了他,没想到他已经开始实施了。

    我让芭珠回卧室休息后把朱美娟和吴添招呼了过来,告诉他们陈道长对尤健民这事的分析。

    两人都很吃惊,吴添皱眉问:“既然你跟我们商量,就是说你想接这烫手的山芋了?”

    我点了点头。

    吴添顿时恼火道:“本来这生意我就不同意了,现在连陈道长也建议你不要管了,为什么你还要管,老罗,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啊,这生意明摆着是赔本的买卖,谁也不知道下手害尤健民的是什么人,咱们才刚在武汉站稳脚跟,要是得罪了民间数术高人,以后还怎么在武汉混啊。”

    朱美娟神情凝重的说:“罗辉,现在这事我也要站在吴老板这边了,他说的没错。”

    吴添说:“你看看,连小美都觉得不能做了,咱们不能拿性命和店铺做赌注啊。”

    我理解朱美娟和吴添的担心,不过我始终觉得这事既然被我们洞察到了,尤健民又两次上门,就像是老天安排好的,不做有点违背天意的感觉,而且尤健民是中了咒法或者法术才变的这么倒霉,他来找我们转运,就像我们业务范围里的解降,解降也会得罪下降的降头师,两者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怕得罪人不接这活,那干脆就别开辟下降和解降的业务了,我们吃的就是得罪人的饭,有什么道理不接这活?

    我把我的想法跟他们说了,朱美娟觉得我说的也有道理,陷入了迟疑,举棋不定了。

    吴添气呼呼的进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朱美娟安慰道:“你也别怪吴老板生气,他也是为店和你的安危着想。”

    我叹气道:“他为我好我知道,算了不提了,睡觉去吧。”

    我们各自回房休息,不过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快睡着了天也亮了,索性不睡起来了。

    我打开门,只见吴添和朱美娟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了,两人神情困倦,看样子也没睡好了,芭珠正襟危坐在边上,不敢说话。

    吴添双手叉在胸前,吩咐道:“小美,你带芭珠去店里上班吧。”

    朱美娟看看我又看看吴添,只好带上芭珠出门了。

    吴添这时候忽然起身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洗漱出门啊。”

    我没反应过来,问:“去哪?”

    吴添瞪眼道:“你说呢,当然是去找尤健民了解情况啊。”

    我的笑容在脸上扩散了开来,吴添始终是支持我的。

    吴添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嘟囔:“妈的,为了这破事害我一晚上没睡着真是不值,我迟早会被你害死,不过谁让我跟你做了兄弟,也只能怪自己当初瞎了眼,你这性格做了决定想让你改变主意是不可能了,算了,既然吃了这碗饭总要冒点险,死就死吧,你赶紧下来,我去楼下蔡林记点上两碗面等你。”

    看着吴添风风火火出门我吁了口气,虽然我们意见不合,但吴添对我的那份情谊真是没的说,让我很感动。

    我洗漱完换好衣服,在楼下跟吴添一起吃了早饭后就出发了,不过在出发前我接到了刘胖子的电话,刘胖子问我车用完了没,他要用车了。

    没办法我只好把车开去给了刘胖子,然后跟吴添坐公交去了武昌。

    路上吴添跟我提议,要是这笔生意能顺利的做成,就要去买辆车,哪怕是二手车也好,有了车就不用老是借刘胖子的了,还能把业务扩展的更大,他开着车能跑到更远的地方去发名片拉生意。

    我也觉得确实要买辆车了,不然很不方便,这段时间赚的钱应该可以全款买辆不错的了,于是就答应了。

    在快到傅家坡汽车客运站的时候我给尤健民打了电话,告诉他事情有眉目了,问他在不在这边。

    尤健民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有眉目了,激动的说现在他靠书报亭营生,当然在了。

    我们在傅家坡站下了车,很快就找到了公交站不远处的书报亭,只见尤健民站在书报亭门口等我们。

    我们迎上去后尤健民好像发现了什么,盯着吴添恍神,忽然表情一变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没素质的顾客,就是你把名片掉在我摊位上的!”

    吴添翻了个白眼,苦笑说:“得,还是没能躲过去。”

    我看两人很尴尬,打圆场说:“尤大哥,这事也是巧了,过去的事你就别在意了。”

    尤健民笑说:“难能啊,我只是觉得太巧了,要不是吴老板我也不可能找到你们店里去了,这都是缘分啊,吴老板不好意思,我不该说你没素质。”

    吴添撇了撇嘴没吱声,我哈哈笑说:“小事情不用道歉,况且你说的没错,他确实没什么素质,哈哈。”

    吴添不痛快的白了我一眼。

    尤健民把我们请进了书报亭,地方很狭小,不过他还是整理出了位置,让我和吴添坐在一堆报纸上,还给我们开了两**饮料。

    简单寒暄后我言归正传,将陈道长的说法告诉了他,尤健民没想到自己是被人下了民间的咒法,吃惊不已,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说:“尤大哥,要不是你福报深厚,估计早被对方害死了,但这么下去福报迟早会消耗完,到时候就麻烦了,这事关系到你的性命,你最好能回忆起到底得罪过谁了,不然我们没办法帮你。”

    尤健民陷入了回忆,不过最终他还是摇头了,说根本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人。

    这可让我们犯了难,这个问题可是整件事的关键,就像一把钥匙,没这把钥匙整件事的门都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