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揪出施法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7章 揪出施法者

    陶水金点头说:“没错,按照刚才我感应到的经咒强度来看,这家伙的藏身地差不多在五百米左右!”

    陈道长说:“五百米的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光靠我们几个找起来也费劲,但这好歹算个办法,那我们就以尤先生的家为圆心,以五百米为半径,试着找找看!”

    陶水金说:“尤先生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天黑就没灯光了,现在又是凌晨三点,挨家挨户都在睡觉,灯光就更少了,而这么大阵仗的法肯定需要蜡烛,你们去找有烛光的地方,这样能缩小范围!”

    我们正想跑出去陈道长却拦住了我们,说:“别都去找,留个人在这里守着,以免发生意外。”

    陶水金想了想说:“我对幻术比较了解,有突发状况能反应过来,那就我留下吧,万一那个龟孙来了也能应付。”

    陈道长点点头大手一招,我和吴添就跟着他跑了出去。

    我们兵分三路去找有烛火的地方,幸好这一地区不繁华,没有霓虹的光污染,在加上这个时间四周一片漆黑,有烛火的地点很显眼,我们倒是发现了几处,不过摸过去一看都没有可疑,这让我们很急,也不知道尤健民怎么样了,虽然只是幻觉,但对尤健民来说却是致命的,要是迟了他就性命不保了。

    眼看就要找遍附近五百米之内的地方了,却没发现那人,我有些绝望,就在这时吴添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发现了可疑的地方,不过并不在五百米的范围内,可能得有一千米左右了,这跟陶水金的预测差很远,他有点拿不准,让我和陈道长过去看看。

    五百米的范围只是推测,光靠经咒强度去推测距离本身就没个准,未免挂一漏万,于是我汇合了陈道长找过去。

    吴添在那等我们了,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还真发现一栋居民楼的楼顶上有一间违规搭建的铁皮棚屋,棚屋里有烛光透出。

    陈道长看到边上有根电线杆,二话不说就爬了上去,动作如履平地十分敏捷,只见他在电线杆上认真的看了看附近的环境,一个翻腾跳了下来,说:“那间铁皮屋整好跟尤先生住的地方处在一条直线上,据我所知隔空作法处在一条直线上效果是最好的,没准真是那人的藏身地,走,过去看看。”

    我们一路快跑过去,一看觉得可能性更大了,因为这栋居民楼是已拆迁的,许多地方都拆掉了,楼里根本没人居住,是栋废弃的,既然没人居住了,又怎么会在楼顶有烛火?

    我们三人爬上了楼,这拆迁楼的楼梯扶手都被拆掉了,还真有点胆战心惊,好在并不高,就只有六楼。

    我们小心翼翼摸到了楼顶,那间铁皮棚屋近在咫尺,从缝隙里透出来的烛火忽明忽暗,让人莫名的紧张。

    我示意陈道长和吴添先不要冒头,我过去看看情况。

    楼顶堆满了各种拆迁垃圾,锈迹斑斑的楼梯扶手堆放在那,还有很多破旧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等等东西,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生活垃圾,纸箱、报纸什么的还用绳子捆扎了,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个棚子下。

    我心里泛起了嘀咕,难不成这里住着收废品的?但好像不合逻辑,收废品的为了方便大多会住在一楼,像这样住在楼顶的情况几乎没有,这让我起了疑心。

    我屏住呼吸靠近了铁皮棚屋,凑到缝隙里朝里看了眼,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心中大叫:“没错了!”

    屋里盘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身前点着一排黑色蜡烛,烛火在摇曳。

    男人斜披着藏红色袍子,露着左膀,这袍子还有点像西藏喇嘛穿的那种,但又有点不同,腰间还束着一条手工的绣花腰带,这人肤色黑红发亮,倒是有点西藏人的特点,我估计这就是夏尔巴人的服饰了。

    由于这人留着长发,额前的刘海都垂挂下来,遮住了整张脸,在烛光的映衬下,我能看到头发后面的眼睛很亮,眼神还特别凌厉,似乎盯着棚屋的另一个方向,我换个角度,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奇特的一幕。

    只见地上燃烧着一个火圈,一个稻草扎成的人偶就躺在火圈里头,人偶身上有发黑的血迹,上面还扎着针!

    在火圈的边上放着一个碗,碗口上都是血迹,在角落里我还看到了一条死掉的黑狗,黑狗血肉模糊,皮都被剥了,看着格外瘆人。

    通过那个火圈和火圈里的稻草人偶我能猜到个大概了,人偶八成就是尤健民的代替品了,火圈就象征着火灾现场,没错,是这个人了!

    我正看的出神,脚边忽然传来了动静,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发现一只老鼠正在脚边打转,我吓的赶紧后退,脚不经意勾到了废弃在那的楼梯扶手,扶手顿时哗啦啦坍塌下来,发出巨大的动静,我心里大叫不好,还不等我反应过来那男人就打开门了,我和他一下就对上了眼。

    陈道长和吴添见我被发现,一起冲了出来,我们三人呈三角形的站位,将这男人能逃跑的路线给封锁了。

    这男人十分警觉,在环视了我们一眼后突然从腰后摸出了一把弯刀捏在手中,这弯刀造型很特别,就像弯月,刀尖上还带着钩子,在烛火的映衬下散射出冷光,看着十分瘆人。

    一时间气愤很紧张,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说时迟那是快,这男人仿佛看到了破绽一样,扬起弯刀就朝吴添那边扑过去了,吴添吓的表情惊慌,连连后退,他身后就是边沿了,多退几步就没路了,幸好陈道长反应很快,平地起跳,借着堆放在那的桌椅板凳一跃而起,稳稳站到吴添身后的边沿上,抬起一脚,直接踢向男人持刀的手腕,弯刀打着转就飞了出去,插到了一张破桌的木板上。

    男人有些骇然。

    陈道长威风凛凛的站在边沿上,衣襟在风中舞动,冷冷道:“你也就只能躲在暗处玩玩以经咒催动的术法了,论腿脚功夫你还嫩了点,今天你是插翅也难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