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魇术和幻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4章 魇术和幻降

    正当我在出神的时候,陶水金突然把长针扎进了尤健民头顶正中的百会穴!

    尤健民整个人突然蜷缩痉挛,不时的抽搐一下,手脚都缩成了鸡爪状,张大嘴巴,喉咙里发出窒息般的气鸣声。

    这一幕十分吓人,就像马上要死了似的,搞的我和吴添紧张的不行。

    吴添慌了神:“老陶,你他妈别搞出人命了,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陶水金并不理会吴添,聚精会神的盯着长针,慢慢将长针插进穴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眨眼功夫,这根半根筷子长的针就没入了一半!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中医的针灸针只是扎进皮下的经络,并不会深入颅内,而陶水金的长针居然扎了进去大半,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众所周知百会穴是百脉之宗,连通着全身经脉,是人的死穴之一,要是扎的过深很容易致死!

    我有些后怕了说:“陶大哥。”

    只是话没说完陶水金就打断道:“放心,我有分寸,这针必须扎进颅骨进入脑丘,幻术的根本原理是一种精神攻击,如果不这么做很难破解。”

    既然陶水金这么说了我也只能闭嘴了,不过仍是紧张的手心冒汗。

    很快陶水金就把长针整根没入百会穴,只见尤健民逐渐放松了手脚,嘴巴也慢慢合拢,全身无力一般瘫在那一动不动了,不过他的胸口还在起伏,并没有死,这让我松了口气。

    陶水金坐到尤健民的边上,将左手按在他的脑门上,开始念动经咒,他念的经咒跟阿赞师傅的很不同,声音抑扬顿挫,还很有节奏,就像古人在唱词似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像我们平常学习的唐诗宋词,在古时候都是以吟唱的方式来表现的,陶水金的经咒就类似这个,不仅如此,他的经咒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巫师手舞足蹈的画面。

    我有点明白过来了,魇术的咒语本身就是古时候的祭祀女巫的唱词,带有这种吟唱特色就不奇怪了。

    随着陶水金吟唱经咒尤健民又开始动了,不过这次的动静要小很多,是很轻微的抖动,诡异的一幕是我发现尤健民的眼睛睁开了,黑瞳里散出许多黑线,布满了眼球,看着很恐怖,与此同时我还看到从尤健民的鼻孔、眼窝、嘴巴、耳朵里爬出了许多线状的虫子,这些虫子蠕动伸缩爬动,让人毛骨悚然。

    吴添下意识的往后退,颤声道:“这、这、这是什么玩意?”

    陶水金凝神吟唱经咒并不理会,我有点明白了,分析说:“尼泊尔也是巫术的国度,降头术在那边发展的也很好,这情形有点像是东南亚一带的虫降,估计这幻术需要配合一些毒虫粉才能很好的实施,尤健民肯定在无意中服了这种毒虫粉,在陶大哥的经咒作用下,毒虫粉里的卵爆发出来了。”

    吴添若有所思点着头。

    陶水金吟唱着经咒看了我一眼,微微点头,赞同了我的说法。

    大概五分钟左右陶水金停止了吟唱,一拍尤健民的脑门,那根长针一下就从头顶弹了出来,直接钉到了墙上的挂钟,把钟的玻璃镜面都跟钉碎了,长针上还带着血,正在缓缓滴下来。

    吴添骇然道:“老陶,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啊,这是内功直接把针震出来了?”

    陶水金用袖口擦拭着额头的汗珠,得意道:“那是,像我们这样的卖艺人要是没点真东西怎么行走江湖?你真当我啥也不会,真当你提起拳头我就怕你,在龙王庙我只是碍于形势没办法才屈服于你的淫威,哼。”

    吴添尴尬笑笑说:“别说的这么难听嘛,什么淫威。”

    陶水金说:“罗老板刚才说的没错,其实这人就是中了一种混合降,有虫降还有幻术,怎么说呢,幻术在国内属于魇术的一种,但在东南亚就不叫幻术、魇术,只是叫法不同,在那边应该叫。”

    我一个激灵接话说:“幻降!”

    “没错。”陶水金说:“内核是差不多的。”

    吴添咽着唾沫说:“就是说尤健民实际上中了降头?”

    陶水金点点头,吴添苦笑道:“这真他妈扯淡了,搞来搞去结果还是属于我们的业务啊。”

    我问:“陶大哥,尤健民的情况怎么样了?”

    陶水金说:“对方的经咒很强,即便用魇术古法本都没法完全破解,只能算是镇压住了,不过这个时效很短,最多三天,出了三天就会变回原样,这人还是会不断的看到各种幻觉产生的倒霉事。”

    我拧眉陷入了沉思。

    陶水金话锋一转说:“虽然只是镇压住了,但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对方很快会察觉到自己的咒法被压制,很可能因此跳出来,只要能抓住他逼迫他解,又或者杀了他,这顾客才能真正得救。”

    吴添说:“这么说我们要等了?”

    陶水金点头说:“是的,不过除了等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到尼泊尔去找到这种幻术的源头,找高人来破解。”

    我摇头说:“这个不太现实。”

    陶水金说:“所以就只能等了,但这个人必定不简单,我看出来了,吴老板是什么也不会,罗老板也是个半吊子泰国法师,想要抓这人不容易,你们别指望我我也不行,我建议你们还是把龙王庙那个道长请来,他才是真正的高人,兴许能对付这人。”

    我和吴添商量了下,觉得只能请陈道长来了,虽然他还有祈福道场在身,但他跟我提过了,一旦我需要他,他肯定会来协助我!

    由于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会出现,我们决定留在尤健民家里,不让他离开我们的视线,尤健民现在就是引那人出来的诱饵!

    我派吴添连夜赶去请陈道长过来,吴添很不乐意,但也只能去请。

    吴添走后没多久尤健民就清醒过来了,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脑袋疼,不过他说好像神清气爽了不少,这种感觉这几年都没出现,这几年他的脑子总是浑浑噩噩一团浆糊似的。

    看来陶水金的咒法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不禁改变了对他的看法,陶水金还有点真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