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镜花水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0章 镜花水月

    陶水金说刚才在龙王庙公园里耍的“大变活狗”戏码,不过是他用特制的香烛烧出的迷烟,这种迷烟有一定的致幻作用,在配合他家传的魔术手法和简单咒语,能达到短时间迷惑人的效果,属于点化幻术的一种,可将死物点化成活物,继而复原,用来混口饭吃绰绰有余,至于其他的他就不怎么会了。

    我顿时就蔫了,这么说陶水金不过是个半吊子,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了。

    吴添冷嘲热讽道:“敢情大变活狗看着挺花哨,原来只是没什么卵用的普通幻术,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高人呢,弄来弄去还是个坑货!”

    陶水金不理会吴添的挖苦,说:“我明白你们啥意思了,这是想找我破解你们客户中的魇术?吴老板,看样子我们还挺有缘,这么快又有合作机会了,既然都坐到一起了,过去的事就算了呗,说真的,这活能给我多少钱?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弄啊。”

    这陶水金越看越像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像是没什么本事,看样子找他解决问题是没戏了,我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吴添冷笑了下,龇牙道:“你倒是很大方啊,还有脸说过去的就算了?这话好像我说才对吧?你先搞搞清楚,是你差点害死我了,不是我把你怎么样了!”

    陶水金笑呵呵道:“吴老板,凡是总有个前因后果,有你骂我侮辱我的因,才有我气愤报复你把你丢在坑里的果,是你自己种的因啊,你不能把什么都赖在我头上啊,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别那么小气了。”

    “你。”吴添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有点不愿听他们互怼了,站起打算去看陈道长的道场了,管他们怎么怼,吴添要报复陶水金我也不想管了,让他们玩去吧。

    不过在我开门之前陶水金忽然叫住了我:“嘿罗老板,你这是要弄啥嘞,我们的生意还没谈完呢。”

    我没吭声,吴添哼笑道:“罗老板可是大忙人,就你这些变猫狗的骗人手法还谈什么谈,来,我跟你谈谈。”

    “你、你要干什么?别乱来,这里可是道家的场所。”陶水金颤声道。

    我回头撇了眼,只见吴添把指节捏的直响,靠近了陶水金,做出一副要揍人的凶狠模样,只听他说:“既然买卖谈不成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不是腿脚快吗,我看你还能往哪跑,这里是龙王庙,是我们的地盘,道长都是我们的老熟人,外头还有警察守着,不怕死你就跑出去啊!”

    吴添说着就扬起了拳头,陶水金慌神道:“罗老板救命啊。”

    我无动于衷打开了门,陶水金叫道:“罗老板,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客户到底中了什么魇术吗?”

    吴添吼道:“少来了,就你这水货能知道什么,别给老子拖延时间了。”

    眼看吴添的拳头就要砸下去了陶水金失声道:“其实你们客户经历的倒霉事,绝大部分都没发生过,而是中了一种很高端的幻术导致的!”

    吴添怒道:“死到临头还要骗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我心里讶异了下,本能的转过身,快步跨上前,一把捏住吴添就要砸下去的拳头,沉声道:“让他把话说完。”

    吴添不快道:“不是吧罗辉,这人摆明了就是想拖延时间,好找机会脱身,你可千万别中计了啊。”

    我说:“你要报仇要打他也不急于这一时,外头都是警察,这里又都是道长,他想跑也不容易,先听听他说什么也不吃亏。”

    吴添瞪了陶水金一眼,这才愤恨的收回了手,坐到边上生闷气了。

    我盯着陶水金问:“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陶水金哆嗦道:“我说你们客户经历的倒霉事其实绝大部分都没发生过,而是中了一种很高端的幻术,这种幻术在唐朝的时候叫镜花水月,跟我祖传的点化幻术很不同,点化幻术说白了只是对一种物体的幻术,比如点石成金,点草成狗之类的小把戏,而镜花水月是一种外来的幻术,传自古西域婆罗泥斯国,也就是今天的尼泊尔,这种幻术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营造出一个虚拟情境,需要很强大的咒法,施法者必定能力强悍,但凡中咒者,就会陷入镜花水月般的幻境中无法自拔,直至被折磨死为止这幻术才会消失,也有一种俗称叫一眼万年幻术。”

    我沉吟道:“这么说尤健民压根就不是走霉运,也不是有福报护体才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灾祸,而是中了幻术产生了走霉运的虚拟情境了?”

    陶水金点头说:“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但八成是这样。”

    吴添恼火道:“既然不是百分之百肯定,你说它干啥。”

    陶水金辩解道:“吴老板,这世上哪有百分之百的事,这么说有什么问题?我要是说百分之百是这种幻术,那才是骗你!”

    我示意吴添别插嘴,跟着问:“陶先生,既然这是一种外来的幻术,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陶水金无奈道:“罗老板,你这不是废话嘛,既然是这个行当里的人,当然略知一二了,就像你身上有南洋阴神纹身,一看就知道是搞南洋邪术的,难道你不知道南洋邪术里最高端的飞头降?”

    我若有所思点点头,还确实是这个道理,没想到这个民间艺人知道的还挺多。

    我追问:“那要怎么化解镜花水月幻术?”

    陶水金说:“像这么高端的幻术,只有本人可解。”

    吴添攥紧拳头说:“那就是说你对我们没价值了?”

    陶水金哭丧着脸说:“吴老板,你哪能这样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把我话套了就要揍我,也太不厚道了吧,是,我是害的你很惨,但也是你侮辱我在先啊,我才一时冲动那么做了。”

    我狠狠瞪了吴添一眼,示意他别老是纠缠私仇打断我问话,先让陶水金把正事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