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火灾幻境-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6章 火灾幻境

    陶水金似乎压制的很吃力,额头渗出了细密汗珠,按在尤健民脑门上的手也在不住发抖,而尤健民的反应却还在加强加快,上半身都有点弹起来了。

    我和陈道长都皱起了眉头,我心里很担心,一撇吴添,这么大的动静这家伙居然还能睡的鼾声如雷,陶水金的吟唱声中时不时能听到他的鼾声,让人心烦意乱,我打算把他叫醒,却被陈道长阻止了,他说:“算了,叫醒他也没用,只是多一个人担心罢了。”

    我只好作罢了,就在这时陶水金把手缩了回来,身体后仰,往后踉跄的退了几步,我赶紧扶了他一把他才站稳了,喘气道:“这龟孙能类不行,厉害的很,我不是对手!”

    尤健民发狂似的大叫了声,一下就弹坐了起来,眼睛猛的睁开,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神色十分惊恐,吓的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在地上吃力爬动,惊呼道:“啊~~火啊,着火了,失火了,救、救命啊,咳咳咳。”

    尤健民剧烈咳嗽了起来,就像真的吸入了浓烟一样。

    这一幕把我们搞懵了,四下环顾,房间里连一点火光都没有,哪来的火?

    只见尤健民在地上吃力的匍匐,爬进了卫生间,还顺手拿起地上脏兮兮的踩脚抹布捂住了口鼻,惊恐的到处乱看,奇怪的是他好像看不到我们了!

    陶水金说:“那龟孙隔空触发了尤先生体内的咒法,让他看到了火灾现场的幻觉画面。”

    我松了口气说:“原来只是幻觉,我还以为怎么了。”

    陈道长神情严峻道:“这不是简单幻觉,这种咒法攻击的是人的精神,这顾客能感受到火灾带来一切感觉,在他看来这火灾就是真实的,身体会产生跟遭遇火灾同样的反应,形、声、闻、味、触五感全都有,我们要赶紧把他从不存在的火灾幻觉中救出来,否则他不是被浓烟呛死就是被火烧的痛苦而死!”

    陶水金说:“道哥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

    吴添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也被尤健民趴在地上躲“火灾”的架势震撼了,揉了揉眼睛,跑过来问:“这火灾都不存在,怎么把他救出火灾现场,这不是扯淡吗?”

    我想了想说:“能不能把他带出这个房间?”

    陶水金摇头说:“以前他经历的倒霉事跟现在异曲同工,他现在看不到我们,我们在他眼中没准就是几团悬在空中的火焰,要是靠过去,他会被吓到,还会本能的躲我们,就算我们把他强行架出了房间也没用,因为在他眼中到处都是火了,无论到什么地方也是火灾现场!”

    吴添愣道:“这幻术真厉害!”

    我也是头一次见识到幻术的厉害,这情况让我陷入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状态,紧张的不行。

    陈道长也是一筹莫展,说:“这种术法让我无可奈何,要是真有火倒是可以试着用道门水法,可这火压根不存在,只存在于顾客的眼中,还真有点难办啊。”

    起初我们以为这人会因为尤健民的咒法被压制而跳出来对付他,没想到却以这种隔空作法的方式,既不用现身也能对达到目的,可见他猜到尤健民身边有高人了,不敢贸贸然现身了!

    一时间我们把目光全都聚焦到了陶水金身上,只有他懂魇术幻觉的咒法该怎么破解,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他了。

    陶水金见我们都看他,急道:“弄啥嘞,你们都怼我干啥?我也急啊,这种虚拟情景的幻术太高深,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吴添一把拽住陶水金说:“哥哥,你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我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我们可全都指望你了啊,我才刚跟他谈妥了价格,定金都还没收,要是就这么嗝屁了,那我们前期做了那么多事可都白费了啊。”

    “去球!”陶水金一把推开吴添,急的在原地打转。

    尤健民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就好像火势已经烧到了身上,这让我们很紧张,好在他在地上打滚了一会,“火势”就被他滚灭了,不过他痛苦的咳嗽了起来,咳得鼻涕、眼泪、口水都一起出来了,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不是被不存在的火烧死就是烟雾呛死了。

    尤健民咳嗽了一会,在身上四下乱摸,估计是想摸手机报火警,但手机并不在身上,他都有些绝望了,趴在地上好像在等死,我们又不能过去帮他,真是急死了。

    好在人都有求生本能,求生本能迫使尤健民必须自救,只见他抬起头四下乱看,终于让他想到了躲避“火灾”的办法,他捂着口鼻迅速爬起,打开水龙头,将水势开到最大,朝浴缸里猛放水。

    幸亏他租的地方卫生间里有个破旧浴缸,只要在浴缸里放满水,憋气躺进去就能延缓火势朝他身上蔓延,虽然需要时不时冒出水面透气,但好歹也是个拖延的办法,现在也只能靠他自己自救了!

    我看他自救的费劲,于是跑进房间拿了条被单过来,小心的扔到了卫生间门口。

    尤健民看到被单赶紧扯了过去,把被单浸泡在水里打湿,然后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将被单塞进了门缝。

    我们暂时松了口气,尤健民得到了喘息机会,同时也让我们得到了喘息机会,不过这办法撑不了多久,按照正常情况“火势”很快会烧穿门板烧进去,而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陶水金,我们只好把目光再次看向了他。

    这一次他没那么急了,眼珠灵活的不停转动,好像想到了什么,他说:“虽然没办法破解,但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刚才我跟他隔空斗经咒的时候,发现经咒非常强,这种强度的经咒一般都是距离非常近的。”

    我大概明白陶水金是什么意思,接话说:“泰国的阿赞师傅们隔空斗法也是如此,越近的距离经咒的效果就越强,下降头也是如此,照尤先生的强烈反应来看,说明这家伙很可能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