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子债父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8章 子债父偿

    陈道长强大的气场把我和吴添都给镇住了,虽然我见识过他一拳击碎灶底砖墙,但却从未见过他真正展露自己的拳脚功夫,心中难免有些期待。

    这男人显然感觉到陈道长不简单了,脚步本能的后退着。

    陈道长一瞪眼,突然借吴添的头顶作为着力点,单脚一踩,一个蜻蜓点水,朝着男人踢出一脚,男人根本反应不过来,下颚被陈道长踢到,陈道长顺势勾了下脚尖,男人头一仰,身子向后倒,有点立不稳了,陈道长几乎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勾脚突然绷直,脚掌直接踹在了男人的脖喉处,男人发出一声闷哼,急急后退,直接四脚朝天摔在了地上,陈道长同时稳稳站到了地上。

    我和吴添目瞪口呆,眨眼之间陈道长就利用自己脚上的变化将男人打倒在地了,而这男人居然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咳嗽起来,大有喘不上气来的感觉,他试着想爬起来,但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老实说我都有些失落了,没想到他这么不堪一击,害我都看不到陈道长展露拳脚了,也不知道是他太弱了,还是陈道长太强了。

    吴添摸着头顶说:“道长,你借我头顶用可是要给钱的,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踩过头顶,第一次都给了你。”

    陈道长哼道:“谁叫你站我面前当垫脚石的。”

    那男人有些缓过劲来了,在地上拖着身子向后缩,陈道长正面对着他,我和吴添回过神,迂回到了两翼,将男人再次围住。

    陈道长冷声道:“老弟,你这是修炼的什么邪门术法,反噬这么大,把身子搞的这么差,气虚的要命,我这一脚还不到我三成功力,你就站不起来了,你为了报仇这么做值得吗?”

    原来陈道长发现他身体不行了,难怪一脚就轻易的制服了男人。

    男人咬牙瞪着陈道长,抄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要杀就杀少说废话!”

    吴添嘿嘿一笑,抬腿提了他一脚,瞪眼道:“真是死鸭子嘴硬,死到临头还装什么好汉,你要是好汉就不该用这么下三滥的幻术手法对付人了,对付大人就算了,你他妈居然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还是不是人?!”

    男人似乎有些吃惊,环视了我们一眼,沉声道:“看样子你们查的很清楚了,没想到中原地区也有这么厉害的高人,能查到我用的什么手法,栽在你们手里算我倒霉。”

    吴添怪笑说:“你也会有觉得倒霉的时候啊,人家可被你整的倒霉了好几年!”

    男人哼道:“这都是他活该,我最亲的女儿、我世上唯一的亲人都被他儿子害死了,而他却可以瞒着所有人,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无耻!”

    吴添说:“声大就有理了?看我怎么收拾。”

    吴添仗着有陈道长撑腰,有恃无恐想要继续教训男人,我赶紧阻止了他,说:“那件事纯属意外,一个三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尤健民也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站在他的立场上他维护儿子并没有错,你不该对他这么狠。”

    男人仰天哈哈大笑,说:“我就是要他陷入痛苦的幻觉中,不停的体验那种倒霉事,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折磨他致死,只有这样才能泄我丧女的心头之恨!我不该对他这么狠?我已经够仁慈了,他儿子还小我不想让他儿子偿命,但我女儿的命必须要人来偿,没办法,谁叫他是父亲,就该替儿子扛下这过错!”

    我皱了下眉头,从这男人说的话我听得出来,这人不算是坏人,他很清楚这件事只是小孩的过错导致的,但他放不下女儿惨死的心结,必须要找人填命,他也清楚的知道尤健民的儿子还小,不该找小孩报仇,所以选择了找父亲报仇,但真正的杀人凶手他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于是乎又选择了一种比较慢性的做法,让尤健民的儿子对错手杀人的事记忆犹新,这样可以记一辈子,等他懂事后就会陷入无尽的内疚和自责当中。

    其实用这种方式来报仇,确实算是比较仁慈了,说句实在话,我觉得这男人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他失去了爱女,为爱女报仇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同样的尤健民维护这件事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儿子,这两个父亲都没有错,如果我是中立的,我一定选择两不相帮,可惜尤健民是我客户,我只能选择站在他这边了。

    想到这里我说:“好吧,就算你说的对,但尤先生被你折磨了这么久,他儿子现在被你弄的一直都记得当年的事,想忘也没那么容易了,这事肯定会成为他的心理阴影了,未来他会带着这个阴影生活,尤先生可能还要花很大的精力去开解他儿子,做到这个地步你什么仇都应该报了,也是时候收手了,要是你能收手,今天我就放过你!”

    听我这么说吴添有些不满了,拽着我说:“老罗,你他妈开什么玩笑呢,我们花了半天劲才把这家伙堵住了,你说放过就放过了,我们怎么跟客户交待?”

    我盯着男人没有搭理吴添,吴添急了,还想说什么却被陈道长拦住了,陈道长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君子的做法,我支持。”

    吴添不爽道:“狗屁不通,我就知道要为客户争取最大的利益,服务到家,这是我做生意的宗旨!”

    陈道长不屑道:“不理解那就哪凉快哪呆着去!”

    吴添气的不行,但也没辙,最后丢下一句“你们师徒是穿一条裤子的”就坐到了边上,不在搭理我们了。

    男人仰头苦笑了起来,笑的越来越大声,我注意到附近不少地方都点起了灯光,估计也是被这笑声吵到了。

    陈道长说:“老弟,你感觉的出来你似乎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恐怕你报复的不仅仅只是这父子俩吧?”

    此话一次我和这男人同时愣住了,齐刷刷看向了陈道长,就连吴添也纳闷的看向了陈道长。