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未识别民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3章 未识别民族

    陶水金说:“这是殷商时期的甲骨文,魇术法本都是用甲骨文记载的,我老家那一带古时候是殷商朝歌,所以很多人对甲骨文有研究,我耳濡目染看得懂一些。”

    陶水金认真研究了起来,我们只好在边上等着了。

    不多一会胡凯给我们送来了茶水,还好奇的跟我们打听陶水金是什么人。

    胡凯是自己人我也没瞒他,把尤健民的事简单说了下,胡凯对民间数术兴趣不大,听过就算,他感兴趣的只有赚钱,他跟我们商量了一件事,问我们能不能把店里的佛牌拍一些照片给他,他想在前台弄个展示架介绍佛牌,这样住客进店就能看到,有兴趣自然会驻足观看,这么一来他就能向顾客推销了。

    我和吴添都觉得这点子不错,宾馆前台是每个住客必须驻足登记的地方,是个极佳的推销点,如果胡凯能帮着推销,对我们的生意有很大帮助。

    我们一拍即合,这事交给吴添去负责,我还跟胡凯承诺,根据佛牌的售价进行提成,胡凯很高兴,乐呵的说他这就去找人做个展示架。

    胡凯离开后吴添感慨道:“这家伙真是个人才啊,有驱邪生意做还不满足,还要卖佛牌,这是要做我们下家了。”

    我笑说:“他这宾馆位于繁华的路口,南来北往的住客很多,地理位置比我们店要好很多,有这个展示窗口对我们有好处,到时候你把常见和销量好的正牌拍一些照片过来,阴牌就算了。”

    吴添点头同意,这时候陶水金伸了个懒腰,说:“两位老板,有眉目了。”

    我和吴添凑了过去,陶水金说:“虽然不是完整的法本了,但还是提到了虚拟情境幻术的破解,至于能不能破解就不好说了,毕竟你们顾客中的是外国幻术,咒法不同,但可以找那顾客试一试。”

    这好歹也算个机会。

    我联系了尤健民,还没开口告诉他这消息尤健民就说:“罗老板,按照你的吩咐我去查了小女孩团团的背景,费了老大功夫了,我找到了当年的幼儿园园长,那家幼儿园已经变成了附近厂房的仓库,幸好当年的档案都没被丢弃,存放在库房里呢,团团的真名叫美朵,根据登记的记录显示,她不是汉族人,也不是少数民族人,而是未识别民族人。”

    “未识别民族?”我好奇道。

    “是啊,中国除了五十六个少数民族外还有未识别民族,**上民族那一栏直接标注未识别民族。”尤健民顿了顿道:“在老园长的帮助下我还找到了当年那个老师,老师虽然很不愿意谈团团的事了,毕竟团团的事害了他,不过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他还是说了一些情况,他说记得在团团没出事前开过家长会,他见过团团的父亲,而且印象深刻,他说团团父亲告别的时候还会行礼作揖跟他说藏语‘扎西德勒’,不过并不是藏族人,是未识别民族的雪巴人,雪巴人很稀少,所以被笼统的归到了未识别民族当中,至于他为什么到武汉来,老师说好像团团的母亲是武汉人,父女俩是来武汉寻亲的,团团父亲做好了长期寻人的准备,带着团团不方便,就把团团送到幼儿园来了。”

    我示意让尤健民等一等,然后跑到楼下找胡凯帮忙查一下雪巴人的资料,胡凯在电脑上查了下,雪巴人官方的叫法是夏尔巴人,散居在喜马拉雅山两侧,主要在尼泊尔境内,少数在中国西藏境内,人口只有1200人左右,至今仍属中国的未识别少数民族,深居深山老林,几乎与世隔绝,后来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于世。

    陶水金说尤健民中的幻术来自古尼泊尔,而夏尔巴人主要就分布在尼泊尔,这么看来他的分析没错了,团团的父亲很可能是个懂尼泊尔古老幻术的阿赞师傅!

    我让尤健民在家里等着,我找了个人化解他中的倒霉诅咒了,至于其他我并没有多说,反正他只要看到效果就行了,尤健民很高兴表示马上就回家等着。

    我和吴添带上陶水金又过江去武昌,这两天汉口武昌的跑,搞的人晕头转向,吴添都抱怨了起来。

    我们到了尤健民家,陶水金都没给我们介绍他的机会,就示意尤健民躺下,他要先做一番检查,尤健民只好躺在了沙发上。

    陶水金扒开尤健民的眼皮看了看,这一举动跟查看降头的步骤很相似,看来这些数术有很多相通之处。

    “怎么样,看出了什么没有?”我好奇道。

    陶水金没有回答,而是取出一根蜡烛点燃,这蜡烛的烟雾特别多,还有一股怪怪的臭味,吴添捂住口鼻说:“老陶,你这烧的是什么蜡烛,这么臭。”

    陶水金冲吴添神秘的笑笑说:“这是魇术法门当中特制的蜡烛,是施法很重要的辅助道具,烧出的烟对普通人的影响很低,不用捂了,捂了也没用,你的手还能比防毒面罩管用?除非你出去。”

    吴添只好把手放下了。

    陶金水说:“不过对中幻术的人影响很大,尤先生真要是中了幻术,肯定会反应激烈。”

    尤健民惊的一抖,看着我颤声道:“罗老板,我怎么又变成中幻术了,什么是幻术?”

    陶水金瞪了尤健民一眼,说:“你好好躺着就行,不要废话,现在我说了算。”

    我安慰尤健民别担心,听陶师傅的话放松躺好就行,尤健民只好忐忑的躺着了。

    这时候陶水金从包里翻出了一枚长针,这针比针灸针要粗很多,吓的尤健民不住咽唾沫。

    陶水金把长针在烛火上烤了烤,然后绕到尤健民头顶方向,示意尤健民闭上眼睛,尤健民看到这枚长针紧张的身体都哆嗦了,但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老实说我心里也很忐忑,因为我猜到陶水金要干什么了,这枚长针八成是要扎进头顶穴位的,这可不是开玩笑,弄不好就会出人命,这法子本来就带有实验性质,我有点怕出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